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宅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放下贾念薇,马车再次启动,往然园而去。

    一刻钟后,马车停了下来。

    许清妍掀帘下车,就见然园门口,一小厮模样的人正同守门的严伯说话。

    见许清妍回来了,严伯忙过来见礼。

    “这位是?”许清妍看着那小厮问道。

    “县主,这是定远候府的人,说是奉主子之命,找您有事。”

    定远候府,谁找她,总不会是陆慧吧。

    一听来人就是他要找的乐安县主,小厮连忙上前行礼,“小人见过县主。”

    ”你是?“

    “小人是候爷跟前办差的,今日奉候爷之命,来找县主打听一事。“

    “什么事?“

    ”候爷派小人来问问,县主昨日送到府上的鳇鱼,不知在何处买的?“

    许清妍愕然:“定远候派你来就为了这个?”她话语里满是惊讶。

    小厮生怕候爷传出来好吃的名声,只得把宋姨娘交待出来。

    “是,只因府中宋姨娘尝过鱼肉后,一直念念不忘,只是街面上所寻不见,所以候爷派小人来问一问。”

    许清妍闻言嗤了一声,沈关脑子被驴踢了吧!

    不都说豪门贵族,最重嫡庶吗,他这般明目张胆的宠妾灭妻,就不怕御史的口水淹死他。

    ”那鱼本县主也是偶然所得,市面上没得卖,不过.........”

    小厮闻言抬眼看去,就见许清妍慢悠悠的道,”若是候爷当真想要,看到沈夫人的面上,本县主也能再匀些出来,只是当初买这江鲜花了大价钱,本县主出身农家,手上向来不太富裕,先前送十斤是人情,若是再要可就得拿钱来买了。“

    小厮以为自己听错了,堂堂县主,要点吃食竟然还要收钱。

    见小厮一脸错愕,许清妍不以为意,沈关若是为陆慧讨的,她还会再送一些,可若是为了宋姨娘........

    “你就这般去回话吧,告诉候爷,十两银子一斤,概不还价。”

    说罢也不管小厮脸色如何,径直朝着大门而去,独留小厮在风中凌乱。

    十两银子一斤,抢钱啊,市面上的鱼肉一斤不过几十文。

    十两银子,乐安县主怎么说得出口。

    许清妍回了房间,随意的往床上一倒,脑中却还在想着早上的事。

    那只千年玄龟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那道能改变胎儿性别的流光究竟是不是功德之光?

    “小姐,咱们中午吃什么?”灵仙看着外面已升至正中的太阳,问道

    ”你看着办吧。”说完,突然想起新柔县主还欠她一顿饭呢。

    ”泽兰,待会你去一趟庆王府,告诉新柔县主,就说明日午时,我在仙客来等她。”

    事件吩付完了,许清妍闭上眼睛打算睡上一觉,缓缓她纠结的脑子。

    半个时辰,当灵仙端着饭菜进来时,许清妍正好醒过来。

    用过午膳,许清妍又带着两丫头去了京城的牙行,她想买处合适的宅子。

    然园是世子的别院,她总不好一直住着,再说住别人的院子,哪有住自己家的宅子来得舒服。

    再说买了宅子,在京城也算安了个家,日后也可以把爹娘奶奶他们一起接来京城玩玩。

    到时候想在京城住就在京城住,不想住了也可以回溪县。

    京城的牙行比之溪县要多上许多,规模也大,只因大周朝有律法明文规定,”田宅交易,须凭牙保,违者准盗论。“

    许清妍找了家口碑不错,规模也大的牙行进去。

    说明了需求,就有人去通知专门管理售卖宅院的人牙人过来。

    来人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暗青长袍,手里拿着一本册子。

    “鄙人姓蒋,敢问姑娘可是要买宅院。“

    许清妍颔首:“嗯,把你手里的宅院都介绍一下吧。”

    ”不知姑娘对地段,宅落大小,价钱方面有什么要求?”

    “地段无所谓,大小嘛,两进三进都可,至于价钱........”

    这个她不太清楚京城的房价啊,怕冒然说出的数字被人笑话。

    “你把你手中最便宜的院落先跟我介绍一下。”

    蒋中人闻言翻了翻册子,随后道:”是城西靠河的两进宅子,八成新,占地三亩,因着那里地段较偏僻,所以房主卖价四千两。”

    许清妍闻言暗自咂舌,京城的房价果然不是盖的。

    好在她刚刚随便出价,否则此时就得惹人笑话了。

    听蒋中人所言,刚才那所院落靠河,想必已经偏得快接近郊区了吧。

    许清妍咳了一声“呃,刚刚这间,地段有些偏了,有没有再好些的。”

    蒋中人笑道:“比这好的自然有,就是不知道姑娘心中的价位?”

    许清妍闻言暗自点了点自己的家当,除了护国公府送了五千两诊金,她从家里带来的钱全买了珍珠了。

    “五千两吧,价格浮动在一千两左右。“

    虽然她只有五千两银子,但若真碰到合适的,价钱又超出五千两,她就只能去借了。

    一千两之内的数目,世子夫人应该会借给她吧。

    蒋中人闻言心中有数,翻了翻册子,又说了几处。

    许清妍对其中那间明心巷的宅子有些兴趣,明心巷,是朱雀大街后面第四条巷子,周围住的大多是五六品的官宦之之家,贾念薇家就住那条巷子。

    “明心巷的院子我有些兴趣,能否先去看看。”许清妍提出实地考察。

    “自然可以,姑娘想什么时候去?”

    “现在去可方便?”

    “方便,姑娘请。”

    从牙行到明心巷,坐马车一刻钟便到了,许清妍掀帘下去,就见前头马车,蒋中人已经下了马车,正站在大门处等她。

    一座白墙灰瓦的院子,门口立着两只石狮子,只见蒋中人从腰间掏出一把钥匙,对准朱漆大门上的铜锁一拧。

    大门一开,入目的是一座雕花影壁,绕过影壁,正中一条青灰的砖石路直指着厅堂。厅门是四扇暗红色的扇门,中间的两扇门微微开着。

    这座院落共有三进,许清妍前前后后看了一遍,不管是地段还是宅子,她都觉得很满意,就是价钱有些高,得六千五百两。

    可她全身家当加起来也不过五千两,还差一千五百两呢。

    真要去找世子夫人借钱吗,许清妍有些抹不开脸,可这座院子,她又确实很满意。

    “这座院子我很满意,只是眼下银钱有些不趁手,不知能否留上几日,待我周转一番。”

    蒋中人沉吟了片刻道:”也行,不过姑娘得付些定金,且最多只能留五日,五日之后姑娘若是付不了全款,或是不买了,行内规定,定金也是不能退。“

    许清妍点头表示明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