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一卷三 缘起(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师父说,一切有为法,皆是因缘和合。缘起即灭,缘生已空。不外如是。

    她十二岁的时候听不懂这个,只觉得这句话说起来唇齿艰涩,连字音都咬不准。

    不过似乎师父也并不在意她是否能明白,只是随口抛下一句供她自行探索。

    程伊人现在回想起来才恍然大悟,大抵师父当时是在不动声色测试她的慧根吧,那她果真是让他失望了。

    缘起。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词。

    像是一根被折下来的花枝,折口处有自然分叉的茎皮微微翘起,近看如同伤口,远观仿佛沉默的一景。没有人分得清这根断枝究竟是无意间撞上了它的命运,还是被刻意选中的。再多的思忖都可以被两个字一笔勾销:缘起。

    她坐在北城火车站对面的马路边上,看着眼前躁动流通的人群,玩味地回忆起师父教她的这句佛法。

    一切有为法,皆是因缘和合。

    真的很妙。所有的肮脏,激烈,破碎,不堪,只是用这样一句无需解释自行领悟的偈语就能够烟消云散而不用被钉在石板上供人忏悔认罪,这是佛家的逻辑,不是强盗的逻辑,也不是她的逻辑。

    她要爱,就爱;要恨,就恨;要往,就走;要公平,就把罪恶和清白各自拎到天平两端去称出个结果。她只是做不到无畏。

    所以,这大概也是此时只剩她一个人坐在这里的原因吧。

    因为实在不够聪明。不够聪明又不够勇敢,还喜欢擅作主张,着实可恶。

    七年前,她从M国不顾一切地逃走,七年后,她不顾一切地推开北城的一切要回到M国。

    宿命即轮回吗,我的师父?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当然没有人回答她,因为从一开始她或许就是错的。

    所有被她强行拖到这个命运里的人,他们和她一起担惊受怕了七年,现在,在这个轮回重新开始之前,让我去将它熄灭。

    就像熄灭一盏微弱的油灯一样。

    油尽灯枯,可作圆寂。这也是你教我的吧师父。那个老家伙,他的油怕是已经供不到长明了。

    既然有起就该有灭。该结束的就该结束。

    程伊人看着对面斗大的“北城火车站”五个字,一时间出了神。

    一座火车站,一道安全门。此去元知万事空,只要她今晚踏出这道门,一切就离开她了。于一,可乐。她的亲人。

    想到可乐,她绷紧的身体瞬间松软下来。

    不能仔细去想他胖嘟嘟的脸蛋,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他每天早晨拍在她脸上的小手。

    不能去想他的小嘴用力吸奶的满足,不能去想他哭闹时瞬间皱成一团的小脸,更不能去想他笑得眼睛都眯成月牙奶声奶气地叫“妈妈”……如果说离开于一让她觉得留恋和心痛,那么被迫丢下可乐就是在她心脏上打穿了洞。抽紧,抽紧,再抽紧,哪怕之前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却依然抵不住分离时的痉挛。

    没有人逼她,可是她不得已。

    当半个月前她收到羁押于一的传票时,她就迅速明白了这一切的背后原因。

    挟其人先断其肋骨。谁为软肋?断之!

    这是他们一向的风格。

    不过她仍然心存余幸,还好没有从可乐身上下手,否则她会疯掉。从前她在“集团”时不是没有执行过类似的任务。

    所以半个月前,当机立断地,她决定回去。

    回到她本来的地方,她的家乡,M国。

    她不是北城人,不是于一以为的南方人,甚至不是中国人。她的出生、成长都在M国。那里才是她的故乡。

    这是她必须隐瞒的秘密。瞒得好,他们是爱人。瞒不了,他们是两败俱伤的仇人。

    可是谁没有秘密呢?于一没有吗?

    想到这儿,程伊人自嘲一笑。眼睛里有泪,看向车站大厅通明的灯火处。

    这趟路的凶险她不是不明白。程伊人甚至泛起了漠然的笑意,天啊,她居然连具体的计划都没有。这不是去送死吗。

    可是下一秒,漠然的神经质笑意从脸上退潮,她的眉头颤了颤,还是怕。

    哪怕是过了七年,我还是怕。怕疼。怕死,怕用理智推算出来的一切负数结果。我不是不怕死,否则一开始我就不用想尽办法去保命了。

    她把头埋进膝盖,心上颤抖。

    半晌,又想到师父。手背不自觉地擦拭着干涩的眼睛,她定定神,觉得这一趟或许有些希望。

    十天前,当她做决定时曾辗转多层关系托人打听过师父如今的下落,得到的答案是他在海城。

    那时于一还在法院被羁押等待着被起诉,可乐被她送去幼儿园,她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神情迷茫地查找着关于海城的资料。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