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10章 趴到沙发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记者们都是奔着汪诗艺来的。

    有关于秦淮年和汪诗艺的新闻前段时间刚被曝光,热度甚嚣尘上,始终都没有减退,此时收到消息纷纷前来的记者,更不可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汪诗艺整个人都黏在秦淮年的身上,向他寻求庇护。

    秦淮年肩背宽阔,剪裁得体的西装更是将他的身姿勾勒的高大挺拔,哪怕汪诗艺穿着高跟鞋,在他面前也会显得很小鸟依人。

    这样的动作,无疑让记者们更加兴奋,手里的闪光灯频频响起。

    “汪诗艺,你和秦总是什么关系?”

    “汪诗艺,你拒绝了新晋流量小生的追求,是不是因为秦总?”

    “汪诗艺,近日坊间流传秦总是你背后的男人,你们两个私下里一直有很密切的关系,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汪诗艺……”

    汪诗艺急急的重新戴上墨镜,用手挡住半边脸,像是对记者们提的问题感到慌乱,但又似乎有小女人般不言而喻的娇羞。

    秦淮年深蹙着眉头。

    汪诗艺求助的喊他,“淮年……”

    众人的继续推搡之间,秦淮年只好抬起手臂去扶住汪诗艺,看在别人眼里,他俨然是一个护花使者,正在保护着自己的女人。

    这时任武和负责安保的人员姗姗来迟,上前去解救被包围的秦淮年和汪诗艺,护送着他们往写字楼外面走。

    现场乱成一团。

    郝燕和赵姐无辜的被卷入在人群里,费了好大的劲才挣脱出来。

    只是记者们都像打了鸡血一样,推搡的厉害,刚刚赵姐拿本和笔去找汪诗艺签字,台里的机器全部都在郝燕手里。

    机器每样都很贵,若是磕碰坏了,最后会要她们负责赔偿。

    郝燕一直小心翼翼的护着机器,自己就顾不上来,挤出来的时候,不知被谁推了一把,腰顶到了旁边大理石的墙柱上。

    上面有凸起的花纹装饰设计,顿时一阵遽痛传来。

    郝燕闷哼了声,小脸都皱了一下。

    喧闹的记者们随着秦淮年和汪诗艺的走远而鸟兽群散,剩下的两人倒像是经历过一场大劫般。

    赵姐将掉落在地上的本子和笔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直嚷嚷,“明星就是明星,竟然整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刚刚把我这小心脏都差点吓出来!对了小郝,机器没事吧?”

    “没事!”郝燕俯身检查了一番。

    站起来时,腰后的刺疼感令她冒出些冷汗。

    郝燕将机器递交给对方,“赵姐,你先回车里,我上个洗手间。”

    进到洗手间里,郝燕将掖进裙子里的衬衫拽出来,往上掀开一部分,对着镜子里看到后腰处一大片的红肿,她用手指轻轻触碰,都觉得钻心的疼。

    她觉得倒霉透了。

    万幸的是,机器没什么大碍,否则她这点伤都白受了。

    好在今天才是周一,不安若是周末的话,秦淮年在床上那么能折腾,她拖着这样的身体估计一回合都吃不消!

    将衣服重新整理好,郝燕吐出口气走出洗手间。

    脚步刚迈出去,有人挡在了她面前,语气恭敬,“郝小姐!”

    郝燕微微惊讶。

    半个小时后,写字楼的顶层房间里。

    类似于休息室的模样,很宽敞明亮,茶具和水果一应俱全,落地窗前的真皮沙发也非常的舒适,坐在上面仿佛陷不到实处。

    郝燕皱着眉在房间里踱步。

    从洗手间出来时,她遇到了任武,对方告诉她说,秦淮年让她到楼上等,然后就带她来到了这里。

    郝燕频繁看表,她独自在房间里已经待了半个多小时,再耗下去都快到了下班时间。

    到底要等什么?

    秦淮年护着大明星离开,两个人在一起卿卿我我的,让她在这里做什么?

    郝燕扶额,觉得莫名其妙,不想在这里继续耗下去,准备离开。

    快步走到门口,刚将门“嚯”的一下拉开,就看到正迈步进来的秦淮年。

    郝燕脸变得很快,几乎瞬间就堆砌起假笑,“秦总!”

    秦淮年淡淡瞥了她一眼,问向身后的任武,“东西都拿来了吗?”

    “拿来了!”任武恭敬的回。

    秦淮年接过任武递过来的东西后,便直接关上了门。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郝燕始终云里雾里,想要看清楚东西是什么时,听见秦淮年对她吩咐,“郝燕,你去趴到沙发上。”

    郝燕:“……”

    搞什么?

    见她没动,秦淮年没跟她浪费时间,直接捉住她的手腕,大步的往落地窗前走,几乎是将她强行按坐在了沙发上。

    郝燕瞪大了些眼睛。

    她脸上表情讪讪,皮笑肉不笑的说,“秦总,再怎么有兴致的,这青天白日的不太好吧?”

    “的确不太好。”秦淮年慢条斯理的说。

    然后,他冲她勾了勾唇角,下一秒便大手抬起,将她推压在了上面。

    熟练得解开她的衬衫,清凉感顿时来袭。

    郝燕一口气都差点没倒上来。

    她抵不过他的力气,被迫趴在沙发上,在他手里仿佛像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般。

    瞳孔扩张,郝燕慌乱的不行。

    窗外的阳光还铺在眼鼻上,通亮明媚,一言不合就做这种事情简直太没羞没臊了!

    郝燕张着嘴,想要高声提醒他今天不是周末的时候,她挣扎乱动的身子被秦淮年厚实的掌心按住,牢牢的,掌控住她。

    下一秒,腰上忽然传来一阵凉意。

    郝燕怔住。

    反应过来他是在做什么后,她睫毛簌动了两下,眼底闪过惊诧之色。

    秦淮年的指腹粗粝,动作却很轻柔。

    指尖上有残留的温度,仿佛能从皮肤渗透到心尖上。

    空气里随之而来有药物的草香味漂浮散开,萦绕在鼻端,清清凉凉的感觉,从她撞伤的地方传来,顿时缓解了不少疼痛。

    郝燕微微侧过头,这才看清楚他手里拎着的是医药箱。

    那会儿楼下记者那么多,团团围的水泄不通,场面嘈杂混乱的不行,她以为他的注意力都在汪诗艺身上,他竟然会发现她被撞到了?

    一瞬间,心湖里荡开阵阵涟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