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朝平步上青云(求推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崇祯皇帝怒,命礼部进钱千秋卷,阅毕责钱谦益,钱谦益引罪。崇祯皇帝叹曰:“微温体仁,朕几误!”遂叱章允儒”挟私多欲,结党营私”,王永光给章允儒求情,说他只是一时失言;崇祯帝斥责王永光道:“糊涂,章允儒挟私多欲,卿等难道看不出么?”崇祯帝遂将章允儒下锦衣卫狱,罢官削籍。

    崇祯皇帝思索片刻后,又拟了一道旨意:“钱谦益关节有据,结党营私,祖宗成法,朕不敢违,着革职查办,速将钱千秋逮捕归案,命法司严审!”

    崇祯皇帝扫了一眼群臣道:“卿等因为如何?”群臣们道:“请皇上息怒,会推阁臣本是件好事,如今反倒处分钱谦益,恐怕与会推事有些不便!”崇祯皇帝怒道:“朕命辅臣们群推阁臣,对爱卿们何等信任,如今反倒推出钱谦益这样的人!”

    看崇祯皇帝余怒未消,群臣们不敢再多言,崇祯皇帝道:“皇祖朝阁中也就一员,如今虽然天下不安,韩爌任首辅,有二、三员也就够了,会推这件事暂时停了,不用再报名单了。”

    群臣们都保持沉默,无助温体仁者,独周延儒奏曰:“会推名虽公,主持者止一二人,余皆不敢言,即言,徒取祸耳。且千秋事有成案,不必复问诸臣。”崇祯皇帝赞许的望了周延儒一眼,宣布退朝。

    章允儒及给事中瞿式耜、御史房可壮等,皆坐钱谦益党,降谪有差;御史毛九华劾温体仁居家时,以抑买商人木,为商人所诉,赂崔呈秀以免。又困杭州建逆祠,作诗颂魏忠贤。崇祯皇帝命浙江巡抚核实;御史任赞化亦劾温体仁娶娼、受金,夺人产诸不法事。崇祯皇帝怒其语亵,贬一秩调外。温体仁乞罢,因言:“比为钱谦益故,排击臣者百出。而无一人左袒臣,臣之孤立可见。”

    崇祯皇帝再召内阁九卿质之,温体仁与毛九华、任赞化诘辩良久,言二人皆钱谦益死党。崇祯皇帝心以为然,独召大学士韩爌等于内殿,谕诸臣不忧国,惟挟私相攻,当重绳以法。温体仁复力求去以要崇祯皇帝,崇祯皇帝优诏慰答焉。已,给事中祖重晔、南京给事中钱允鲸、南京御史沈希诏相继论温体仁热中会推,劫言者以党,崇祯皇帝皆不听。

    法司上钱千秋狱,言钱谦益自发在前,不宜坐。崇祯皇帝诏令再勘。温体仁复疏言狱词皆出钱谦益手。刑部尚书乔允升一怒之下,召集大理寺卿康新民,太仆寺卿蒋允仪,府丞魏光绪,给事中陶崇道,御史吴甡、樊尚璟、刘廷佐等人共同审理钱千秋案,又请了二十多名各部的官员旁观,更允许群众参观整个审理过程。

    自天启元年科举案发后,到如今的崇祯元年,已过去了七、八年的时间,钱千秋一直没有回浙江,留在京城靠着教书维持生计;如今已是“老态龙钟”、疾病缠身的钱千秋,那里还得看出来当年也是个“意气风放”的风流才子,此番被锦衣卫奉旨逮拿在案,钱千秋早就吓得浑身发抖,面色惨白。

    可是让钱千秋更加感到惧怕的还在后面,上了大堂,他放眼望去,皆是衣冠禽兽,在京师呆久了,钱千秋也能分辨出这些官的大小,那个领头的居然是穿着绯袍,补子上绣着仙鹤,赫然是位一品大员(刑部尚书),还有众多二品、三品的大官……等等;钱千秋脑袋一阵发晕,自己这是犯了什么大案了,居然要这么多大官公开审理?

    就在钱千秋还在发晕的时侯,刑部尚书乔允升一拍惊堂木,喝道:“钱千秋,你速把天启元年的那件科举案从速招来!”钱千秋听到是那件科举弊案,反倒放心了,于是将当年的情形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明代的科举,因为中了举以后,可谓“名利双收”;因此各种针对科举的舞弊手段是“层出不穷”;这其中就有专门贿赂考官、泄露考题、打通各个关节的团队;当时只是个秀才的钱千秋,多年来一直没有考取举人,又不愿意中途放弃科举之路,这次又来到杭州参加会试;说起来,也算钱千秋倒霉,他正好遇到徐时敏、金保元两个骗子,他们谎称是主考官钱谦益的门生,只要掏出二千两银子,就可以让钱千秋中举,钱千秋本来也是半信半疑,可是听说中举后才收钱,也就欣然同意,双方于是立下字据为凭。

    徐时敏、金保元还“煞有其事”的让钱千秋将“一朝平步上青云”书写在每段文章的结尾,如此一来,主考官钱谦益看到,就会将其录取了;钱千秋等到发榜之日,发现自己真的中了,做了“梦寐以求”的举人老爷,还以为徐时敏、金保元真的起了作用;等那股兴奋劲过去,钱千秋仔细看卷子,发现钱谦益只取了第五名,另外一位考官反倒取了第三名,他才知道被徐时敏、金保元欺骗了。

    钱千秋于是拒绝付银子给徐时敏、金保元,徐时敏、金保元那肯与他善罢甘休,拿出字据扬言要揭发他,钱千秋抱着息事宁人的想法,凑了几百两银子给徐时敏、金保元,徐时敏、金保元收了银子,仍然不肯放过他,钱千秋在家乡呆不下去,于是到京城来避祸,没想到徐时敏、金保元竟然也跑到京城来追债,一时间,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当时,吏部按照历年惯例,抽取浙江的试卷进行复查,此程序也称做磨勘,负责此事的官员看了钱千秋的卷子后,也发现有问题,于是将这起作弊案揭发出来;刑部闻听此案,立即将钱千秋、金保元、徐时敏一干人犯捉拿在案,经过审讯后发现金保元、徐时敏与钱谦益并无瓜葛,纯属诈骗钱千秋钱财。

    刑部最后结案陈词为:钱千秋革去举人功名、发配边疆,金保元、徐时敏因为当时已死在狱中,不再追索,钱谦益作为科举主考官,只顾着游山玩水,吟诗作赋,负有失察之过,予以罚俸三月的处分,因为此案,钱谦益先是上疏自劾,后来又被魏忠贤指使言官顾其仁将其弹劾回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