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一十七章 凉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等到赵怡然把一锅红烧肉烧好了,赵振兴也赶着骡车从张家回来了。

    她见赵振兴停下骡车,忙搁下手上的铲子,迎上前来招呼道,“爹,回来了?”

    “回来了。”赵振兴笑着应声,自车上跳下来,转身掀开车帘子,从里面拎出一个竹篮来,里面装了满满一篮子鸡蛋大小的黄色果子。

    “喏,张家给咱的回礼,说是庄子上种出的杏子,味道也是极好的。”赵振兴笑着把篮子递给赵怡然。

    赵怡然忙上前伸手接过,篮子微微有些沉手,她不得不用两只手提着篮子,直接送进灶间。

    片刻后,她洗了一些杏子出来用盘子装了,一一分给李氏和二丫几人,“来,都尝尝。”

    李氏忙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才伸手接过,“嗯,这杏子的个头还不小。”

    二丫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杏子送到嘴边咬了一口,“……唔,好吃!”

    赵怡然又递了一个给赵振兴,这才拿起一个杏子用力咬了一口,露出里面橘红色的果肉来,咬在嘴里的那一口果肉的味道已直达味蕾,微微的酸夹杂在浓郁的香甜里面,微微一嚼就让人口舌生津。

    赵怡然几口就把一个杏子吃完,“好吃!”她把果核丢进盘子里。

    “味道是挺好。”赵振兴也不由得点头,抬头看了看山坡的方向,“咱们山坡上也种了不少的杏子树,你爷说是有些树明年就能开花结果。”

    “那敢情好,咱们明年也能吃到自家的果子了。”李氏把吃完的果核放到一旁。

    赵怡然却是抬起头问赵振兴,“爹,咱们的那个蜂箱能取到蜜了吗?”

    “哎哟……”赵振兴伸手一拍额头,“上次去看了没多少,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今儿这会儿不成了,要不明早我再去看看,按说这些日子山谷里面的花就一直没败过,应该能采到不少。”

    赵怡然点头,“那成,明儿早上爹带我一道呗,我还没取过蜂蜜呢。”

    赵振兴笑着点头,“晚上把家伙什准备好,明儿一早咱们就去。”

    一旁的二丫吃完手上的杏子,又眼巴巴的看着盘子里剩下的,赵怡然见了,笑着递给她一个,“等会儿就要开饭了,不要吃太多。”

    “嗯。”二丫连忙点头,冲赵怡然露出一个笑脸,这才伸手接过赵怡然递来的杏子。

    等到吃完午饭,赵怡然陪着李氏做了一会儿针线就有些发困,今儿难得清闲,李氏就让她脱了外衣,在炕上歇个晌。

    院子里面却传来赵振兴与人招呼的声音,赵怡然有些疑惑的走到门边向往外张望了一眼,却见到正汗流浃背的秦老汉背着一个篓子走进赵家院子。

    那边赵振兴领着秦老汉走到院子里树荫底下的石桌旁坐下,见他热的满头大汗的模样,忙给他倒了一碗茶。

    秦老汉一边摘下头上的草帽猛地扇了几下,一边笑着伸手接过赵振兴倒来的茶水,“有劳了……”

    赵怡然忙转身把刚刚脱下来的外衣重新穿上,一把掀开竹帘就走了出去。

    “秦大爷!”

    秦老汉听到赵怡然的招呼声,抬起头来,见赵怡然走了过来,忙就要搁下手上的碗,“大姑娘……”

    赵怡然笑着冲他点点头,“秦大爷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外面天这么热,赶紧先喝点茶消消暑。”

    “哎……哎……”秦老汉点点头,端起碗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几下就把一碗茶喝了下去。

    他抬起袖子擦了擦唇边的水渍,“……嗳……舒坦……”

    赵振兴笑着伸手请他坐下,“大叔,走了这一趟也累着了,坐着歇歇脚吧。”

    秦老汉笑着摆手,“这点儿路还累不着,倒是今年这天着实有些热,往年这时候的日头哪有这般厉害。”

    他一把拉过带来的篓子,掀开盖在上面的旧衣裳,露出里面一摞色白如玉的竹制凉帽来。

    赵怡然忙几步走上前,伸手从篓子里面拿出一顶宽边小圆顶的凉帽来仔细打量了一番。

    尺寸大小跟自己印象中的差不了多少,触手微凉,所有的篾片都被削磨的十分光洁。

    不得不说秦家的手艺确实是让人没话说,这次遮阳帽上用的篾片比上次篮子上用的何止精细了十倍有余,整个凉帽拿在手上不但十分轻巧,花型更是编织的十分清新雅致。

    赵怡然把帽子往头上一戴,左右动了动脑袋,发觉这帽子带在头上没有自己原先想得那般重,到跟前世她买过一顶手编的沙滩帽差不多。

    她把帽子摘下来,又重新拿起篓子里面的另外几顶凉帽仔细端详一番,半晌满意了,才问秦老汉,“秦大爷,这些帽子编织起来是不是很麻烦?”

    “倒也还好,只要把蔑片收拾出来,我那几个儿子都是编东西的好手,一人有个一顶编下来,就已经上手了,家里还在让他们继续编呢,我先拿了几顶过来给你瞧瞧,看看可还行。”秦老汉也伸手拿起一顶帽子正反打量一番,面上也露出满意的神情。

    赵怡然想了想,跟赵振兴道,“爹,你跟大爷一道唠唠,我跟娘先帮着把这几顶帽子上的绢纱缝上,等会儿也好让秦大爷带回去。”

    帽子的事赵怡然先前也只是跟赵振兴提了一句,这会儿赵振兴见到秦老汉拿了这些样子新颖,造型漂亮的帽子过来,隐约猜到又是赵怡然的手笔,见此,便点点头,“成,那你们忙去吧,我跟你秦大爷说两句。”

    赵怡然便把几顶帽子都抱进灶间里,又把自己之前翻出来的绢纱拿出来,按照自己原先图上画的那些样式,让李氏帮忙裁剪出来。

    娘几个拿着针线,好一通忙活,最终几顶带着或鹅黄或粉红或粉紫绢纱的帽子渐渐在娘几个的手上成型。

    赵怡然咬断线头,把刚刚做好的这一顶湖蓝色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笑着问李氏,“娘,好看吗?”

    李氏手上正在缝的一顶凉帽的造型却是犹如此时很多大家女眷出行时佩戴的幂篱一般,只不过垂下来的绢纱上还坠了一排晶莹剔透的琉璃珠子,一旦走动起来,轻轻摇摆间,琉璃珠子之间必定会相撞而发出清脆的叮当之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