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节:碧波之下(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卖拐》这个小品,不止是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在看,沈欢自己也在看。

    他一边表演,一边时刻观察着宋一和金山的反应,随时准备着救场。

    即使宋一和金山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即使他们对于这个小品已经排练了很多次,但是真到了春晚这个舞台上,他还是无法保证一定不出状况,因为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舞台,而是春晚啊。

    作为全国每年最重要的一个晚会舞台,要在春晚这个舞台上进行表演,还是现场直播,是需要承受极大地心理压力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些籍籍无名的春晚节目表演者们,通常需要提前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就进组的原因,就是为了让他们把那些表演项目融入到他们的骨子里,以此来最大程度地抵抗春晚舞台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以免真到了春晚表演的时刻,这些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的表演者们会因为心理压力造成表演失误。那些知名的明星艺人们如沈欢这样,能够有一定特权,只花费相对较少的排练时间,也是因为他们类似的演出场面经历多了,这方面的心理素质高,登上春晚舞台所造成的心理压力也较小的缘故。

    而在《卖拐》三人组里面,沈欢自己自然是不用说了,他这几年来经历过的大场面太多了,登上春晚舞台,对他来说也就是到了让他心里有些小激动的程度,可是宋一和金山不一样,这两人的此类经历可不像他这么丰富,可不像他经历过那么多的大场面。而就是这两个人从抗压能力来看,也是有差异性的,各有各的优势。

    宋一的优势在于,她是一条非常纯粹的咸鱼——这并不是贬义,而是褒义。

    所谓无欲则刚,人类的紧张、焦虑等情绪,往往都是因为欲望而引起的,春晚舞台所造成的巨大心理压力也是因此。

    可以说,绝大部分登上春晚舞台的表演艺人,都是抱着“一朝成名天下知”的心态去的,这是他们的欲望。可凡事有利有弊,如果他们到时候在台上演出砸了,那就不是扬名天下,而是臭名天下了。

    春晚舞台能够带来的奇迹有多大,所能造成的心理压力就有多大。

    而宋一在这方面具有极大的优势。

    她对于春晚的效应和利益,完全没有任何要求,就连上这个春晚,都是被沈欢哄骗过来的——按照沈欢的话说,“下雨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陪我上春晚加个班,完了请你吃宵夜”。

    她大概是唯一一个因为旅游事故被耽误在了燕京,结果因为“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上了春晚的演员了,而她也是一个对于自己的前途完全没有任何期许、要不是沈欢求着,连电影都懒得演的家伙。

    这样一个没有欲望的咸鱼,春晚舞台对她所能造成的心理压力自然也就大大降低了。

    沈欢估摸着,对她来说,上春晚舞台大概也就和在摄影机前拍戏差不多。

    这是宋一的优势,金山的优势,则是在于他有丰富的小舞台演出经验。

    从野团到正规剧团,再到固定台子,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野台,金山的小舞台演出经验可是非常丰富的。可是他所习惯的那些舞台大多是低档次的舞台,春晚这种规模的大舞台,他还真没有过。

    所以光是从这两人来看,沈欢都有些担心,但是更担心金山,而真正的演出状况,也和沈欢预料的相同。

    宋一的演出状态非常稳定,和排练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任何差别,金山却是有些紧张:

    在金山骑着自行车上场,随着宋一的喊声最终在宋一面前停下来的时候,时刻准备着救场的沈欢注意到,他踩在自行车脚蹬上的右脚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颤抖,脚差点从脚蹬子上滑下来。那是在本子和排练中都没有的,沈欢从那个左右来回30度左右的脚尖夹角中,可以看出金山的紧张来;

    在沈欢第一次让金山走两步的时候,按照他们排练最终本的修订,金山是应该正常走路的,可是金山在这第一次走的时候,却是已经有些长短脚出来了。从那并不是特别明显却显然已经有了的变性动作中,沈欢看出了金山的紧张来;

    还有第二幕戏开始,金山上场之后,按照他们排练最终本的修订,金山的情绪是有一个爬山式地上升改变过程的,要从山脚开始上,可是金山在第二幕戏开始后却是从山腰和山脚之间开始走的……

    不过还好,大的纰漏总算是没有出,最让沈欢觉得危险的情绪节奏问题,也在剧情的推进和沈欢察觉到问题后的刻意引导压制下,顺利过渡过来了:这就像是音画不同步,音轨和画轨脱离了,音轨落在了画轨的前面。沈欢所做的,一方面就是用自己的节奏来暗示引导金山放缓情绪拉升节奏,一方面是让剧情继续推进,这就相当于是按住了音轨不动,让画轨照常播放,等双方合拍了之后再放开,继续播放,于是音画不同步就消失了。

    放到这场《卖拐》上,就是金山的表演状态越来越好,到第二幕戏的尾部时情绪节奏已经完全对上了,达到了排练中的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