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77章 早做准备(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河间府,新的河北路沿边经略使衙门前,刘几带着将领肃立,迎接到来的张岊和窦舜卿。

    这是第一个按新的枢密院和三衙机制设立的帅司,不归地方管辖,直属枢密院。下面管辖的,除了刘几本部,还有张岊和窦舜卿两军。

    迎了两人和一众将领,进了衙门,到了官厅落座。

    刘几道“现在已是十月,看看就到冬天了。各军尚没有完成布署,枢府催得极严。今日召集诸位来,便是尚量在河北路驻扎,以及诸般事宜。”

    张岊一军刚到河北路不久,还有一部分兵马在路上。听了刘几的话,道“太尉,我军新自西域调来,不知河北路军情。如何安置,还请帅司示下。”

    刘几命人把河北路与契丹接界地区的地图挂上,道“窦舜卿部,驻真定府和定州,沿着新修的铁路线驻扎。自南边的元氏县,一直到望都县,铁路五十里外的州县不驻兵马,交予地方。张岊所部,驻保州、广信军、安肃军、顺安军和雄州,分驻各要地。我所部兵马,驻莫州和河间府。”

    一众将领叉手听命。

    窦舜卿道“真定府还要防山中道路。只是今年,看起来只有涿州和易州有可能有契丹人南下。敢问太尉,以后还是如此吗?”

    刘几道“帅司自会刺探契丹军情,有了变化,会重新安排。今年,契丹并未点集兵马,不会大股南下。最可能的,是涿州一带,契丹人集中数千到一两万人,过河而来。朝廷对此事看重,公文往来,命我们必须妥善防护。如果有契丹人来,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张岊初到,不知这一带的形势,听了道“我们十几万兵马,契丹人万人来攻,岂能占到便宜!”

    刘几叹了口气“太尉,此事不是那么简单。朝廷的意思,现在没有做好与契丹开战的准备,我们最好不要越过边界。如果契丹数千骑兵,乘着天寒地冻的时候,突然渡河,哪里来得及迎战?等到我们点集兵马,他们劫掠一番就回去了。到了那时,契丹人南来毫发未损,气焰必定嚣张。”

    窦舜卿道“不许越界,要防契丹人进攻,就难了。”

    张岊老于兵伍,自然知道,对于骑兵来说,一日间运动数十里,轻松自如。如果契丹人在边境秘密集结,突然进军,防守自然非常困难。说起来,这就是无赖打法,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刘几道“霸州以东,全是沼泽,又有陂塘,基本没有什么民户。契丹人就是南下,也无大碍。契丹人知道这一点,他们从没有从霸州以东南下过。所以霸州地东,交给地方巡视,我们不管。东边自山边的北平,到最东的霸州,约两百多里路,便是我们防守的范围。帅司会密切注意契丹,一旦有警,你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集中兵马,用最快的速度包围敌军。”

    张岊新任的副都指挥使石遇道“骑兵一日可以百里。敌军一旦入境,一两日便就离去,我们再是反应得快,也无法包围敌军啊。太尉,此事着实难做。”

    其余几个人一起称是。骑兵短促出击,不许越境追赶,根本就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几叹口气“我何尝不知道?此次对契丹,难就难在这里呢。这几日,我仔细思量,要想截住契丹人,只能在军情上下功夫。知道了契丹要从哪里越境,提前动手,才可能及时应对。”

    窦舜卿道“契丹人必然防得严,如何能提前知道?”

    刘几道“帅司自然会做此事,你们就不必担心了。还有一点,此事是因收留南逃而姓而起,契丹人南来,很大可能会对准他们。针对这些南逃百姓,早做布置,总是不错的。”

    说完,刘几指着身后的地图道“南逃的百姓,被安置在南易水以南之地营田,离着雄州城约有二十里路。在我想来,如果在他们附近设立军营,契丹人打探到,就不会去了。”

    张岊听了心领神会“太尉的意思,就把那里作为陷井,引诱契丹人过去?”

    刘几点了点头“现在看来,最理想的办法,只能够如此了。两百多里路,如何防得过来?但有了地方,布置就容易得多了。不能越境追击,今年只好做一场戏,让契丹人去。”

    听了这话,几个将领凑到地图上,议论纷纷。那里离着边境拒马河,约有五十里,骑兵一日之内可以到达。要攻那里,契丹人平明出发,下午刚好到地方。劫掠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就可以返回。渡拒马河而去,宋军无法可想。如果有几千兵马,甚至万人,一天时间宋朝集中不起这么多军队。

    张岊看罢,道“那一带除了附近雄州,没有什么城镇,无法驻军。契丹人来,只要派人监视住雄州,就可以为所欲为,倒是好地。”

    雄州地处边境,除了雄州城,下面并没有县,就连市镇也很少。按正常做法,军队应该驻在雄州城周围,其他地方不会驻扎。契丹骑兵纵横来去,还真是自由得很。

    刘几道“此事我们再议,只要知道此事即可。帅司会想一些办法,尽量让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