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9章 第七百二十九章 未知碰巧(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落水关旁的小镇。

    顾茗烟一直睡到了夕阳西下之时,起身之时还能听见窗外的寒风飒飒。

    比起之前的落水关,此地已然被他们戒严,当初段承轩要求在这里建成的关隘已然成了一道难以攻破的屏障,也正是因为这道还未彻底建成的屏障,以及被迫炸开的河道,连带着下游有不少的村镇都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连带这里的寒风也愈发凛冽。

    顾茗烟身子不适,下马车时都得靠着月清和封瓷二人帮助。

    如今悠悠转醒,她眼睛已经能看见不少的东西,包括两条手都被绑在身后的苏玉婉,她被迫缩瑟在角落里,而月清则悠悠起身朝她走来:“顾诚已然到了,这几日我会带你去见他。”

    “段承瑞呢?”顾茗烟收回目光,抬手揉了揉始终发疼的额角。

    “这附近的官员刻意隐瞒,且天炎城出了些状况。”月清讲得没头没尾,只恨不得一个字都不同顾茗烟说。

    她暂时没那么多心力去管天炎城的事情。

    若是段承轩明白她的意思,自当是会好好处理此事。

    “在此之前,你和封瓷一人一个将慕青和苏玉婉带着,陪我去一趟落水关。”顾茗烟翻身下床,抬手抵在床边施力起身,两条腿还是有些不受控制,旁边的月清赶紧上前扶了她一把:“你这身上的毒……”

    “早已深入骨髓,今晚准备些药材,我泡个药浴。”顾茗烟轻轻的拨开了她的手,目光呆呆的看着不远处:“你若是处处帮着我,我便不知道该怎么勉强这两条腿了。”

    她动了动两条腿,不过一会儿便能起身离开,步履平稳。

    比起软弱,她更擅长于要强的将任何事情都做好。

    难以阻拦,更无法改变她的命令,有了段承瑞的腰牌,他们自然可以在落水关处来去自如,而顾茗烟自始至终却只是吩咐了让人带上火油和火折子,不过二十来人的队伍去往落水关。

    因沧澜内战情况不明,此地的将士早已停下了修建关隘的工程,转而排兵布阵决定防守此地,之前落水关河道被炸开,两日之后段承瑞便将此地的将士给更换过。

    晚上的落水关阴森森的,一旦想起此地曾经充满了瘴气,众人都不禁胆寒。

    “我好像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苏玉婉反胃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众人都能闻到一股子怪味,而顾茗烟却只是扬了扬眉头,并未闻到什么奇怪的问题,跟更不能让他们知晓自己有所不同。

    铁铃铛之毒,是他们云氏的领头人才可用的毒,当初说是试炼,可如今又真的是如此吗?

    她的血已经变了些许味道,而此时越是接近长生不老的真相,云氏血肉的异处同样展露无遗。若是让人知晓,不免月清和封瓷会将此事告诉段承瑞,段承瑞又会不会将这情报告知于顾诚呢?

    一切不得而知,她只跟着月清来到了崖边。

    以防万一,月清用绳子将两人的手都绑在一起,却发现顾茗烟手腕上的银环变成了一条红绳,上面还有个摸不出是什么木雕,微微愣神:“您的手环呢?”

    “容易发出声响。”顾茗烟坦然的将那红绳袒露出给月清看。

    系好绳子,顾茗烟在黑暗里难以辨别方向,只让人在附近寻找一个深坑,再将火油倒下去。

    两个时辰之后,深坑之下的火光照亮了半片深林。

    其下的藤蔓早已经生长了百年,其间所染上的瘴气已然渗入根部,吩咐其他人备好药汁浸湿帕子,而她却只是闻着鼻腔里的怪异味道,感觉到身边的月清轻轻的拉了她一把:“殿下,你……”

    “我已然中毒,再中些毒也并无妨。”如此说着,顾茗烟袖口里的纸包在无人察觉之时也跟着落入了深坑之中。

    伴随着火焰的熊熊燃烧,身后的几个将士都认为这场大火在明日天明之时也难以散去。

    顾茗烟却是对此感到好奇。

    当初她和段承轩被困于崖底之时,明明有一个小小的入口可以进去深坑,但如今那已然流通的河水为何没有灌入,是恰巧有石头抵在了入口,还是……那入口当初是他们误打误撞的门扉?

    一切不得而知,顾茗烟却能闻到这场火焰渐渐变了味道,而她也抬手攥紧了胸口,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殿下!”封瓷大叫了一声,月清赶紧将前面的人拉回来,将人放在地上,让慕青为她诊脉,慕青只是沉思了一会,始终一言不发。

    而躺在阴影里的顾茗烟却露出诡异的微笑,一只手也反握住慕青的手腕,低声道:“你倒是说说,我究竟怎么了……”

    “你不可能还活着。”慕青的手心都已经被冷汗浸湿,而顾茗烟那只冰凉的手却始终有力的摁住他的手腕:“但我就是活着。”

    人生并非豪赌,可顾茗烟却向来是个赌徒。

    心口的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