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49章 大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949章 大事

    “哥,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江山站在医院的门口,他死死的盯着江奇,而江奇的身后站着几个人,他们几个把江山的路堵的结结实实的,止的就是为了不让他闯进去。

    “有些事情,你现在不适合插手。”江奇淡淡的说:“该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去,有什么消息,我在通知你。”

    “我只想知道九叔怎么样了。”江山问道:“他的伤,要紧不要紧。”

    “已经脱离危险,但是医生说现在暂时还没能探望,所以你先回去吧,放心,我会看好九叔的。”江奇淡淡的说。

    “告诉我,是谁做的。”江山怒道:“我去让他好看。”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九叔醒来以后第一句话就是不让你冲动。”江奇道:“而且,他也不好对付,所以你不能去找他。”

    “呵呵,在苏杭,我不信还有我治不了的人。”江山的双眼通红,他盯着江奇道:“九叔现在伤成这样,而你做了什么?”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懦弱了?他不仅是我们的老板,他还是我们的义父,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人砍成这样而无动于衷吗?”

    “我必须听九叔的话。”江奇把头别到了一边,他似乎有难言之隐。

    “那是你的事情,你必须听九叔的话,但是我不一定非要听九叔的话。”江奇喝道:“你想做而做不了的事情,交给我去做,反正从小到大,我都是个不听话的人,恶名由我来背,但我要为九叔报仇。”

    江奇还是默然不语,看得出来,他在犹豫着,他知道自己这弟弟的脾气,如果真的什么事情都不告诉他,他真的会把苏杭给弄的天翻地覆的。

    而且他也是真心的想为九叔报仇,因为九叔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受过这么重的伤,但九叔死死命令他,不能去找那混蛋。

    “告诉我,他是谁,你还在犹豫什么江奇?”江山猛的上前,揪住了江奇的衣领:“你做不了的事情,我去做,告诉我,他是谁。”

    “是林煜。”江奇终于开口了:“可能是有些误会,但是不管有什么误会,他伤九叔,这就是不可原谅的。”

    “林煜。”江山松开了江奇,他咬牙切齿的喝道:“我会让你血债血偿的。”

    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江山转身就走,江奇叫道:“你去哪里?”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纠集人马,为九叔报仇。”江山漠然的说。

    “不要小看了林煜,他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江奇道:“我觉得,我们还是从长计议比较好。”

    “无非就是一个医生罢了,对付一个医生,我觉得没有从长计议的必要。”江山冷笑了一声道:“而且,我也没有这个习惯,今天晚上,我会让他血债血还。”

    “凡事小心。”江奇交待了一句。

    江山不在理会江奇,他转身匆匆的离开,他的身上泛着一阵强烈的杀伐之意。

    苏家后院。

    苏老爷子吃习惯了林煜做的饭菜,隔几天都要林煜去给他做一顿大餐解解馋,吃过饭以后,湖心小亭中,两人又开始对弈了起来。

    “说好了,不许让。”苏老执着白子,一边落下一子一边说。

    “老爷子放心,这一次,我绝对不让。”林煜落下了一子,不加思索的说。

    “呵呵,这一次,你玩的不是不有些太过火了?”苏老笑呵呵的看着林煜道:“据说陈九的伤,甚至惊动了帝都的有些大佬。”

    “看来这老狐狸的影响力不小啊。”林煜微微一笑,他落下了一子道:“这个世界上无外乎有两种人,好人,或者坏人。”

    “所以我要弄清楚,我所信任的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你认为呢?”苏老看着林煜道:“你与他接触的也不算少,你觉得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觉得,他是仁者。”林煜道:“因为散尽家财这种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做的出来的,他早些年的时候双手沾满鲜血,晚年,一直在忏悔。”

    “有些时候,忏悔是没有用的。”苏老落下一子,他端起了自己跟前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气道:“判别一个人的好坏,真的很难。”

    “因为在坏的人,内心终究会有一片净土的,即使是在好的人,内心也有一阴暗的地方,这是天道。”苏老淡淡的说。

    林煜愣了愣,他手执一子,迟迟落不下去,他双眼出神,似乎是在想着什么东西,良久,他手中的一子才落了下来,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随着这口浊气吐出,他整个人都清明了起来。

    “你是不是悟出了什么?”苏老笑呵呵的问道。

    “我记得,师父对我们讲过,大道缺一。”林煜道:“我当时,不懂是什么意思。”

    “现在懂了?”苏老问。

    “懂了。”林煜一点头道:“大道缺一,方为圆满,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完全圆满的事情,有些时候,缺憾即是圆满。”

    “哈哈,悟透了就那。”苏老笑道:“你打算怎么办?”

    “杀。”林煜想了想,杀气腾腾的落下了一子道。

    “戾气太重了。”苏老皱了皱眉头道:“不过,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因为有些人,是不识抬举的,你跟他讲道理,他只会和你耍流氓。”

    “呵呵,那我们就不跟他讲道理,我们也跟他耍流氓。”林煜笑道。

    “下棋,下棋,不谈其他的。”苏老笑了笑,落下了一子。

    林煜的棋力不错,但是按道理来说,他比起苏老稍逊一筹,但是今天他下棋的感觉,给人一种浓浓的杀意,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他胸口,让他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一样。

    一柱香的功夫,苏老吃惊的发现自己设下的局,被林煜给冲的七七八八的。

    “苏老,我布的这个局,你看还行吗?”林煜笑道。

    “老辣,火候老道,不错,不错,等你的局完了,我还要请你在下一局。”苏老哈哈大笑,他站起来,有些出神的说:“这一局,是关于苏家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