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3,阮墨(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173,阮墨

    阮青的话就像是带着一股魔力一般,让我安下心来,闭上眼睛昏睡过去。

    昏迷中,我总是做着同一个梦,那就是和阮青一起坐在山坡上,看着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幸福的笑着。这幅画面很美很美,美到我都不愿意醒过来了。

    “小荷,小懒猫……老婆……”

    突然这幅画面被一抹醇厚的男音打破,让我渐渐收集意识,缓缓睁开了眼睛。

    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视线很模糊,只看到面前有团光影在晃动。我便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光线,再次睁开眼睛。

    这次睁开,我的视线便清晰起来,却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阮青的身影。没见到他,我很不安心,便掀开了盖在身上的薄被,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换成了睡裙,并且没有穿胸衣。这让我脸烫了一下。

    我的衣服不会是阮青给换的吧?

    虽然和他在一起过,且生过小雨,可毕竟这么久没在一块了,他这样给我换衣服,还是让我很不好意思。

    见自己还有力气,白双手撑床坐起身,起身后发现脖子和胸口等处都没有痒痛感,我便知道自己身上的蛊,十有八九被他给除了。心里不禁一喜,既然我的蛊能被除掉,那么村民的蛊也可能被除掉了!

    “阿青……”心里一高兴,就下了床打算去找阮青,可喊了两声,都没有得到回应,便有些纳闷了。

    打开房门走出去,去猛然被站在堂屋正门口穿斗篷的身影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脚后退了一步。这个身影高大挺拔,看背影和阮青的差不多,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冷酷的气势却不像阮青的。

    他是戴着斗篷帽子的,又是背对着我,并且现在是晚上,堂屋的灯又没开,我看不到他的头发以及相貌,所以,一时间不好判断这人是谁……

    “桌上有碗蛊酒,喝了它。”就在我正猜测这男人是不是阮青时,他突然微微侧了侧身子,冷冷朝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他这话一出,我心中一喜,是阮青的声音!

    “阿青!刚才我喊你,你怎么不理我?”我连忙伸手打开灯,便朝他快步走去,想要从背后搂住他。

    哪知,我刚走了不到两步,他斗篷里的手一挥,斗篷里面就飞出十几只火莹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阿青你这是干什么?”我忙收住脚,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

    “我不是你的阿青,我是他的哥哥阮墨,也是你们一直以为是他帮手的那个神秘人。”忽然,他转过身,面对着我。

    我却被他脸上蠕动的黑色甲虫面具吓得呼吸一滞,心也漏跳一拍,“你……你是阿青的哥哥?可他的大哥不是阮大吗?他已经离世了呀?”

    因为他脸上的甲虫聚集起来形成的面具,实在是太过肉麻,我别过头不敢再看他的脸。

    “你说的那个,是我们大伯家的堂哥,而我是阮青的双胞胎哥哥,只不过很小的时候我就被阿爹送走学蛊去了,村子里的人渐渐就忘了我。要不是之前这蠢货从地窖出来后,意外放了血蜻,让我知道他还活着,否则我到现在也不会回到这破地方。”他冷冷道。

    原来是阮青的双胞胎哥哥,难怪不但体形像他,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像他!

    他的出现,也让我瞬间恍然大悟起来,“这么说来,之前设计和白雪在楼上做那种事的人是你咯?还有……还有之前让村民们喊杀赵旭云,以及在我们回往燕城时,路上遇到的甲虫攻击等事情,都是你做的?”

    “不仅仅是这些,我还帮那蠢货给小雨下了血亲蛊。让他成功夺回了小雨,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你这个女人会贱到这种程度,居然为了赵旭云会抛夫弃子跟他回燕城,所以,我半路上放了甲虫想要你们这对狗男女死。可贱人就是难缠,你们躲了过去。我这个人,向来不肯认输……于是跟你们回到燕城,准备再次杀你们。却没想到我的蠢货弟弟,居然又跑去给你通风报信……”

    说到这,他顿了顿,突然几步走到我跟前,伸手就掐住我的脖子,凶恶的剜着我继续道,“要不是他求情,你早就成为我护身甲虫的食料了!我警告你,既然已经回到他身边,以后就给我一心一意,否则,我要你死的比寨子里的那些人还惨。”

    他这样掐着我脖子一凑近,我就被迫看向他的脸,斗篷帽檐遮住了他额头以上的相貌,剩下的又被蠕动的甲虫面具挡住,我现在唯一能看清的就是他这双和阮青一模一样的眼眸,只是,他的眸光寒冷凶恶,不像阮青那么温暖柔情。所以,让我感到恐惧。

    原来之前那些恶事,果然都不是阮青做的,而是他的双胞胎哥哥阮墨做的!难怪阮青即使被赵旭云和我误会,也不解释。因为做这些事情的人是他的哥哥,而他的哥哥又是为了帮他,他那样的性格,自然不会多加解释。

    想到他之前替这个人背的黑锅,被我误会,被我伤害,我就越发愤恨眼前这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