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64,小荷记得这张脸吗?(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64,小荷记得这张脸吗?

    地窖里有尸体?

    我闻言,心跳的剧烈,朱洵的意思,我不是不明白,他就是在告诉我,阮青离开后,朱洵他们可能找来了死尸烧焦,然后放在我家地窖里,旭云回来看到那具尸体,误认为是阮青的,便彻底的放下心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和毛竹说的话,都是在故意给我听的了?

    不,我不相信旭云是这样虚伪狡诈且阴狠的人!

    “你少来骗我,旭云今天白天都在医堂子里,怎么可能有时间回来害阮青!”我反驳他道。

    如果我现在去地窖查看有没有尸体,那就表示我信了朱洵这样一个外人的话,怀疑自己的丈夫!这样的蠢事,我是不会做的。

    “执迷不悟!他杀人,不一定非要自己在场。你以为,阮寨里,只有毛竹一个人是他的心腹吗?”朱洵朝我摇摇头,一脸鄙夷。

    “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信你的话!”我真的不想听他再多说一个字!我不要和旭云心生芥蒂。我们才刚刚坦诚相对;重新过上正常的日;绝不能因此被毁了。

    “你……”

    “洵子,这种女人蠢到家了,已经被狡狐云洗脑,你和她说什么,她都不会听进去的。先带她见阮青,让那一根筋死心。”朱洵还想说我什么,却被空手出来的朱茜给打住了。

    我见她并没有抱小雨出来,心里咯噔了一下,想问她把小雨怎么了,结果,朱洵先我一步开口问她,“咦,你怎么没把那孩子抱出来?”

    朱茜闻言,气的鼻哼了一声道,“哼,还不是一根筋事先嘱咐过,如果孩子睡着了,就不准弄醒他抱过去见他嘛,正好,我也懒得抱那破孩子!”

    原来是这样,我重重的舒了口气。

    朱洵就白了她一眼,“瞧你那德行,说话酸的空气里都冒出醋味了。”

    话末,朱茜就朝我愤怒的剜过来,就好像我抢走了她什么东西一样。可明明取笑她的是她弟弟!

    “阮青在哪?”我懒得听他们姐弟在这废话,直接切入主题。

    朱洵闻言,便收起嘲笑她姐的玩世不恭的表情,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一块黑布,“蒙上眼睛。”

    这意思是要我蒙眼去见阮青了,分明就是不肯让我知道他藏身何处。

    我要不是有些事情要和阮青求证,否则,我真懒得跟这姐弟俩去见他。

    我接过朱洵手里的黑布,就自己给自己绑上了。朱茜怕我绑得不紧,走过来拽掉,重新给我绑了一遍,紧的我眼睛都勒的疼。

    随后,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架着我的胳膊,带我走出去。我感觉跨过门槛的时候,特意提醒道:“麻烦关好门,不然小雨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放心吧,有人比你更担心他的安全。不可能让他出事的。”回我话的是朱洵。

    话末,我听到他们关门的声音,以及几声“吱吱”的怪声,我问他是什么,他并没有告诉我。

    我被他们姐弟俩,带着走了能有几十分钟,感觉脚下的路,先是石子路(寨子主干道),后是软泥路,再是上山坡的山路,并且好像还穿过一个树林,树叶在我脸上还划了几道。直到走到一处散发着馥郁花香的地方,他们才停下脚步。

    我也跟着停下步伐,用鼻子嗅了嗅味道,感觉这味道和朱洵朱茜身上的差不多。这里是哪里?

    可惜我的眼睛蒙上了,不然的话,我一定好好看看。

    “阿青,人给你带到了。”朱洵和朱茜松开我的胳膊之后,我听到朱洵好像敲了敲门,不过声音不是木头门的声音,而像是石门那种闷闷的感觉。

    他拍完门,就听到“轰”一声,像是石头突然倒掉的声音,又有点像打雷的声音,并且随着门打开,那股馥郁的花香味就更浓了,还有股子热气扑到脸上来,反正吓了我一跳。

    伸手就想要拽下蒙眼布,结果,胳膊被打了一下,随后传来朱茜的不悦声,“阮青在里面泡澡,你打开想要偷看吗?”

    我一听这话,羞得脸烫的不行,忙将手背到身后,“谁……谁要偷看!他也真是的,干嘛这时候让我见他?”

    不等回答我,朱茜就把我往前推了一把,“一会好好和阮青说话,如果让他像之前那么消极,小心我再给你脸上来几刀!”

    她这一推,我踉跄往前窜了好几步,等好不容易站稳身子,背后突然传来“轰”一声,好像那石门又关上了。

    听到这声音,我又吓了一跳,再不敢抬脚往前走一步,只朝前方喊了一声,“阮青,你在吗?”

    问完,我就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阮青肯定在这了,不然朱茜他们也不会大费周章带我过来。

    就在我尴尬自己说了废话的时候,前方大概十几米处左右的地方,传来“哗啦”一声,像是有人突然从水里站起来似得。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