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54,带阮青来桑树林(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54,带阮青来桑树林

    阮青还是不开口。

    旭云被他这不合作的样子激怒了,“你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末,嘴里传来咂舌的怪声。

    那怪声一响起,我就见本在阮青脖子、脸颊、肩膀等地乱爬乱窜的蜈蚣,突然头部的触角并到一起,就往阮青的皮肤里钻去!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那几条黑蜈蚣就全部钻进阮青的皮肤里,并且鼓出好几个大包来。这还不算完,随着旭云咂舌的声音加快,蜈蚣钻进皮肤里鼓出的包,竟然开始上下移动起来。我看到阮青痛的伸手去捂,脸上五官紧皱,但就是不发一言。

    我没想到旭云会突然这样残忍的对阮青,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整个人都惊呆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老公吗?他单单只是为了要从阮青的口中问出我的下落而已,怎么就这样残忍的逼迫他?

    而阮青宁可身体遭受这等痛苦的折磨,也不开口出卖我,这份坚毅,让我很感动。通过这一点,我也可以肯定,他不是旭云说的那样,十恶不赦!

    “原来黑蜈蚣钻身这蛊术,不是很难掌控。什么千年苗疆,万年蛊术。在我看来,根本就是夸大其词,蛊术根本就没什么技术含量。你也不过是个普通人,面对黑蜈蚣攻击,不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这样咬牙承受么!”折磨了一会阮青,见他跌跪在地,痛苦的蜷着身体,旭云这才停下咂舌的唤蛊声,嘲讽起他来。

    阮青无论是面对他的下蛊折磨,还是冷嘲热讽,都一言不发,默默承受。现在也是这样,刚被蜈蚣钻身,折磨成这样,他依旧不肯开口对旭云说一个字。

    旭云也算是忍性极佳的人了,见他这样,也是被逼的只得放弃,“还是不肯开口?你这份忍性,真让我都不得不佩服。不过,你即使不开口,看你现在这表现,我也猜到了,小荷肯定是没有危险,否则,你不会沉得住气。”

    说到这,他突然像是深吸了口气,然后突然话锋一转,“为什么你这里面除了腥臭味,还有一股菜香味?”

    菜香味?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糟了,我倒是忘了这一点了,旭云会不会因此看穿什么?我刚才做完饭,好像还没有收拾灶台!

    阮青闻言,并不如我这样慌张,反倒是依旧一言不发的蜷着身体,看不出什么异样。

    “赵大夫……赵大夫,小雨他有没有回来?”就在这紧张的时刻,前院处传来大壮扯着嗓子的吆喝声。

    听到他的声音,旭云还没什么反应的时候,阮青突然抬起头,朝地窖上方看去,呼吸好像比刚才承受黑蜈蚣钻身的痛苦还要粗重,胸口起伏剧烈。

    “小雨不见了……?”旭云稍后才惊愕的自语了一声,然后,猛地站起身,朝阮青冷音道,“你最好盼望他们不是被你的人带走了,否则,我不但让你生不如死,还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话末,哐一声关上了地窖门,随后就是他疾步走开的脚步声传来。

    地窖门一关,地窖里又变得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了,我却因为担忧小雨,一点也不害怕,掀开盖在身上的布料,放下手里的托盘,就起身往前方摸索着走去,“小雨……为什么大壮会问旭云小雨回没回来,是不是他们看丢了他?”

    这会我满脑子里涌现的都是戴婆婆上次抢走小雨的画面来,让我惊恐不已。

    “你先别着急,肯定没你想的那么糟。”

    阮青面对旭云那样残忍的折磨,都不肯开口,可我一说话,他就开口了。这让我多少有些感动,忙担忧的问他,“你怎么样的?你身上那些蜈蚣,旭云好像没唤出它们!”

    “不过是几条蛊师级别的蛊虫而已,还不至于真的伤害到我。”他这话说完,就听到站起身时,锁链拖地的声音。随后,地窖门也“哐当”一声,被他打开了。

    顿时,亮光照了进来,洒在他的身上。

    我第一次将他看的这么清楚,他此时,是侧面对着我的,我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侧脸,迎着亮光;灰白的头发,已过肩,但因为长时间没清洗,都黏在一起,所以,并没有遮住他的脸颊和下巴;瘦尖了的下巴上,微微长出胡子,不浓密,却是健康的黑色;他身上穿的衣服,破破烂烂,已看不清款式。赤着的脚,也满是泥污,两只脚踝处都挂着锈迹斑斑的铁链……

    我看到这,心中刺痛了一下,妻儿的离开,对他的打击到了这种程度吗?在地窖里过的这样凄惨,他都不肯走出去面对吗?可在地窖里,难道他心里的悲痛就会减缓?

    我真的想不通他这样折磨自己的理由。

    在我第一次心疼他的时候,他手摸在脖子处,然后嘴里发出和旭云一样的咂舌声,本钻到他身体里的几条蜈蚣,居然被他一条条从脖子处拽了出来,然后……

    然后活生生的被他捏死,汁液顺着他的指缝流淌出来,让我忍不住干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