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48,阮青出地窖了?(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48,阮青出地窖了?

    “终于见到我了?”我见她走上来,朝我气喘吁吁的笑着,有些疑惑。

    我有这么难见吗?

    “可不是嘛。赵大夫平时是不许我们去找你的,特别是这样单独和你说话了。”她性格看起来大大咧咧的,这会将食盒放在地上,就和我聊起来。

    我因为肩膀和腿上都有伤,所以,站不了多久,在她回我话的时候,我已经伸手扶着二楼的门框来支撑身体了。

    “那你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吗?”我强撑不适,再次问她。

    她闻言,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别过头不好意思看我了,“嗨,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知道你不是偶尔和赵大夫去县城里么,我想要让你替我带点卫生巾啥的。”

    “我不太明白,这你自己去县城不就行了吗?说实话,我也不经常去县城。”我感觉她好奇怪,这种东西不好意思让旭云他们带,自己去县城买不就成了。

    哪知,我这么随口一问,她顿时诧异的反问我,“你不知道我们是出不去寨子的吗?”

    “你们出不去寨子?不会吧,我看毛竹和大壮他们不是经常出去吗?”我被她这话惊到了。

    “那是因为他们是赵大夫选出来的人,会给他们单独配三天的药。寨子里的其他人,都只是一天的药量来克制蛊,要去县城根本就来不及的。”她叹了口气,又道,“哎,真是怀念以前没中蛊的时候,那时,我们几个小媳妇一起去县城采买,可开心了。哪像现在呀,连买几包卫生用品都难。”

    她这话让我突然想起来,确实寨子里的人,我只见过大壮和毛竹跟着旭云出过寨子采买。其他人我都没见过他们出去。

    是因为旭云的药物有限,所以才会给他们一人一天的量吗?

    “白荷妹子,我也知道你不经常去县城,不过下次去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帮我带啊!”她说话间,拉起我的手,就拍我手背。

    可她不知道我肩膀上有伤,所以,她这样一拍,疼得我“嘶”了一声。

    她见状,忙问我是怎么了,我便把自己受伤的事情告诉了她。她愧疚不已,连忙扶我回到病床上躺下,又替我盖好被子,“白荷妹子你受伤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还在门口站着和我说话,要是伤口裂了,赵大夫还不生我气呀!万一再不给我药,那我可就惨了……”

    听她字里行间都是对旭云的畏惧,好像旭云经常不给她药似得。不过,我相信旭云没有她说的这么小气。

    看着她心有余悸的模样,我心里却在想,怎么样才能给她们除心蛊,既不让旭云知道,又让他们乖乖配合呢?

    可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法。

    “我先把饭盒提到桌上吧,回头赵大夫来,你们打开吃就行。我就先回去了。”族长儿媳妇呆在病床边打量了我一会,就打算离开了。

    我因此回过神,忙喊住她,“别啊,我还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什么事啊?”她见我要问她事情,一脸的警惕。

    “就是,你公爹他们有没有说怎么处置那个女的?”我问道。

    其实,从昨晚朱茜被带走,我就一直惦记着,不知道族长究竟要怎么处置她。本以为极大可能是送她去县城警察局,可得知他们出不了寨子,我就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了。所以,想问问。

    “你说的是杀阮嫂和丽香那个朱茜吧?”

    “对,就是她。”

    “她呀……以前阮青在的时候,她就来我们寨子闹过几次,这次倒好,直接杀人了!我公爹自然是不能放过她了,不然还以为我们阮寨好欺负呢!”她提到朱茜,一脸的厌烦。

    “不放过她,是什么意思?”我追问。

    “当然是按照族规处置她。她算是入侵的巫蛊师,并且杀了我族人,族规里,是要把点火烧死的。”她淡淡的回答我。

    可我听了整个人为之一震,“那不是要把她活活烧死吗?天啊,这也太残忍了!”

    “这叫什么残忍,巫蛊师身上都是蛊,不烧死她,谁知道她身上会跑出多少蛊物来害人呀!再说了,她杀阮嫂和丽香的手段,可比这残忍多了。你不也是被她伤了么,怎么还替她说话?”她说完这句话,估计见我没再说什么,就打了招呼离开了。

    她一走,我就不安了。本以为族长他们会妥善处理这件事,谁知道,竟然会按照这毫无法律依据的族规来野蛮办事!估计旭云也没想到这一点,不行,我得让旭云去救她。

    恰巧在我着急的时候,楼下传来了小雨喊我的声音,与此同时,还有白雪呵斥他的声音,“你别跑那么快,摔着了,你爸又好怪我!慢点的!”

    “阿娘……阿娘你在哪?”小雨好像并不听她的,还在一边爬楼,一边喊我。

    “我在二楼病床上!你听大姨的话,慢点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