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020,被吃了心脏的阮嫂(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20,被吃了心脏的阮嫂(二)

    说到这,我见他还在盯着我看,目光中没有一丝丝的恼羞成怒的神色,也没有怨恨,有的只是那种我看不懂的复杂神色,这让我心慌。忙别过头,不忍再看,摸索着关上了地窖门,扣上了铁栓子,才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地窖方向。可是一道铁门,隔住了我的视线。

    这个阮青,好像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可为什么会被旭云捉住关到地窖里?他究竟有多么的恶毒,令寨子里的村民那么痛恨他呢?

    等离开柴房的时候,地窖的铁门却又传来他敲击了两下的声音,只是声音很大,好像不是在吸引我过去,而是在发泄愤怒的情绪。

    看样子,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也是一个有脾气的男人。

    我默默回头看了那边一眼,摇摇头,“人总要为自己犯的错承担责任。如果你不是伤害到寨子里的人,他们又怎么会这样痛恨你呢?”

    旭云虽然隐瞒了我地窖里关着人的事情,但我相信他没有恶意。就像他之前说的那样,在牺牲全寨子人的性命,和毁掉救死扶伤善名这两者间,他宁愿选择后者。所以,不肯救来帮阮嫂救阮青的丽香,要不是我逼他,或许他真的宁可毁掉自己的善名。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害人的人。

    我相信自己的男人!

    这样坚定信心之后,我走出了家门,朝大壮之前说的那个村子入口的槐花树走去。

    刚走到那边,就看到槐树边围满了村民,而他们一个个都抬起头,举起手对着树上指指点点。

    我忙抬头看过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只见一群黑蛾子围绕一具穿着黑色民族裙的女尸乱飞,由于是在槐树枝下,枝干和树叶挡住了阳光,以至于这些蛾子并没有着火自燃,但这一幕,也诡异的让人不寒而栗。

    可为了看清那个吊上去的女尸,是不是阮嫂,我还是大着胆子走过去了。

    一过去,就见人群中,一个瘦干干的老头走到树下站着的旭云身边,问道:“赵大夫,这围着阮嫂尸体飞的黑蛾子,是不是阮青那祸害养的火蝶?”

    阮青养的火蝶?我再次抬头看了看尸体周围飞起的蛾子,感觉是很像那火蝶,但又觉得不对劲。我记得,阮青的火蝶就算是不碰阳光,被强烈一点的光线照到,好像也会自燃起来。今早他可是替我取出胸口的白虫子时,我亲眼看到他用火蝶烧掉它的。并且,那些蛾子好像并没有毒……

    “这不好说,毕竟阮青他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还有火蝶?”旭云从阮嫂的尸体那边收回目光,扫了一眼这瘦干干的老头,一脸沉重的表情。

    可这瘦干干的老头却朝他反驳道:“万一阮青没死呢?我总感觉那个祸害不会那么容易就摔到悬崖底下摔死了!他的蛊术可不一般,就算掉下去,说不定也会召唤出他养的蛊虫子救他。”

    “赵大夫,族长他说的没错,你应该还记得,当时他摔下去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我们就没去打捞他的尸体,可第二天去找的时候,尸体已经不见了。当时你猜测被山里的大兽吃了。可就算是吃了,也会留下骨头啊!我也怀疑他根本没死,而是跑了!现在……”毛竹紧跟着也从人群中走出来,附和老头又道,“现在他说不准还潜伏在寨子里的哪个地方,找机会害我们呢!”

    他这话一出,人群瞬间就躁动起来,大多村民都在害怕的问旭云怎么办?

    旭云见状,忙举起手,示意村民安静,“大伙都别害怕,族长和毛竹也都只是推测。我觉得,如果他没死的话,怎么之前没有出来伤害大家?而且……而且阮嫂是他的嫂子,他就算要害人,也不可能找她下手的。所以,我看阮嫂的死,另有隐情。”

    旭云这番话一出,村民们都安静下来,他便吩咐大壮和毛竹拿工具,割断了吊在阮嫂尸体上的绳子,把她给放了下来。

    结果她噗通一下摔在地上之后,黑蛾子受惊四散飞出树阴处,相继自然成灰烬。与此同时,她胸口突然滚出一块大石头来,顿时,大家发现,她的左胸处有个大窟窿,里面的心脏不翼而飞!

    “呃……这些黑蛾子烧了,是火蝶!还有……还有阮嫂没了心脏!”

    “那胸口的窟窿像是……像是……”

    “像是腹心蛊虫吃掉的!”

    “腹心蛊虫?”

    “是阮青……绝对是他回来了!”

    “……”

    人群中顿时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一个个显得很是恐惧。

    我环顾了他们一圈,见他们这样惊恐,很是纳闷,他们怎么一看到阮嫂的尸体,就断定是阮青害死她的呢?那个阮青不是被旭云关在地窖里失去行动能力了吗?怎么可能还出得来作恶?

    “大家不要慌!”旭云见村民又开始慌乱起来,就又大声的安抚起来,“就算真的是腹心蛊虫吞噬了阮嫂的心脏,可不表示就一定是阮青做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