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7章 生意场上没朋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127章 生意场上没朋友

    幸亏刚才灭了灯,给了我跟苏芳菲一定的反应时间。

    “谁啊?”我强装镇定的问了句。苏芳菲则赶忙拉起被子盖在我俩的身上。

    刚刚把被子盖好,病房里的灯就亮了,一个小护士拿着记录本走了过来,看到我跟苏芳菲后,顿时皱起了眉头,问我俩为什么睡在一张病床上。

    一看这个小护士就没什么经验,我俩都这个姿势了她还一本正经的问为什么。我特么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

    原本想把这个问题抛给苏芳菲的,结果这姑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羞的缘故,直接闭着眼装睡了。

    “这个……”我此刻脑子里一片空白,不是我反应迟钝,而是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下半身上。

    由于刚才时间紧急的缘故,我根本来不及把旗杆从苏芳菲下面拔出来,现在我想借着被子的掩护偷偷操作吧,发现苏芳菲的那里变得异常紧凑,想不知不觉的一点点拔出来根本不可能。更关键的是,可能是因为苏芳菲太过紧张的缘故,下面的沟壑还一跳一跳的,要不是我咬着舌头强忍着,此刻真搞不好要舒服的直接喊出来。

    话说这个小护士也确实够耿直的,我不回答她就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最后我被逼急了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苏芳菲可能发烧了。

    “哦,怪不得我看她脸这么红。”小护士恍然大悟,然后拿出一个体温计放在床边,让苏芳菲一会儿测下体温。

    我一个劲儿的点头附和,心里只盼望着这个小护士能快点走,她要是再不走,我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露出马脚。

    此刻苏芳菲的下面还是紧紧的夹着我的旗杆一个劲儿的跳,同时伴随着大量的泉水喷涌而出。而我也早已濒临失控的边缘……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玩刺激了,放着好好的房间不用,非得在一些公共场合比如网吧包间或者买衣服的更衣室里搞那事儿。

    原因是——太爽了!

    这种舒爽与刺激跟自己在家关起门来搞大不一样,在紧张情绪的影响下,你的身体会变得敏感好几倍,对体内舒爽的感觉体会的更加彻底和透彻。

    终于,小护士又罗嗦了几句废话之后,推门走了。

    原本我以为苏芳菲会生气的骂我刚才太冲动,结果小护士刚一走,她就迫不及待的转过身来跟我激情的热吻起来,然后两腿一分,扶着我的旗杆直接坐了下去,而且是一坐到底,不留一点余地。

    显然她刚才估计也频临爆发的边缘,不然不会这么的激动和忘情。

    雪白的玉臀开始大幅度高频率的起起伏伏,伴随着啪啪的鼓掌声和啧啧的水迹声,弥漫在整个病房内。

    就这么不知疲倦的操作了不知道多久,苏芳菲终于再一次全身紧绷,伴随着下面将我的旗杆死死咬住,我直接投降了。

    一股接着一股,连续发射了好几次。而苏芳菲也闷哼一声,然后跟一滩软泥似得,直接趴在了我的身上。

    胸前的双峰上满是汗珠,压在我的胸口上都快变形了,眼睛紧闭着,嘴巴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强,这一次,我出奇的舒服,感觉整个人都飘了起来……你呢?”苏芳菲说道。

    我对她说,我每一次都很舒服。

    “希望你以后也会这样想,你们男人最喜欢喜新厌旧了。”苏芳菲撅着嘴。

    我趁机对苏芳菲说,为了避免喜新厌旧,我们就要时常变换着花样,这样彼此之间才能保持持久的吸引力。

    苏芳菲听了直骂我一肚子歪理论。

    当晚再也没有跟苏芳菲发生什么暧昧,就是搂着她一觉睡到天亮。

    第二天原本是想早起去工厂的,被苏芳菲给拒绝了,她让我先把病给养好了,然后年前把该打点的关系好好打点下,工厂的事儿就不用我操心了。

    送走了苏芳菲,准备给林婉月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她路途还顺不顺利。

    结果打过去好几次都是关机,才突然意识到她是在国外,电话应该打不通。于是就在她的扣扣上留了言,发过去没一会儿,这姑娘直接把视频通话给发了过来。

    跟林婉月见面的第一句她就问我脸怎么了?其实,我原本是不想告诉她那么多的,毕竟她现在距离我这么远,就算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只会影响她的心情。

    可她执意要问清楚,于是就把昨晚的经历跟他大致说了下。

    我原以为林婉月听了之后会气的咬牙切齿,事实证明我对霸道女总裁的理解还是不够,林婉月只是冷笑一声,眼神冷的吓人,然后直接来了句,“这种人我当初就应该直接捏死他!”

    然后林婉月问我为什么突然提醒她要小心林杰。对于那晚在车库里看到的林杰跟贾婉月之间那龌龊的一幕,我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只说感觉林杰有点惦记着她的身体。

    “哈哈,你别乱说了,他只会讨厌我,怎么可能惦记我。”果然,林婉月一点都不信。其实别说她不信了,我要不是亲眼看见,我也不相信这狗东西连自己妹妹都下得去手。

    我没解释更多,只对林婉月说小心点总没坏处,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之后又被护士喊着去做了个检查,确定身体没问题后才让我出院。之前苏芳菲有一点说的很对,趁着过年前确实要跟之前的一些老客户多走动走动。来年就要开始真刀真枪的打市场了,到时候肯定需要这些大客户的鼎力协助,所以这个时候必须招待好他们。

    正发愁一个人跑客户时间不够,陈刚这小子打来了电话,说陆巡已经修好了,问要不要给我送过来。

    “这么快,我感觉昨晚撞的挺严重的啊。”

    陈刚说确实很严重,侧面整个变形了,是他喊上之前修理厂的朋友连夜给我修好的。

    这小子现在办事儿,越来越靠谱了。我临时决定把一些普通客户直接交给陈刚去走动,这小子也该多承担一些责任了,不能让他整天就干些体力劳动。当然了,毕竟是见客户千万马虎不得,给陈刚打完之后我又给王冰冰打了个电话,让她陪着陈刚一起去,反复叮嘱千万别搞砸了。

    至于那些重点客户嘛,仅仅是礼物方面的打点就显得有点生分了,还必须再培养下感情。

    第一站当然是去拜访程总,来年我的新工厂能不能接到第一批大订单,就看程总给不给我这个面子了。搬了几箱贵重的礼物外加一箱茅台,直奔程总的KTV。

    程总见了我手里的茅台之后,一个劲儿的骂我太客气,然后就问我的脸是怎么回事儿,我随便找个借口应付过去,没跟他提那晚打架的事儿。

    之后两人就在程总KTV旁边的特色小店里吃了点。其实吃什么无所谓,关键是一些该说的话一定要说到。

    关于新工厂做啤酒的事儿之前就跟程总简单提过,今天借这个机会,我又把年后的具体安排详细的告诉了程总。程总听后一个劲儿的点头,夸我能力强,办事有条理。可聊到关键的供货问题的时候,程总却显得十分为难。

    “兄弟啊,实不相瞒,上次给你引荐的那几个商超到最后出了大问题,现在他们不仅对你失望了,连对我的态度都十分的不友好。”程总无奈的说道。

    不应该啊,当时我可是准时足量的给他们供货呢,一次都没有推迟过,而且听说我的啤酒在他们的商超里卖的特别好,怎么可能突然就失望了呢。

    程总说就是因为卖的太好了才出了问题的。

    尼玛,这是什么鬼逻辑,还有人嫌自己的商品卖的好的?

    “你是不知道,自从你走了之后,你原来那个工厂生产出来的啤酒质量那是一个劲儿的下降啊,很多慕名而来的消费者买了啤酒之后回家一尝味道不对一个劲儿的骂超市卖假货,听说这事儿最后都闹到了消费者协会那里了,你说那几个开超市的老板能不恨你嘛。”程总苦笑着摇摇头,说当时我跟他们签了一年的供货合同,现在他们想毁约,还得支付高额的违约金,真是苦不堪言啊。

    特么的,之前好不容易打下的市场口碑就这么让后面的几任厂长给毁了……

    我让程总再想想别的办法,看他还认不认识其他渠道的人。

    程总听了也不接话,只是一个劲儿的喝闷酒,最后来了句,“兄弟啊,不是我不帮你,其他的事儿你尽管开口,可供货的事儿,我是真的帮不上了。”

    从程总那儿出来之后,又见了几个之前的经销商朋友,他们虽然没直接拒绝,但也只是礼貌性的应承了下来,只说等明年开春了可以帮着我试着推一推。

    现当初我啤酒卖的火爆的时候,他们对我可不是这个态度,看来想在生意场上找到个真朋友,确实难啊。

    最后一个客户我留给了赵萍,之前从她家走的时候,我只给她发了个短信,然后她直到现在都没有主动联系我,估计还在生我的气。

    为了缓解见面时的尴尬,我特意去花店里买了一大束玫瑰花,然后走到赵萍家门口敲响了房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