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诸天第一 万界瞩目(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天庭,瑶池宝界。

    云压树低,天水照空,杏花团簇盛开,散在碧山上,郁郁馥馥的香气状若烟云,徘徊在左右,和风一缠,自然结成金灯璎珞,洋洋洒洒,漫山遍野。在同时,正有琴声自深处来,隐隐可见,七彩祥光里,有白象,玉狮,麒麟,凤凰,等等等等,无数的祥瑞翩然起舞,往来于上下,姿态飘逸。

    西王母这位瑶池之主端坐在宝座上,四下莲纹镂空,蜿蜒向内,缀珠挂玉,澄明如星空般玉净,她手中握宝镜,悬空而照,落在云楼宫上空。

    即使以西王母的境界修为,再加上她执掌瑶池的天权,再辅之以手中的宝镜,都不可能完全洞彻云楼宫中的纤毫,因为正镇压着纪元之子的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也好,梵门的上境力量也罢,或者李元丰的天妖力,都自然而然有一种隔绝天机,让人无法窥视。不过西王母没有想着能够洞彻所有,她只是借助宝镜来映照云楼宫中的气机碰撞。

    坐在西王母对面的,同样是天庭的大人物,他正持太阴之身,背后水天一色,弦月半垂,经文跳跃,同样望向宝镜,声音清清冷冷的,似秋气满山,红叶覆井,沾染了寒水,道,“李靖此选择,将他很多年的积累削去,看上去并不明智,可实际上他才是稳坐钓鱼台,已提前上岸,好处落袋。”

    西王母点点头,表示明白。托塔天王李靖由于手持玲珑剔透舍利子如意黄金宝塔,梵门是有求于他,所以“预付款”的比重很大,即使后面的事情出现波折,但只要不是因为李靖身上出了纰漏,后续“尾款”梵门肯定会到账。说不得,梵门还会多给一点。

    在这方面上,梵门绝不是吝啬,或者小气。因为很多势力都看着,要是梵门做的差了,不但有失颜面,而且以后其他人和梵门合作的话会有阴影。这样得不偿失的事儿,梵门可不会做。

    “只是,”

    西王母凤眉挑了挑,李靖是稳坐钓鱼台不假,可也不是没有代价,最起码,他和孙悟空算是结下了不小的因果。如果这次梵门的谋划成空自不必说,梵门可以帮忙化解,但一旦出现变数,以孙悟空的根脚,再加上纪元之子的惊人气运,李靖以后必然是会受到反噬的。

    不过此事即使发生,也是以后的事儿了,西王母继续关注宝镜,看上面的气机如龙,原本黄金宝塔耸立,周匝梵色灿然金黄,充塞于每一寸时空,冉冉升腾,显示出托塔李天王这位云楼宫的主人和在天庭的梵门大能联手的威势,可在同时,丝丝缕缕惨绿冒了出来,刚开始之时,星星点点,须臾后,烟霞成片,到最后,郁郁苍苍,无边无际。惨绿的天妖气,携带来自于上古洪荒妖道的强势和霸道,纵横无敌,所到之处,不需要其他,只是十个鬼车鸟首或啄,或撕裂,或咬,等等等等,看上去简简单单,但朴实无华,无懈可击,俨然返璞归真,蕴含大道韵律。

    正是李元丰的玄天圣君之身通过禺狨王在缓慢而坚定德投放提升力量,和云楼宫中的梵门力量交手。

    “看这个,”

    西王母玉颜精致,身披宫裙,瘦不露骨,姿态雍容华贵,她伸出一根晶莹无垢的手指,泛着七彩的祥光,按在宝镜上,用力一拨,汩汩汩的沸水之音响起,由小到大,祥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换来镜面青气流转,隐隐映照出刚才镜光未能够照出的玄妙。

    叮咚,叮咚,

    镜光中响起流水轻音,在轻音中,似乎有一柄无以言说的法剑,镌日月星辰,山川大地,以缓慢而玄妙的轨迹划过,去伪存真。法剑起,削去阻碍两位天庭大人物观看的东西。

    叮咚,叮咚,叮咚,

    镜光的流水之音转为急促,第一剑削去的是云楼宫中托塔李天王的权限,让在云楼宫中的主客场之力隐去;第二剑削去的李元丰玄天圣君之身在天庭当天权,让天庭当各种加持散去,不再浮于镜光中;第三剑斩去除去力量外的所有加持。

    叮咚,叮咚,叮咚,

    三剑削去后,镜光中只映照出真实无虚的力量,干干净净,明明白白,直指最真实最纯粹最不可思议。

    太阴之身这个大罗金仙的分身此时也不顾其他,他眸子中耀出光彩,前所未有的光明,投在镜光上,马上就看到,从最为纯粹的力量层次来看,梵门能够在云楼宫上投放和施展的无疑更高更强更多,按照常理来讲,惨绿色的天妖气应该落入下风,节节败退。可实际上呢,正有丝丝缕缕的莫名融入到天妖气中,让天妖气以更快的速度,更灵活的频率,撬动现世的力量,从而达到一种让人惊讶的局面,力量强度上弱一筹的天妖气居然不落下风!

    “是这个!”

    太阴之身神情凝重,用手指点着丝丝缕缕的莫名之力,在他大罗金仙的认知中,这是真实存在的,是现世的呼应,超乎一般大罗金仙的快速,敏感,迅疾和亲和。

    “纪元得道的上境金仙在其得道纪元中的威势,“

    太阴真人看了好一会,吐出一口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