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平藩(四)(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朝廷大军行军一个多月后,终于抵达藩地城外。

    楚将军老而弥坚,性情沉稳,命大军在城外二十里处扎营。

    三位藩王以颍川王为首。若能先收服颍川王,河靖王彰德王也会心慌意乱,或许会不战而胜。

    楚将军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并未急着攻城。

    接连几日,楚将军派人去城门下去城门下宣读圣旨,令颍川王迅疾打开城门投降,俯首去京城向天子请罪。并且暗中下令,命城里的内应四处传言,说颍川王是逆臣反贼,藩地的官员百姓都是无辜的,不应被牵连,诸如此类。

    城内百姓果然人心惶惶。

    城外是十万朝廷大军,一旦发起攻击,能撑上多久?谋逆是十恶不赦的重罪,他们只是升斗小民,谁坐龙椅谁执掌藩地,对他们而言,其实都没什么影响。

    有一些百姓,已经悄悄收拾家中金银细软。奈何几处城门都牢牢关紧,根本没有出城的可能。

    颍川城内的气氛,一日日紧张起来。

    颍川王府内,颍川王召了几个儿子前来。

    颍川王年近六旬,面色红润,精神极佳,哪有半分病重的模样。

    颍川王子嗣同样兴盛,一共生了五个儿子。颍川王世子今年四十,身高力壮,目中闪着精悍的光芒。其余几个儿子,也不遑多让。

    “父王,”颍川王世子沉声道:“城下日日有人宣读什么狗屁圣旨,扰乱守城士兵的军心。城内也流言四起,百姓惶惶不安。长此下去,对我们极为不利。”

    “大哥说的没错。”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领兵冲出去,厮杀个痛快。”

    “正是。朝廷以为我们只有四万兵力,可是太低估我们了。我们城内有五万精兵,且有良马良弓。拼力厮杀之下,未必没有胜算。”

    “儿臣愿领兵出城,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请父王恩准!”

    儿子们一个个慷慨激昂,自请领兵。

    颍川王目光一扫,冷笑一声:“你们领兵出去,正中了对方下怀。连这点耐性都没有,还打什么仗!干脆将藩地双手奉送给朝廷算了!”

    颍川王一发怒,儿子们顿时噤若寒蝉,没人敢再吭声。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我们兵力再足,正面相抗,也不是朝廷对手。所以,我们只要守住城池便可。”

    “我们为这一日准备了十数年,城内粮食充足,吃上三年亦是足够。”

    “朝廷军队远道而来,粮草兵饷的消耗更胜我们。再者,他们奉旨前来平藩,若无寸功,如何向朝廷交代?我们就和他们耗下去,看谁更有耐性。”

    “谁熬不住,谁就先输了一头!”

    ……

    颍川王这个老贼,老谋深算,极难应付。每日将城门关得极紧,任凭城门下如何叫阵,依然龟缩不出。

    半个月后,楚将军终于下令攻城。

    正如颍川王所料,朝廷十万大军浩浩荡荡而来,每日消耗的粮草是个极惊人又可怕的数字。颍川王龟缩在城里耗得起,楚将军却耗不起。每日送往京城的军情战报上,不能总是“在城门下叫战无果”几个字吧!

    激将之计没有用,那就正面出击!

    颍川王耗费十数年之功,修建了坚固的城墙。城门尤其高大坚固,城外还有二十米宽的护城河。可谓易守难攻。

    楚将军为人谨慎,并未冒进,一开始几日只派数千人试探着攻城,借以摸清颍川城的兵力战力。

    双方一交战,各自心中凛然。

    颍川王惊觉自己低估了朝廷士兵的战斗力。楚将军则惊觉颍川王兵力比之前预估的更充足,且兵器精良,想攻下颍川城,绝不是易事。

    楚将军一边召集军中武将们商议对策,一边派人送信去京城。

    斥候日夜兼程回京,也要十余日。一来一回,就要接近一个月。战场瞬息变化,军情时时不同。也因此,才有将在外军命有所不授之说。

    盛鸿秉持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则,给楚将军的信里只有短短两行字。

    一切战事,皆由楚将军定夺下令。

    朕相信楚将军,一定能顺利平藩而归。

    楚将军看了这封信后,心中热血涌动,不由得涌起士为知己者死的澎湃。

    武将和文官们不同。文官们皆是科举出仕,读书人聪明,心思活络。朝堂大事繁琐政务,离了文官们不行。武将们多是将门出身,自少时便入军营。靠的是军功晋升。对天子也尤为忠诚。

    武将们打从心底里不屑文官们的油滑世故。

    文官们也不大瞧得上徒有血气之勇的武将。

    这些年,大齐没什么战事。武将们多被闲置,在朝中地位也大不如前。如今终于到了一露峥嵘之时,天子这般器重信赖于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