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一章 情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陈沐迈着大步走入议事厅由亲兵推开的两扇带着巴洛克风格复杂装饰的门扉,目光越过长桌两侧起身行礼的将官,尽头的墙壁摆放着三位一体石雕,让整间屋子充满宗教气息。

    他问过港口过去服侍税官的混血原住民,这过去是税官的餐厅与宴会室,在每年这个时候招待来自新大陆南部的商人与船长。

    当然,在更久远的时代,这里主要用来招待从菲律宾返回的王室大帆船贵族们。

    这是西班牙庞大帝国至关重要的两条航线,都在陈沐手中湮灭,只剩这座西班牙风格的港务官邸象征着这里曾经的宗主国。

    绕过长桌站在主座旁,室内长桌两侧的将官拱手行礼,陈沐还礼后坐在亲兵拉开的椅子上,众将依次落座,身后自有抱着舆图筒的亲兵悬挂在墙壁上,刚好遮住三位一体雕塑。

    “林将军派人传来书信,他麾下三百游击旗军在发现贝尔纳尔出兵后前往墨西哥城,此时仍旧尚未传回消息,有两个可能。”

    “要么他们正在进攻防备空虚的墨西哥城,不论以渗透还是强攻;要么他们已经被西班牙人的留守兵力围歼了——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陈沐话音刚落,邵变蛟笑出声来,被次座的邵廷达瞪了一眼立刻收敛,莽虎将军这才对陈沐抱拳道:“大帅所言极是。”

    这句话真的让黑云龙等人哄笑起来。

    “干啥,这可是实话,就算墨西哥有守军,守将也眨眼被游击兵打死了。”

    陈沐勾起嘴角,专门把杀将铳与普通鸟铳区分开来就是这个目的,以在训练中选拔出掌握专业技能的杀将兵,另一方面使用普通鸟铳的则是大量、俗称的线列步兵。

    当这种规矩定下成为帝国常识,对增强国家兵力动员能力有很好的优势。

    至于狙击手本身,其实并不是多大的创举,这个时代早在他之前,不论欧洲诸国还是奥斯曼,都在战场上出现过进行精准射击的狙击手,甚至火枪的出现本身就是用于精准射击的。

    欧洲面对早期火器精准较差的情况,选择以方阵与数量弥补,奥斯曼帝国则走上另一条路,提高精准与射程。

    奥斯曼火枪的性能非常优越,在十几年前的马耳他之围中就有担当狙击手的士兵在战壕中出现。

    只不过并没有狙击手这个概念,他们更像战壕中的散兵,那些苏丹近卫用火绳枪在围城封锁中远距离精准击杀守军,守军的记载是一天几十人被射杀。

    但对陈沐来说,他的精准射手在武器名字上就已经将用途表达地很清楚了——杀将。

    装备琉璃望远镜的小伙子们要对得起使用兵器的高昂造价呀。

    而东洋远征军中装备杀将铳最多的就是林满爵部,三百人派遣至墨西哥城,至少有三十杆杀将铳,谁受得了?

    “那三百游兵先不去管,林将军传来消息,他有九百个好手驻扎在西军身后十里,目下已向黑云龙部留在银城塔斯科的骑兵传信,希望他们前去驰援。”

    陈沐看着黑云龙这个‘大侄子’,尽量不让自己的眉毛挑起来,道:“你在塔斯科还留了骑兵?我还以为都撤回来了。”

    “回大帅,本来我没想退,不过邵帅说要过来袭击港口,正逢当时我将银城敌军吓跑,便占了那,撤退时留了六十骑,当个哨兵。”

    黑云龙想起留在塔斯科的六十骑就气得心里不顺,偏头道:“这个贝尔怂的,就那他也不敢去攻,要是阿总督给他走漏消息,他能在墨西哥守到明年!”

    “卑职附议。”

    被瞪了一眼消停一会儿的邵变蛟抬手道:“埃雷拉军团白马覆灭一战,贝尔纳尔就被咱吓破胆了。”

    “吓破胆,我更愿意接受他有自己的事需要考虑这个想法,防守于他而言是明智的,尤其在他的国王并未明确表示要与我们开战的情况下。”

    陈沐也发现自己这大侄子在打了一场胜仗后有点狂,面对邵廷达投来无可奈何的眼神,出言提醒了病秧儿一眼,随后抬手示意赵士桢说话:“说一下情报。”

    赵士桢觉得自己到现在担当的依然是陈沐的私人书记,他自嘲地无声轻笑,掀开面前笔记本,顶着一双没睡够的黑眼圈向众将说道:“西军大将可能为首领贝尔纳尔、副将赫苏斯,我们的画师根据西人俘虏口述画出画像,发下去。”

    赵士桢身后的军府书吏将一叠画像发给众人,赵士桢道:“西人口述、画师手绘、匠人刻印,三道工序都不准确,画像可能只有三分相似,目下所知贝尔纳尔为年轻将官,常穿黑漆金线铠甲斜跨红绸;赫苏斯有披肩长发,仅此而已。”

    “战场上如能观察到疑似二人的敌人,望诸位将军务必以一切手段先将之冲杀击毙,以奠定胜局。”

    赵士桢拱起的手放下,起身走到陈沐身后的舆图,比划着说道:“现有情报,西军近万兵力甚众,为我军两倍有余。”

    “我部有大帅亲军千余,步骑皆全;步兵近两千、骑兵八百,但好在于敌军腹背亦有林将军一支九百游兵。”

    赵士桢说着低头看了一眼笔记,道:“据林将军传报,西军但有两千杂兵与上百铁骑混于其间,后阵人员繁杂,商贾、杂役、妓者皆有,且辎重混乱。”

    “而与西军交手过的付将军与邵帅则提供另外两条情报,一为西军中部分使用弓箭缺少甲胄的土民弓手,士气旺盛但战力不佳;二则西军铁骑战力甚强,即使落马亦有以一当十之能,要防备他们集结践踏我阵。”

    “还有一条。”赵士桢说着合上笔记递于从人,袖手道:“我军现修建工事在出击时会成为阻碍,官道两侧密布铁蒺藜不能通人。”

    “我军出工事有二百步狭窄地段不能散开队形,一百户骑、步、炮依操典列阵快速通过分别需二十六息、二十六息、五十四息,望诸位将领做好准备。”

    “除此之外,在下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万望诸君旗开得胜,赵某已经不想继续坐在官厅之中听炮响了,待得胜进军,赵某愿为诸君押送粮草,一直送到墨西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