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章 广海(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不知所踪的曾一本令香山蒙上阴霾,投鼠忌器的陈沐面前摆着两条艰难的路。

    大军救援广海卫,或部分兵力增援广海。

    “广海必须救,总督都下令召集各地兵马前往广海,我带五百旗军,孙千户留下吧。”

    孙敖留下整编阵亡、杀伤的旗军,整编得当后香山与濠镜还能留下八百旗军,“曾一本就算来,也能抵挡几日。”

    广海离香山很近,即使他们在海岸上,敌台烽火一燃也能在几日中赶回来。

    被许进美这么折腾一番,陈沐再出征的船队就缩小数百,两艘蜈蚣船一艘福船,载着五百旗军自近海向广海卫驶去。

    这次陈沐有了海战经验,在福船底舱备足火药,每具佛朗机配六颗子铳,开战时全力开火可保证数百次连续不断的炮火覆盖,对打击敌军船上有生力量效果极好。

    佛朗机炮在欧洲叫做回旋炮也叫谋杀炮,专门在远距离轰击船上水手以及攻击船帆,因后装气密稍差,同等斤数、口径,对船体造成威胁远不如前装炮。

    随手上战船种类丰富、火炮变多,陈沐对这个时代海战也有了些许属于自己的理解。

    相较西方战船,明朝福船更偏重于行商,比如缴获海寇的两艘福船就属于明人福船的商用形制,载货量极大、载人量也很高,缺点是不以炮战为主。

    由俞大猷调拨两艘军用福船则进一步增加载兵数量,以类似古代楼船思想加高船首船尾,在船舰相撞时有居高临下的优势,鸟铳、火铳、弓弩甚至火砖,一丢一个准。

    都以近距离威胁、跳帮作战为指导思想。

    陈沐手中仅有两艘蜈蚣船,载人优秀、载货略少但交战中极为灵活,武装佛朗机炮众多,但这种阿拉伯战船还未表现出倾向于重炮的方向,明船已在形制上被拉开差距,但并不明显。

    而今后短短百年,航行各地的西方冒险家极快地推进西方战船的进步,以奔跑的速度把其他文明海船落在身后,发展出大炮巨舰的可怕海上怪物。

    想让明船在海上占据一席之地,就必须改良。

    陈沐的运气不错,航行中海上未起风浪,算上在濠镜耽搁的时间也在四日之内抵达广海卫海域,绕过大金岛,穿过上川岛与新宁之间海峡,广海卫城便遥遥在望。

    广海卫早在洪武二十七年即筑卫城,比天津卫还要早上十七年,卫城墙依山而建长五百三十丈,城高三丈九尺,城外有五尺深二尺阔壕沟绕城而走,是为南海雄城。

    只是时光流转近二百年,松懈废弛的广海卫兵员早非曾经盛况。

    “城外驻扎的是咱们各地援军……操!炮击!”

    砰!

    船离岸尚数百步,广海卫城高出城墙一截的敌台爆起三处亮光,火炮向临近船舰轰来,四周捡起半人高浪花,一颗石弹打在船首嵌入轰裂的木女墙。

    “狗娘养的打得还挺准,三门炮,听声音像发熕,广海卫已失陷!”陈沐原以为广海卫多少能抵挡几日,眼前城角炮台都为敌军所夺,显然卫城失陷,“传令向前听令还击,让开我来!”

    陈沐被飞来炮弹激怒,打在女墙上的那颗炮弹仅与他相距几步,稍偏一点就会把他打得魂归西天,如果说蜈蚣船上谁最有可能用船首发熕炮隔数百步距离轰击卫城楼上,那么就只有陈沐了。

    这半年为改良炮架制角度器,陈沐比任何人打的炮都要多,各项数据早熟烂于心,怒气冲冲地推开炮兵蹲在炮后发号施令,“下压两个孔,火把给我,向前向前,干!”

    陈沐所做炮架在炮尾以弧形厚木穿角度均匀的孔,以铁杆支撑,上调炮口低、下调炮口高。

    下调越高,炮弹抛物线落点越远,直至四十五度,再往上角度越高,近距离轰击越高。

    随陈沐在炮侧点火,刚捂住耳朵背过身去,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装有轮架的发熕炮猛力后退装在三尺后的木架上,炮口发出火光空气里硝烟弥漫,炮弹直朝广海卫南端城楼轰击而去。

    “中了!千户大人打得好!”

    船首炮兵一阵雀跃,拍着左侧耳朵的陈沐望向城楼,城楼牙檐砖瓦正坠下城去,“转舵!左划桨!右弦,准备点火!”

    左耳轻微嗡鸣的陈沐高喊下令,船首、甲板、尾舵多命执旗兵挥动令旗,各处小旗声嘶力竭地下令高呼,左弦旗军奋力操橹,极短时间里船身打横,炮兵七手八脚地把右侧十七门佛朗机调整到合适角度,统统对准广海卫城楼。

    佛朗机炮其实不属于舷炮,而是固定在船舷的回旋炮,这种今后将作为弥补舷炮角度不足的补充火力现在却是陈沐船队的主要火力。

    “点火,放!”

    十数门弦炮喷出火光与硝烟,先后四散而出的炮弹轰击在城墙、城楼,飞射砸进城楼,肉眼可见城楼里有倭寇飞奔出逃。

    城楼上几名倭寇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