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画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由铁匠带领木匠做出的火箭,陈沐觉得还行。

    改良火箭曳着尖戾啸音飞射至预定目标的左侧三步,砰地一声在蒙皮稻草人的身侧炸开,稻草人身上的窟窿昭示着关元固所言不虚。

    极快的速度、便捷的点火、恐怖的杀伤,基本上陈沐想象中火箭的优点它都有。

    缺点也不少。

    不算工费一两四钱银子,相对高昂的造价。

    较短的射程、只能平射或稍微调整角度,限制了火箭大多数时刻只能用于野战短兵相接之前。

    不能在相同距离比肩火炮的精准,意味着没有足够数量,无法形成有效战力。

    种种特质决定了,这只是用于扰乱阵线、杀伤敌军、打击士气的辅助武器,补充攻击手段。

    “做个背带,就叫小旗箭。”

    陈沐轻飘飘地定名,似乎稍显柔弱的名字能让改良火箭有更大的震慑力一般,但他接下来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震怖。

    “每个小旗下,旗军备两个筒子。接着造,保证质量,先做二十筒,四十支箭。”

    小旗箭很厉害没错,但有致命的缺点。

    陈沐是带鸟铳手的出身,他清楚鸟铳的杀伤力是什么情况,八十步至百步,这是鸟铳的最大射程。意味着他的旗军如果想在阵前放火箭,就要进入到鸟铳手的最大射程中去。

    不过现在就他所知,整个大明都未必有人把鸟铳玩的这么精,这玩意儿专打叛军和倭寇!

    至于以后——大不了老子再做总旗箭、百户箭、千户箭嘛!

    总旗衙门。

    “陈二郎,给我一个匠人,就要一个!”

    邓子龙看见小旗箭在稻草人旁炸开就忍不住了,他根本无法想像孱弱好似孩童般的火箭,在陈沐手中居然能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

    甚至在陈沐给火箭起名时,他才发现陈沐的野心。

    总旗部下五名小旗,五名小旗下装备两筒小旗箭,临战敌军冲锋而来,阵前十筒小旗箭一字排开放铳过去,什么场面?

    敌军阵前十步直接净空!

    “要是邓某还做把总,阵前弓手杂小旗箭,箭不过三发,敌近百步发火箭,率阵冲锋,火箭炸开临敌五十步他们就跑了!”提到战事,邓子龙说的带劲无比,举手投足间一股挥斥方遒之感,“三十步看见就都是他们的后背,五十杆快枪齐射,装上矛头冲杀过去就是趟平!”

    陈沐一直笑眯眯地听邓子龙说,他见过邓子龙的战法,因而此时听起来画面感十足,仿佛看见邓把总趟平到敌军阵中然后被敌军大部队包围起来的场景。

    当然,想包围住邓子龙这样的猛将,叛军用了七八倍于他的兵力才达成合围。

    等邓子龙说完,陈沐笑的更厉害,抬起三根手指,道:“大家好兄弟嘛,五两。”

    “嗯?”邓子龙愣住,“什么五两?”

    陈沐笑容理所应当,市侩也来的恰如其分,“五两银子一支小旗箭,银货两讫、童叟无欺呀!”

    “匠人不能给,但火箭还是能卖你的。”

    邓子龙靠在桌边的身子稍稍倾斜,似乎第一次认识到陈总旗还有如此奸商的一面,伸手指着说不出话来,好一大会儿才拍案大叫:“你当邓某傻屌!我听着呢,料钱才一两几钱,你找我要五两,还说是兄弟!”

    “你听见了?”

    陈沐脸上晒然持续片刻,又挂上公式化的笑容,板着手指的道:“那三两吧,不能再低了,匠人工钱也不能白干呀!你要是出三十两,陈某再送你一支,十一支火箭等你上任派人送到千户所去!”

    邓子龙不说话了,眼看陈沐是不可能把匠人给他,火箭又确实太贵。

    到底邓子龙过去是营兵将领,再说就算是卫军,也不是每个人都有陈沐这样抱有一颗自筹军备的心。

    三十两在广州城外都能买上下五间房的宅子了,军官怎么可能卖了房子给自己的兵买兵器,整个广州府,肯这么做的大概也就白元洁和陈沐。

    说白了,陈沐这就是彻底的军阀作风,只是他自己都没发现。

    拿着朝廷的地,培养自己的兵。

    “你给邓某留着吧,以后要打仗了,没准邓某一狠心就到你这来买火箭了。”

    陈沐笑笑没说话,他才没有想卖火箭发财的想法,只是单纯的用这个堵邓子龙想要匠人的口罢了。

    上次石岐提醒他的很对,在官职尘埃落定前,他不宜做什么动作,现在的匠人也是为了今后准备,如果副千户尘埃落定,这些匠人将在他手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比方说——水力锻锤、燧发枪、玻璃窑,甚至自己炼铁,都是可以想象的。

    “别灰心丧气的,你可是邓千户,要不了多久就有钱了!”陈沐贼兮兮地笑了,对邓子龙道:“等匠人做出几支火箭,我先送你五支以备急用,来来来,我这还正有件事要你帮忙!”

    邓子龙听陈沐这么说,粗犷的脸上喜笑颜开,爽快起身道:“什么事?”

    “跟我来。”

    陈沐并不直说,入室内在桌案铺上宽大几乎覆盖桌案的纸张,其上以炭笔绘出简略的山川河流,是他依照记忆画出月港近海的地势地形,掌灯对邓子龙道:“你打过海战,在广州府也见多识广,倘若这是一处海港,要建起市舶司,你认为海港的商市、营寨、布防会怎么做?”

    陈沐示手,让邓子龙来画。

    在这幅地图上,陈沐让邵廷达买的屋舍田宅,大半都在城外靠海的地方,别人不知道月港要开埠,只当他想光宗耀祖。

    实际就算有人知道月港会作为开关之地,也依然摸不准陈沐的想法。

    陈沐自然是有等开关后卖一部分土地赚钱的方法,但这只是其中之一,对他来说,买地容易,怎么把手里的地送出去,并送的有意义才是关键。

    比方说,把一块最适合做港口商市的地,送给福建巡抚涂泽民。

    和地契一道送给官府的,再加上他自己画的自己写的月港筑图、海事诸则呢?

    他要的不多,只要能说上话、留个名,就够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