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隐歧(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隆庆七年,也是日本元龟四年。

    前往京都寻找山中幸盛的齐正晏扑了个空,因为他由明智光秀的引荐加入织田信长帐下,在夏季率三千兵势进入因幡国,并说服统治因幡国大半的山名丰国协助尼子家再兴。

    虽然齐正晏没找到正主,但陈八智的动作更快,他率舰队登上了隐岐岛,也就是丹后水军的大本营。

    丹后水军正处空虚之时,先前同山中幸盛一同复兴尼子家的奈佐日本助在复兴失败后投降毛利元就次子吉川元春,留守岛上的是另一首领佐佐木三郎。

    面对海雾中呼啸而来的明军战船,佐佐木三郎几乎没有抵抗,在齐行长乘小船前去说明来意后,直接投降把明军迎上隐歧岛。

    刚投降作战多年的敌人,正是心气不顺的时候,此时被旁人进攻,别管是谁,但凡打不过投降得就很顺手。

    关键还是他得知了陈八智没有攻取他们土地的想法,只因‘倾慕山中幸盛再兴尼子家的忠义’才过来,‘暂时’把隐歧岛当作屯兵营地。

    真实的原因呢?

    隐歧岛距石见国山吹城仅百里海途,抵达山吹城后银山即唾手可得,这才是陈八智移师的主要目的。

    次要目的也轮不着复兴尼子家,尽管陈沐没有给予陈八智对日本进一步行动的命令,但麻贵登陆苦兀岛也令他误会……这个时代的明人,不论陈八智还是高拱,都不知道陈沐取鸟不拉屎的苦兀岛驻军有什么意义。

    高拱认为此举是脱裤子放屁,但陈八智不会那么不敬,他认为义父此举必有深意。

    而深意在陈八智的臆测中,已经在随军舆图上显露出来——掐头去尾,攻占日本!

    五岛甚至九州岛,在日本西面;苦兀岛与南面相连的虾夷地,在日本东面。

    在这两个大岛驻军,还能有什么别的企图,何况还要在苦兀岛那个地方驻军囤粮,那不就是一路西军、一路东军,海军舰队攻破沿岸大城,陆上步骑横扫村落,最终在京都集结?

    南北三千里,战线太长了。

    陈八智有更好的解决办法,策反九州、虾夷地的边鄙武夫,自己率军碾过京都近畿的织田信长,从出云到山城、近江才区区三百里。

    用当地时兴的话,这叫上洛。

    陈八智自打登陆日本,就一直不理解这种成就感从何而来——从天津卫走到北京,就这么兴奋?

    “陈将军,首领想问,此次为尼子家复国,可有三成胜算?”

    酒宴上,作为佐佐木三郎翻译的倭寇问出这句话,用极为慎重的语气道:“这是与毛利家为敌。”

    陈八智对倭寇轻轻点头,随后看着佐佐木三郎长出口气,道:“毛利氏势力很大,掌控安艺,出云,石见,周防,长门,伊予,备前,备中,备后等十余国,有日本第一的水军、也是日本第一的大名,与他们作战很难。”

    佐佐木三郎在上首点头,看来这支‘明军’到来前是做足功夫的。

    其实他对陈八智的来路很是疑惑,尽管他已经听说松浦氏在明军的帮助下夺回故土,甚至还直接灭亡了龙造寺家,但直到见到这支明军前,他乃至除了九州岛之外的所有人都认为传闻中的明军不过是来自大明的倭寇罢了。

    没办法,这一点松浦氏是有前科的,他们本身手里就是倭寇大名,又曾与五峰船主关系密切,雇佣一伙倭寇不足为奇。

    就算如今亲眼见到军势庞大的明军,佐佐木也不认为这伙人就真的是明军,倒像是一伙兵甲精锐的大明流寇,要是真正的明军,会落魄到跟他们这伙海贼同居隐歧?

    “胜算超过三成,如果起初顺利,尼子家再起不是问题。”

    陈八智言之凿凿,他接着说道:“我的旗军不是来日本攻城略地的,所以不会给你们太多帮助,与毛利作战还在你们,但战事之外,陈某能为尼子家提供优势。”

    大明将士可以死在捍卫自家银山的战事中,但要是死在别人夺回故土的战事里,未免太过廉价。

    “什么?”

    “这绝不可能!”

    丹后水军首领们听到倭寇翻译面色难堪地复述陈八智原话,各个变色,要不是看见明军精锐旗军与辽东铁骑,他们连三成胜算都不敢想,现在陈八智说他们不会参与战争,这怎么可能得胜。

    陈八智倒坐得住,慢悠悠说道:“毛利在东边与织田打仗,西边与大友作战,他能有多少兵力来讨伐你们,只要一开始取得胜利,夺回尼子家故土,守城难道还不容易么?”

    早在陈八智抵达隐歧岛前,松浦氏与大友家已达成联军,大量倭寇将作为后援投入其与毛利家的战事当中,到时候海上取得优势,攻上长门就能给毛利家带来西线庞大压力。

    但这事陈八智是不会告诉隐歧岛上这些人的,他在过去的参战生涯中比较即将爆发的战事,很简单地找到相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