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6章 不会在乎(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看着赵文远和周奇谈得很投入的样子,黄涵兰在一边只是不断点头,她心里在盘算着,现在梁晴雪和张福梅究竟谈得怎样,是否发生了争吵。

    刚才吃完饭的时候,张福梅在黄涵兰的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让黄涵兰带赵文远去见周奇,而她自己就要跟梁晴雪好好的谈一下,看梁晴雪究竟是否真的不给黄凡任何的交往机会,她认为梁晴雪有必要同时跟黄凡交往一番,互相了解。

    毕竟现在梁晴雪还没有结婚,一天没有结婚,她就一天还有选择的机会,不一定非要嫁给赵文远,在这棵树上吊死。

    这时,黄涵兰看了看手表,感觉上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她对周奇说:“周院长,你今天也很累了,不如早点回去陪你夫人吧,不然的话,我怕令夫人可能会产生意见,这就不好了。”

    周奇听后,只是温文尔雅地站起来,他跟赵文远握手,充满着器重的对赵文远说:“文远同志,今天真的很高兴认识你,以后你如果有什么医学方面的问题要跟我探讨,欢迎你随时打电话给我,另外,你如果到市院来看病,我直接给你看诊,你想挂什么专家号都可以。”

    赵文远听到周奇这样的热情,他倒显得有些尴尬,对周奇说:“周院长,你客气了。我希望你有空来我们陆安药材厂,进行参观指导。”

    最终赵文远跟周奇告别后,他听到黄涵兰说:“估计晴雪跟姨母也谈得差不多了,咱们不如现在就走过去,看她们谈完没有。”

    赵文远点着头,他一直跟在黄涵兰的后面,走到了小客厅门前。这时宾客离开后,整个房屋一片寂静,而赵文远就始终跟黄涵兰保持着距离,他深知,有可能黄涵兰会制造什么机会,让他们俩产生接触,这样的话,很容易让梁晴雪产生误会。

    然而这一次,黄涵兰却并没有突然停下来,只是一直往前走,可当她来到小客厅的前面,听到里面的争吵声音,她转身,然后对着赵文远打了个手势,把她的食指头放在嘴唇前,然后吹了一下,示意这个时候赵文远和她最好不要进去,并且要保持安静。

    赵文远只好停下脚步,他听到,里面竟然传来了张福梅与梁晴雪争吵的声音。张福梅对梁晴雪说:“晴雪,黄凡有什么不好?论出身,他是城里人,知识分子家庭,而赵文远,他只是一个贫农出身,是农村人,这样的人有什么素质,你偏偏跟他谈了这么久的恋爱?”

    梁晴雪却只是对张福梅说:“妈,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文远,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究竟你是因为他的哪些方面产生意见了,你告诉我,我可以让他改。可你却说不希望我跟文远继续谈下去,这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心里很爱文远的,我现在是非他不嫁了。”

    张福梅一听,立刻对着梁晴雪说:“晴雪,你虽然也二十九了,可你条件这么好,根本不用急,你现在只是第一次谈恋爱,根本不懂得看人,你哪知道对象哪里好哪里不好?我是你妈,吃盐比你吃饭还要多,会看得更长远一点,反正,我认为你跟赵文远谈恋爱,也不一定有个结果,还不如跟他疏远,然后跟黄凡谈一下,你可以多一个选择,再比较一下,懂吗?”

    梁晴雪听到张福梅这样的说话,显得无比抗拒。

    她对着张福梅说:“妈,你这是要让我辜负文远吗?我做不到!我也不会做这种一脚踏两船的事,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谈的恋爱,可我觉得,我已经遇到了真正爱的人,我就没必要再跟另一个男的去谈,然后进行所谓的比较了。我觉得这样的比较没有意义,哪怕黄凡的条件比文远好,我还是喜欢文远,因为我爱的人就是他,这是不会改变的。”

    黄涵兰在这刻故意按住赵文远,示意赵文远不要走进去,并且也不要作声。而赵文远听到那里面的争吵话语,知道梁晴雪的母亲张福梅原来这么不喜欢他,并且提出要梁晴雪跟黄凡来往,从而进行对比选择。他的心就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般,只感到这些说话无比的冰冷,在刺着他的神经。

    可是,赵文远却没有产生任何愤怒的情绪,他深知,张福梅是梁晴雪的母亲,现在张福梅对他产生看法,从而教梁晴雪这个女儿疏远他,去跟黄凡多一些来往,那是张福梅的权利,她作为母亲,当然可以在婚恋问题上指导女儿,让女儿作出决择。

    黄涵兰看到赵文远这个心碎的样子,不禁暗暗笑了一下,她以微弱的声音,小声地对赵文远说:“真没想到,姨母是这么不喜欢你啊,你可别生气啊。”

    赵文远只是摇了摇头,他对黄涵兰小声地说:“我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赵文远却不惊意间脚下碰到了什么,即时发出金属的撞击声音。这让小客厅里面的梁晴雪和张福梅都听到了,张福梅心里疑惑,她立刻对着外面叫喊:“谁在外面鬼鬼崇崇的偷听啊?快点出来。”

    梁晴雪却突然想到,会不会是赵文远已经跟周奇谈完,就走到这边来了,于是她站起来,暗暗地移动着脚步,走向外面。

    而这时赵文远听到了脚步声音,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