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053章 难以自控(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啊……”洛洛突然伸手推开了他,护住了自己的胸前,说:“你撕坏了我的衣服,你赔我衣服,你赔我的漂亮裙子……”

    齐沉渊满身的热火顿时被一盆冷水给浇了下来,顿时熄灭了全身让他难以自控的兴奋。

    “你睡吧!”他把她放到,拉被子给她盖上,拍了拍她,像是拍孩子一样说道。

    “你赔我裙子!”洛洛撅嘴鼓腮,无辜的说道。

    “嗯!”

    “你赔我两条!”

    “嗯!”

    齐沉渊很好脾气的在屋里哄着洛洛,洛洛听到他都答应了自己,这才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外面李壮和灵歌面面相觑,刚刚撕衣服的声音他们都听到了,却没有想到接下来的画风突然就变了,王妃竟然这个时候让王爷给赔衣服,她身上穿的哪一件衣服不是王爷给添的?

    这个时候不是抓紧时间怀上王爷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吗?有了小世子,别说是一件衣服了,就是上百件,也不成问题啊,王妃究竟会不会抓重点啊?

    房间内,齐沉渊听到洛洛的呼吸渐渐的平稳了,才慢慢的收手,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灵歌和李壮见到齐沉渊很快从屋里出来,连忙垂下头,纷纷喊:“王爷!”

    “看着她!”齐沉渊说了一句抬步走了出去。

    李壮和灵歌见齐沉渊出去,而且是单身一个人出去,也没有谁敢问他去哪里,只是齐齐的回答道:“是!”

    齐沉渊朝寺庙里一出幽静的地方走了过去,刚走到天涯石旁,见到邱玉燕已经候在那里了。

    “沉渊!”邱玉燕看到齐沉渊,连忙上前一步,喊了一声。

    “皇后娘娘!”齐沉渊在离她还远的地方顿住了脚步,连忙跟她行了一个君臣礼。

    “沉渊,难道你真的要跟我这么生分吗?你明明知道……”邱玉燕上来二话不说抱住了齐沉渊。

    “我今天来,只不过想问问你,为何要害她?”齐沉渊面色有些不好的说道。

    “沉渊,你在说什么?难道你认为我在背后里使阴招,害秦王妃吗?你到底把我想成了什么人?”邱玉燕有些崩溃。

    齐沉渊看到她崩溃的样子,狠狠的握住了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你不能动她!”

    “我没有动她!沉渊,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你心里我竟然变成了一个如此心狠手辣的人?我和秦王妃素来无冤无仇,我为何要冒险去害她?看到你身边终于有人可以照顾你了,我为何要害她?”

    齐沉渊浑身一僵,却没有说什么。

    洛洛的厢房门口,李壮和灵歌守在那里一动不动,突然有一个黑影从厢房那里飞了过去,李壮连忙要上前去查看,灵歌突然说:

    “李壮,小心调虎离山!”

    李壮心里一惊,连忙收住了脚步,差点就上当了,万一自己要是走了,有人来害王妃怎么办?

    “灵歌,我们怎么办?”

    “以不变应万变!不管对方使用什么诡计,我们不要离开就是了!”

    “嗯!”李壮应了一声,觉得还是灵歌比较聪明。

    突然有一个蒙面人落在洛洛厢房的门口,李壮连忙拔剑,问:“你是何人?竟然敢擅自闯秦王妃的厢房!”

    “呵呵,皇后的厢房小爷我照闯不误,还说什么区区一个王妃?”来者说话声音极其粗,和李壮倒是有几分相似!

    “大胆!”孰可忍是不可忍!李壮拿着剑就飞身上前和那人打了起来。

    灵歌连忙开门到屋里,没有想到到屋里却发现床上已经没有人了,她立刻大喊:“不好了,王妃不见了!”

    李壮一听,哪里还有心情在这里跟那个黑衣人纠缠,虚晃了两招,那人飞身离开,他连忙跳到了厢房里,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不好,快去找人!”灵歌连忙说道,李壮也连忙往外跑了去。

    洛洛睁开眼睛,看到一身大红,有些无聊的说:“秦惊容,你干嘛?神经病!”

    秦惊容本来是扛着她飞檐走壁的,没有想到她竟然说自己无聊,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没有一更头甩下来。

    一般的女子,这个时候不是吓的花容失色么?她倒好,竟然如此的镇定,难道是因为她是天命神女?

    秦惊容连忙抱着她从房顶上落在了地上,二话不说直接把她给丢在了地上,洛洛的屁股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她连忙揉着屁股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我睡的好端端的你要把我给扛出来,扛出来就扛出来了,为什么一声不吭的把我给丢在地上?好痛的好不好?”

    她说着眼睛里都布满了眼泪,看起来好像是秦惊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秦惊容看到她布满眼泪的眼眶,心里竟然破天荒的出现了一抹自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