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510把柄(1/5)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一年的酷刑已经把耿海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他不再高高在上,曾经的自信早就荡然无存。

    他已经被彻底击溃了!

    如今的耿海早就不再奢望耿安晧他们会来救自己,他已经被遗忘了,他只是一个活死人了。

    他,只求一死!

    但是没有岑隐的命令,他连死都不行。

    匍匐在地的耿海仰首看着站在牢房外的岑隐,他穿着一身简单的宝蓝直裰,头发半披半束,随意悠闲得很,仿佛只是到此一游般。

    短短一年,耿海觉得像是一辈子这么漫长。

    今非昔比。

    岑隐依旧高贵优雅如谪仙,而自己却是卑微低贱到了尘埃中……

    “我说过,”岑隐俯视着耿海,嘴角似笑非笑,“你会活着看着耿家覆灭。”

    将耿海挫骨扬灰也难消他心头之恨,难慰父王、母妃和姐姐在天之灵!

    岑隐幽魅的声音渐冷,似是从地狱而来,“令郎很快就要进来陪你了!”

    他仿佛只是在宣布一个事实般。

    原本双眸晦暗的耿海一瞬间双目瞠大,眼睛几乎瞪凸了出来。

    “薛昭,你要做什么?!”

    他厉声质问道,浑浊的瞳孔中翻涌着异常强烈的情绪,有恐惧,有绝望,有愤怒,也有悔恨。

    岑隐抬起空闲的左手,在右肩上随意地掸了掸。

    一片残叶自他肩上飘落,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地上,被虫啮咬出好几个洞的叶片黯淡无光。

    在烛火的光辉中,岑隐那异常红艳的薄唇微微翘起,噙着一抹别具深意的浅笑。

    耿海的眼睛几乎瞪到了极致,强烈的恐惧蔓延至全身,如狂风暴雨般涌动,将他彻底支配。

    他底气不足地呢喃道:“薛昭,皇上不会让你如愿的……”

    没错。

    皇帝即便是对卫国公府再忌惮,也会留着卫国公府,以示他的宽宏大量,以示他的顾念旧情……

    想着,耿海的双手不禁紧紧地攥成了拳头,眸子里闪闪烁烁。

    岑隐慢悠悠地说道:“如今北境战事又起,五军都督府却在肆意拖延,延误军机……这是令郎自己送到我手上的机会。”

    耿海几乎无法直视岑隐,心如擂鼓,身子更是不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他的儿子他知道。

    他的儿子虽然并不是惊才绝艳之人,但也不至于蠢到延误军机,会这么做,肯定是被人逼得失了方寸。

    这个人自然是薛昭。

    薛昭对自己恨之入骨,是绝对不会放过耿家的,肯定是薛昭利用他的权势给儿子挖坑呢!

    偏偏儿子至今还不知道薛昭的底细,敌在暗,我在明,只凭这一点,局势就对儿子太不利了!

    岑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慢慢地转过了身,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狭长幽深的眸子在烛光中闪着令人心惊的冷芒。

    他只是这么轻飘飘的一眼扫来,浑身就释放者一种莫名的威慑力。

    对方的这一眼验证了耿海心中的猜测,心急坠直下,沉到了无底深渊。

    眼看着岑隐转身就要离开的样子,耿海急了。

    耿海卑微地匍匐在地,用尽身上残余的力气连连磕头求饶:“薛昭,你饶了耿家吧!”

    “只要你饶了耿家,我愿意把五军都督府的人脉都给你,你们想要谋朝篡位……不,拨乱反正,正需要人手。”

    “我们耿家可以帮你的!”

    没错,他们耿家还是有利用价值的,有他,薛昭和封炎就可以事半功倍!

    岑隐静静地看着耿海,狭长的眸子里平静无波,如同覆了层寒冰似的。

    他的心里既没有快意,也没有动摇,更没有失望。

    耿海其实还是那个耿海,那个十几年前贪婪阴险的耿海。

    在耿海的心中,只有他自己和他们耿家的权势。

    明明他们耿家已经比这世上的许多人要尊贵,明明卫国公的位置已经是位高权重,可是耿海不知足,他想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不在意谁是皇帝,他不在意这江山百姓,他不在意北境会如何……

    这么多年了,耿海还是一点没变!

    岑隐淡淡道:“五军都督府的人脉,连令郎都把控不了,你如今可是个‘死人’了,又要怎么给我!”

    “可以!”耿海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连忙道,“我有他们的把柄。”

    他本来打算一点点地把他手上的人脉交到儿子手中,然而,他败得太猝不及防了,快得他都没能把这些耿家的真正底蕴交给儿子。

    是他大意了!

    可是如今他已经悔之不及了,他只能尽最后的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