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青禾已经十二了吧。”晏函抚摸着手中的貂儿,一边询问道。

    他这话让青云额头出现了一层又一层的冷汗。低着头不敢高声,她跟随主子太多的年份,即使现在的柱子,已经变得温和许多了,只是,她仍然记得那个如同恶魔一般的少年。

    “你有考虑过让他知道你究竟是在做什么?”晏函轻柔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他还小,并且青云在医药方面很有天赋……”生硬的转移话题,害怕已经让她声音开始变得不安稳,这样的恐惧,不是来自于那个面带温柔神色的男子。

    而是隐藏在话语背后的秘密。

    她试图通过这些话来转移话题,希望晏函能够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青禾在艺术方面有着很高的领悟能力上,她真的害怕了,她害怕这一切的一切被弟弟所熟知。

    现在这帮境地是她选择的,对于今天的情况一点都不后悔,就算一千次一万次重复当时的情景,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对于其他人来讲,他还小,可是对于你来讲不小了吧,你在他这年龄的时候,多少次浑身是血的爬回来。”

    晏函这句话没错,那个时候青云刚刚从塔中走出,刚刚接受任务。

    “嗯。可是有些事情,一个人来承担就够了。”青禾毫无波澜的语调,仿佛对于这些事情,毫无怨念。

    “当初是他年龄小,没有选择的机会,现在已经到了可以承担的年龄了,也是将所有的一切全部告知他。”

    晏函作为主子,对于青云的行为都开始有些不值的。

    晏函从未亏待过青禾,虽然他不过是自己身边的小侍从,无论是在吃穿用度上,还是在礼节上,都给了他足够的尊重。

    晏函带领青禾出去,很多人会将他认作,晏函喜欢吵闹的弟弟,而不是一个不听话的仆人。

    或许是过渡的宠爱,让青禾最近开始变得有些任性,晏函将这一对姐弟带到身边,跟随着他,或许是长久以来,很多人为了巴结晏函,各种各样的大人物面对青禾,都表现出讨好的模样,现在来到莽荒过,晏函作为七王爷的座上宾,在机上原本的名气,人们面对请喝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极其尊敬的。

    青禾究竟是一个较为年幼的孩子,并且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之中长大,他即使只打哦这些人对他这样的态度,不是因为他这个人本身,而是背后的主子。

    只是虚荣之心,在一点有一点的膨胀,原本那个活泼开朗的少年,现在开始变得傲气。

    只是,他没有傲气的资本,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仰仗其他人的基础之上,离开了晏函他一无是处。

    只是他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外面世界真的很容易迷乱了人心。把虚假的吹捧当作事实,这就是在一步又有一步的走向毁灭。

    晏函也曾经警告过,青禾只是,没有太大的效果,最初,一次警告可以让他安分半个月,现在他已经渐渐的将晏函的话,抛向一边,毫不在意。

    晏函看着这样的景象,不是对于这个一步一步走向堕落的青禾而感到惋惜。而是对青云感觉到不值得。

    她用生命只是给这个家伙制造了更加安逸的生活,让他变得肆无忌惮。晏函只是为青禾感到不值的。

    只是青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是所有的生活不都是自己的过的,外人的件以,也只能够是一个建议了,即使他拿出来主人的强音姿态,那个扛着所有一切的少女们也只是会跪在地上,希望他能偶改变主意。

    只是……

    也罢

    ……

    晏函第一次见到青云与青禾两个人的时候,那个只有八岁的少女,将另外一个同样灰扑扑,瘦弱的小家过给背在身上。

    青云当时脸色蜡黄骨瘦如柴,一看就是长久缺少食物,他背上的孩童,由于中毒,唇色深紫,脸部头不正常的浮肿。

    晏函下意识地避开,少女也知道她现在的形象十分招人厌烦,毕竟蓬头盖面的,她也退让一边。少女跪在距离晏函不远处的地方,用沙哑的声音祈求着晏函。

    “求求你救救我的弟弟。”那是人到绝望之时的有病乱投医。

    少女知晓神医,居住在这深谷之中,她一直带着弟弟,在此处徘徊,希望能够偶遇。她想要去药铺看病,只是她太过于肮胀,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就已经被人给赶出来了。即使碰到了较为善良的店家,也只是,在观看和把脉之后,深表无力。

    有好心人,开了暂时压制毒性的药,只是想要根除,就必须找神医。

    她没有办法,她只有弟弟一个人,她……

    “我救了他有什么样的好处呢?时间和药材都被消耗。”晏函淡漠的声音响起,他早已养成了冷漠的性格,青云的哭泣与哀求,并没有打动他,他只是觉得实在是不值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