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537章 成长经历(1/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宋正阳没有回话,他一看字帖就知道,林木槿给自己的那封信就是她冒充林木兰写的,她甚至蠢到没有改变一下自己的笔迹。

    可是,林木兰字帖上的笔迹和她留给自己的那封信也没有相同之处,就算是使用简化字,笔力以及笔触也不该有如此大的差别。

    宋正阳想起她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沉吟片刻,问林敏之:“岳丈大人,您能把木兰这些年来的经历说给我听吗?自从那年分别,这么多年,我缺席了她的成长,觉得很是遗憾。”

    林敏之见他矢口不提林木槿干的坏事,竟没找自己的麻烦,喜出望外,连忙答应:“好好,贤婿真是有心人,对木兰的关心真是无微不至。”

    正说着,慧儿送茶进来,林敏之亲自奉茶,宋正阳只好起身接住,还要客套几句:“岳丈大人折煞小婿了,正阳实在不敢当。”

    林敏之也微笑着客套了一番:“贤婿快请坐。贤婿远道而来,我心里喜欢得很,都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讲究。”

    “岳丈大人指教得是。”宋正阳呷了口茶,心里早不耐烦了,提醒他给自己讲林木兰这些年的成长经历:“岳丈大人,木兰这些年一直在府里长大吗?有没有送到女子学堂或者别的地方寄读过?”

    林敏之不假思索地说:“贤婿,不瞒你说,林府自从木兰祖父仙游之后,就每况愈下,林府还是原来那套讲究,女孩子不要读太多书,再说,我们也没有闲钱供她们姐妹追求那时髦玩意儿,就连木樨寄读的费用也是老太太动用了体己。”

    “岳丈大人的意思就是说,木兰姐妹俩这些年一直都住在府里吗?府上有没有给她们聘请教习学文习武,她们平日里经常外出吗?”宋正阳一时情急,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点不太合适。

    林敏之讶异道:“贤婿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责备我教女无方吗?”

    宋正阳连忙解释:“岳丈大人误会了,小婿并没有其它意思,小婿只是觉得,木兰对新事物见识不浅,在协助陈执事铲除黑龙帮的事情上,她不仅运筹帷幄,还涉险亲自捣毁土匪巢穴,这都是寻常女孩子难以企及的。”

    害怕林敏之又想歪了,宋正阳特意补充道:“小婿最欣赏的就是木兰巾帼不让须眉的洒脱性子,所以有感而发,不知道这些本领都是怎么养成的。”

    林敏之放下心来,笑着解释:“我们林府虽然也遵循礼制,但是现在不提倡女子无才便是德了,所以,家里的女孩子也都认识几个字,我自己虽然不才却也是前朝进士,平生所学足以为子女课蒙,无需花钱为他们请先生。”

    宋正阳附和道:“那是自然,如果翰林学士府还需要请先生教子女读书识字,确实是会贻笑大方的,不过,教儿女骑马射击和近身搏击,还是需要请师傅的吧?”

    话说到这里,宋正阳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关于林木兰身上的未解之谜,只怕林敏之也没未必能解释清楚,很多事情,他可能知道的比自己还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