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再闻噩耗(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接下来独孤无涯的话语透着说不出的凄凉:“我被他们擒住后秘密带到了先祖祠堂,逼迫我放弃皇室身份。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他们做的很隐秘但还是被潇湘知道了。”

    独孤无涯目露悲戚:“我多希望她不知道,希望她没有那么聪慧。她明白如果兴师动众不但救不了我还会加速我的死亡,于是只身闯入了先祖祠堂。”

    “当看到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我时,一向温柔的潇湘流着泪说道:无涯,我这就去杀光这帮畜生!然后背着我杀向了坐拥无数高手的人群。”

    “那一战成为了永远的禁忌,时至今日谁也不许提及,10名玄灭境高手战死,其中3名已经买迈入了玄灭境巅峰,玄灭境下死伤逾50人,其余更是不计其数。而我那几个皇兄亦被潇湘悉数斩杀。”

    “我只记得无力的伏在你娘背上,任由滚热的鲜血溅在身上、脸上、模糊了眼睛,滴到心里。”

    “看着你娘浑身浴血,看着她受伤,看着她步履维艰,到了最后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沾染的到底是敌人的血还是你娘的血更多。”

    “即便后来已经杀出了重围,你娘也绝不允许任何人近我的身,所有人都被你娘恐怖的杀气震慑到了,以致于阴险如槐迫一路上再也找不到杀我的机会。”

    “她就这么一步一步背着我从先祖祠堂走到了太子府,然后轰然倒下再也没有醒过来,没留下只言片语,临死前只是不舍地看着还在襁褓中的你,那一夜你啼哭不止。”

    听闻这一段密往,红儿已是泪流满面,独孤无涯眼中同样闪烁着泪光。忽然红儿高声尖叫了起来:“独孤无涯你是个懦夫,不配做我的父亲!”

    “是啊!”独孤无涯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当年是个懦夫,现在也是!”

    “虽然你娘救了我,但因为杀了太多皇族不允许葬入皇陵,我无力抗争,只能将她葬在那片不起眼的小花园。”

    “槐迫攀附上了权势滔天的独孤驭龙,我身为一国之主却杀他不得,偌大的南诏军政大权早已旁落,我独孤无涯只不过是被困在风阳城的一名囚徒而已。”

    “他们逼死了父皇,我装作视而不见。”

    “他们要我立谁为后我便立谁为后。”

    “独孤驭龙向我要兵要钱组建重骑兵,我不得不给。”

    “他们说你二哥太柔弱,我便让他远去南疆历练,十年不得一见。”

    “槐迫那厮还敢当着我的面为他那宝贝儿子提亲,我便将你三姐嫁了过去。”

    “我所珍爱的一切他们都想要,而我照单全给,哈哈哈…还有什么是我做不出来的?”

    红儿吃惊的看着他,看着他凄厉病态的面容,看着他赤红的双目,看着他握紧的双拳以及从指甲缝里渗出的血。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何这些年独孤无涯只在书房和墓园两处徘徊,无论对谁都似乎冷漠无情,又为何会将她赶出皇宫。

    他身为帝王只是个傀儡,身负血海深仇却不能报,他挚爱的一切被一一摧毁在他的面前,他不敢去爱任何人。

    这样的悲苦他是如何忍受过来的?红儿不敢去想,她后悔极了,后悔骂这个默默背负一切的男人懦夫,她怯生生的伸出小手搭在独孤无涯的手背上,触手所及竟透彻入骨的冰寒,仿佛不似活人一般。

    “我早该死在先祖祠堂,和你娘亲共赴黄泉,我独孤无涯贪恋苟活,红儿你说的没错,为父原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

    独孤无涯转过身去笑得比哭还难看。

    “哇,红儿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父皇都是为了红儿吧,红儿错了红儿再也不惹您生气了。”红儿一头扎进了独孤无涯的怀抱,爹爹、爹爹的唤着。

    独孤无涯微微一愣,瞬间泪如雨下:“彤红,我所能护者唯你一人尔。”

    这一刻父女相拥,心结已解。

    良久之后,红儿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爹爹别担心,这次我是和叶潇潇姐姐一起回来的,她可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再没有人可以伤得了咱们父女了。”

    独孤无涯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她叫叶潇潇啊。”

    红儿揉了揉哭红的双眼,好奇道:“爹爹见过她了?”

    独孤无涯宠溺的看着红儿,笑了笑:“嗯,所以今夜我才会告诉你一切。”

    “那咱们明天就去把三姐接回来,红儿要将父皇失去的一切统统抢回来!”红儿拍着胸脯说道。

    “好!”

    第二天独孤无涯出人意料的上了早朝,看起来精神很不错,宣布了几件事。

    一是将于正月初六在丰和殿为叶潇潇和楚飞岩主持婚礼,届时邀请群臣观礼。

    二是宣布失踪四年的小公主独孤彤红找到了,为此大赦天下。

    三是召回在外的二皇子独孤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