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累毒(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傅文卿随他来到书房,朱先生亲自将房门关紧了,问道:“如今在这里就你我两个人,你有话不妨直说。”

    傅文卿道:“师母体内的苍蚁膏毒已经渐渐清除了,但是我看她的脉象与眼睑之色,似是又中了另外一种毒药之象。”

    朱先生听闻大惊,道:“你说什么?另一种毒药?是什么?”

    傅文卿沉声道:“师母眼睑隐隐有铁锈之色,指尖的皮肤隐隐透出金色,指甲有淡淡的烂梨子味道,若是我判断不错,她是中了赤蝎粉的毒了。”

    朱先生手中的茶碗落在了地上,“啪啦”一声打的粉碎,颤声道:“赤蝎粉?可是南面苗疆的赤蝎粉么?”

    傅文卿奇道:“先生听说过这种毒药?”

    朱先生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恍惚听说过,说是南疆苗族所制,厉害异常,甚难破解。详情就不得而知了。”

    傅文卿道:“先生博文广识,说的没错,正是苗疆所制的赤蝎粉。它是以苗族特产的赤蝎阴干后加了诸般药粉,碾磨而成,因赤蝎生前以多种毒药为食,所以这赤蝎粉的毒性也很是厉害。”

    朱先生听她这般说,手已是微微颤抖了,仍是强自镇静了,道:“你只管说下去。”

    傅文卿继续道:“这赤蝎粉之毒,我既然能够认得出来,便也是能解的,先生请放心就是。我只是有一事担忧,这苍蚁膏产自西域沙漠之中,而赤蝎粉却产自南疆苗族之内,两种毒药的产地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且都是制作不易的稀奇毒药,师母又是如何中的毒呢?这未免让人很是费解。”

    朱先生沉默不语,只是怔怔地盯着一处,良久,方回过神来,道:“你跟我说一说,这苍蚁膏与赤蝎粉,是通过何种方式使人中毒的?是日常使用?还是皮肤接触?”

    傅文卿道:“这苍蚁膏是口服的毒药,通过皮肤接触也会有少量的毒药被身体吸收。而赤蝎粉却是靠身体接触来中毒的。”

    朱先生伸了右手,在桌上不住敲击,傅文卿知他这是思考问题时的惯用姿势,便不再说话打扰他,由得他自己考虑。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朱先生这才回过神来,向傅文卿道:“文卿,你来为阿婠看病一事,旁人可知晓么?”

    傅文卿很奇怪他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道:“为师母诊病是我的分内之事,且我也不想将自己懂得岐黄之术太过宣扬,所以除了我的几个随从之外,旁人并不知晓,就连家中老母,我也从未提起过。”

    朱先生叹了口气,缓缓道:“实不相瞒,我以前曾经有一个仇人,我便是为了躲避他才来到金陵的。如今阿婠中毒之事,我怀疑是他做的手脚。如果我的预料不错,你这番给阿婠解毒,恐会惹他不高兴,我担心此事若是传扬开去他会对你不利。”

    傅文卿听了,心里也不免有些害怕,又见朱先生愁眉紧锁,满脸愁容,心里很是不忍,一时之间豪气大发,道:“先生放心,我身边的随从也都是有些功夫的,不怕。”

    朱先生勉强笑了一下,道:“我也会吩咐家中的仆人,让他们绝口不提此事。以后你再来为阿婠解毒,也尽量有所避开旁人。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这个仇人要针对的是我,这人的性格我了解,只要我还在这里,他便不会迁怒旁人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向阿婠下手。”

    傅文卿听朱先生这话中似乎还有深意,也不便多说,只得默然不语。过了一会子,朱先生才道:“文卿,你年纪还小,刚才我说的话吓着你了罢?”

    傅文卿心里确实有些许害怕,但更多的是好奇,于是道:“我作为一个医者,治病救人是份内之事,若真有人因为这个而为难我,那我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我只知道,我既是懂得了这岐黄之术,便不能见死不救的。”

    朱先生眼中闪过赞赏的神色:“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倒有些见识跟胆识,难怪……难怪他会如此看重于你了。好,咱们就商量一下如何为阿婠解毒罢。我也不瞒你,自那日你说阿婠是中了苍蚁膏之毒,我心里便是有了计较,只是这事说起来太过重大,我不便说予你听,不是因为见外,只因这事知道了恐是祸端,你大好的年华,我不忍将你牵涉进来。”

    傅文卿心里这才了然,为何当初朱先生会执意只让她解毒,而只字不提追查因何事中毒之事。

    朱先生继续道:“我虽不懂得医术,却也不糊涂,当日你说了之后,我便细细追查可能会让阿婠中毒的缘由。阿婠是自一年前开始不适,说起来,那会子我刚来到金陵城中,家中新添了几个下人,是不是可以从他们身上着手?因此我便着意开始观察,果然发现贴身伺候阿婠的人中似有蹊跷。我心里也大致有了猜测,只是不能证实。如今阿婠又中了这赤蝎粉之毒,我心里便更加有了计较。文卿,你师母身上所中之毒,还是要拜托于你。至于家贼一事,我唯恐会涉及到那个仇人,所以旁人不宜插手。”

    傅文卿听他言下之意还是只让自己解毒,而不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