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明明是厉澜兮指使的(1/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对视上厉北谦犀利的眼神,厉澜兮有些心虚,她故作镇定说:“才没有。”

    厉北谦面色没有什么表情,“那好,小刘你去调监控。”

    那名叫小刘的去掉了监控,原来是剧组的一个跑龙套去偷的东西。

    那跑龙套姓韩,叫韩天,也是通过试戏进的剧组。

    韩天似是意识到事情会暴露,正准备跑路,被小刘一行人逮个正着,带到了厉北谦面前。

    厉北谦质问看着韩天,“你为什么唐诗念的剧本?”

    韩天偷偷去看厉澜兮,发现女人往一边看,并不与她对视。

    像这种有背景的女人,倘若事情败露了,一定不会放过他。

    反正他拿到了五万,而跑龙套一天才给了一百而已,沉思了片刻,韩天看了一眼唐诗念道:“我不喜欢她,谁让她瞧不起我们这些跑龙套。”

    众人:“……”

    理由这么牵强?

    安小萌瞪眼说:“骗谁呢!我们诗念才不是这种人,我看你是为了包庇某人才故意这样说的吧!”

    韩天:“本来就是,如果她真的是好人,那我又为什么去偷唐诗念的剧本呢?”

    安小萌气极反笑,“你偷剧本你还有理了?”

    韩天往地上一坐,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反正已经被你们抓到了,要杀要剐随你们。”

    安小萌一直逼问韩天,奈何韩天这人嘴巴紧的很,什么都不说。

    厉北谦报警把他送去了警察局。

    韩天最终也没把厉澜兮给供出来,所以厉澜兮也就有了底气,她抬着下巴说,“我就说了不是我,你们还一直冤枉我,现在你们要向我道歉,尤其是唐诗念你。”

    众人都看向了唐诗念,小声议论说:“是啊,厉小姐是无辜的,倒是唐诗念的助理却一直污蔑她,这看起来真的是让人误会……”

    安小萌听到这话脸色变了,正要说话,唐诗念拉住了她。

    只听唐诗念说,“我的剧本丢了,我助理关心我情有可原,但也不应该冤枉厉小姐,在此我为厉小姐道歉。”

    厉澜兮双手抱着胸,听到唐诗念的道歉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但她却说:“口头上的道歉有什么用?跪下来给我道歉才算有诚意。”

    安小萌瞪着她,“你不要得罪进尺。”

    就连厉北谦也皱了皱眉,“谁教你的?人家诗念已经道歉了,不要太过。”

    厉澜兮冷哼,理所当然说:“舅舅是她冤枉我,她跟我道歉难道不应该吗?”

    说完,她吐了吐舌头,一副乖巧的模样,“不过看在舅舅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啦。”

    “就知道你这丫头是在开玩笑。”厉北谦宠溺的笑了笑,他看向唐诗念,沉声说:“诗念,下次让你助理不要这么鲁莽,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人。”

    熟悉厉北谦的人都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唐诗念欣然接受,“是,我知道了。”

    安小萌的眼睛有些红,明明就是厉澜兮指使人偷的。

    厉澜兮的嘴角上扬,“我劝唐小姐还是换助理的好,毕竟有这样一个助理,只会惹麻烦,要了也没什么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