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8章 大佬在现代57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考科目一前一天,云清陵提前给姜毓秀打电话,确定好时间。

    十八号遮天,云清陵一早就把伏年叫过来,玄真没去,让他们考完之后好好玩。

    伏年开车送云清陵去影视学院,接上姜毓秀后,又将他们送到了驾校;刁教练一早就等在驾校门口接人,接齐了人才和他们交代考试时候需要注意的事项。

    九十分以下都不算过,所以,一定要考到九十分以上。

    一场考下来,有的沮丧,有的高兴,有点忐忑;一出考场,各种情绪齐齐展现。

    姜毓秀看向云清陵,正好与云清陵温和含笑的双眸撞在一起;那双眼睛看似温和,但她能从那温和的表象之中看到深不见底的漩涡。

    “毓秀,你考的怎么样?”

    “还行,应该能过,你呢?”姜毓秀收回视线,不看他那双眼。

    云清陵微微浅笑,“那就提前恭喜你了,我也应该没有问题,试题都是书本上出现过的;只要把书本翻熟了,考过不是问题。”

    “英雄所见略同。”科目一考试太简单了,比高考简单太多了,对她来说就是小儿科。

    云清陵温柔含笑,抬手将她耳边的发丝挽于而后。

    姜毓秀愣了愣,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也不开了他的视线。

    “走吧,去找教练。”云清陵毫不在意,甚至在看到她躲避的时候还有些微的高兴;这代表她对他的感情不是毫无触动的。只要有触动就好,慢慢来,她的年纪还小。

    科目一考过之后,教练为他们说了一下以后的练车计划;因为报考的人多,不可能让他们一直用车练习,等分好组之后,让他们去商量练车的时间。

    云清陵和姜毓秀,于七八个同期报考的人站在教练面前;听着他叮嘱的注意事项,云清陵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和姜毓秀一组。

    刁教练了然的看了他们两眼,“你们想一起就一起,我没意见;你们一共九个人,分成三组,一组三个人,每次前来练习的时候是岔开的。”

    “教练,为什么不分成两组?两组的时间会缩短很多,还能多一天时间联系;练车不天天练会生疏的,到时候考不过怎么办?”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皮肤黝黑,毛孔粗大,黑眼圈中,满脸沧桑。

    从面相看,是个做苦力活儿的。

    如今社会进步,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经济条件也有所提高;即便是在工地上搬砖头也能省出一部分钱买车,过过开车的隐。

    刁教练一视同仁,对他笑了笑,“两组的话,就得一组五个,一组四个;分的不公平,你们到时候练车的时间也会相对的减少,对你们来说都不公平。并且,与其多一两个人,不如三个人一组,你们三个人能练车一天,这样不好吗?”

    相对而言,他们的时间更充裕。

    人少,就是一个人练一个小时都没事。

    中年男人想了想也就不再出声。

    “你们还有意见吗?想和谁一组,你们也可以商量。”

    刁教练的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有六个人直接站了出来,组成了两组;而那个中年男人直接被抛下,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中年男人被他们排除在外。

    姜毓秀和云清陵对视一眼,默契在心间缭绕,姜毓秀下意识的避开了;这种感觉真奇怪,让她有面红心跳的错觉。

    云清陵笑的很开心,本就对组是谁没什么意见;心情一好,那就就更没意见了。

    “教练,我们三个一组,您规定一下练车的时间。”

    刁教练满意的笑了笑,“你们自己分的组,不是我给你们安排的;之后练车的日子里大家和睦相处,互相帮助,有不懂的可以互相询问,互相指点。我们按照三天一轮来排,第一天云清陵他们这一组,之后是罗甜甜这一组,第三天冯蓟州这一组。你们轮换着来,自己注意把我练车时间和日期,我就不另行通知了。”

    “平日里没什么事,我都在驾校;有事会通知你们,是换个教练帮忙看着你们,还是其他的都会提前安排。”

    “好。”

    九个人异口同声的应了。

    “那就从明天开始,你们三个人先来。”刁教练看着云清陵这一组。

    “好的,教练。”姜毓秀点点头应声。

    “行了,就这样,大家散了吧。云清陵姜毓秀留一下,我有点事情想和你们说说。”

    九个人走了七个,姜毓秀和云清陵留了下来,刁教练看着他们,不好意思的解释,“耽搁你们时间了。”

    “没事,我今天上半天没课,教练有什么事尽管说。”姜毓秀说道。

    刁教练看了看云清陵,突然有点担心云清陵的脾气;斟酌再三咬咬牙,还是说出了口,“是这样的,和你们一组的那个叫马成才,我瞧着他年龄有点大了;你们也知道的,年龄大了的人头脑转的都比较慢,而且,反应也不及时。在练车到时候,你们多帮着点儿,提点着点儿;要是能让他以稳为主就更好。”

    “我知道,这样有点为难你们......”

    刁教练内心太忐忑,摸不定他们心里怎么想的;话还没说完,姜毓秀接下了话茬。

    “教练放心,我看马成才大叔人不错,我会看着点儿的。”

    “行行行,那就麻烦你了。”刁教练内心一松,激动的手都在抖;只要有人接手就好,年龄大的人他不可能不接。但是,接了以后呢?若是一直考不过,那就要一直考,交的补考费都不少。

    观马成才的经济收入不是很好,他也不想手里的学员一直重复考试,能一次性过就一次性过;对他的名声也好,出去人家一说,这个教练手里出来的人大多数都是一次性过,说出去多好听,生意也就多了。

    不管做什么行业,招牌和口碑是很重要的。

    姜毓秀和云清陵都明白这个道理,自然无有不应的;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损失,不过是多带一个人的事儿,大不了他们练习的时间少点儿,多给马成才一点练车的时间就是了。

    两人想的很明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