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六五章隐居的天魔(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离开公开亭前往领灵果山偷云窝的风之痕,并不知道。在他必经之路,其中一座高峰之上,有一道黑袍人影冷然注视着风之痕的举动。

    当风之痕急速而过之时,黑袍人影也身法轻动跟在风之痕的身后。

    此人眼力过人,远远的吊在风之痕的身后,既未跟丢风之痕,也未使风之痕有丝毫的发现。

    幽暗的灵果山,神秘的偷云窝,只见飞猿怒上眉间,背后钢翼不时舞动,散发出冷冽的杀气。

    “昂首千丘远,啸傲风间;堪寻敌手共论剑,高处不胜寒。”就在此时风之痕到矣。

    “收回你在公开亭所说的话。”钢翼飞猿见风之痕,以命令的口气开口说道。

    “事实不需要改变!”风之痕语气淡然,不置可否。

    “风之痕,你杀害我的兄弟,又侮辱我的兄弟,该死。”钢翼飞猿此行约战风之痕,就是因为风之痕在公开亭之言,削了独孤遗恨的面子。

    “喝。”喝声起,钢翼飞猿出招狂似惊雷暴雨,利刃回旋化作千秋万点,连绵不断的攻击,找找直取风之痕。

    风之痕身影腾转闪避,使得所有钢翼毫无建树。

    钢翼飞猿见以钢翼之能无法取胜,身形一动也加入进攻之中。

    两人腾转交错,掌对爪,腿对后爪。灵果山之中,钢翼飞猿的结拜猿兄,残忍猿·冷思路、怒鞭邪猿、孙能者、常异人躲在密林之内静静观视两人之战,随时准备出手帮助钢翼飞猿夺取风之痕的性命。

    而远处高峰之上,跟着风之痕而来的黑袍人影,双眼冷冷观视着风之痕的一招一式。

    锐利无双的钢翼,凶残无情的利爪,出手之快,招式之奇,使得空手的风之痕顿时难占上风。

    “喝~~”钢翼飞猿习惯性的猴叫,无数钢翼所化之利刃再次攻向风之痕。

    却见风之痕飘带请舞,只闻金铁交击之声,所以利刃在飘带的撞击下四散而去。

    激战的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平静。

    “现出魔流剑吧。”此时钢翼飞猿开口,让风之痕拔剑再战。

    “剑者的礼节,呀!”只见风之痕手上电光一闪,【魔流剑】出现的手上。

    钢翼飞猿见认真的风之痕“很好,喝。”背后钢翼震动,寒芒四射。

    魔剑现芒,钢翼展翅,两人眼对眼,生死尽在一瞬之间。

    在此时,暗处的冷思路凝气双掌,准备趁机发出致命一击。

    “银川剑流。”

    “风·之痕。”

    突然间一阵熟悉的歌声响起。

    “啊,这阵歌声,是孤独仔。”听闻歌声的钢翼飞猿,向着歌声的方向而去。

    而风之痕也收起【魔流剑】,随后而去。

    钢翼飞猿随歌声而去,看到熟悉的孤舟,钢翼飞猿一步跳上孤舟,钢翼飞猿看着熟悉的好兄弟,喜不自抑,如孩童一般哭出生来。

    这时独孤遗恨转向背后,看到说道“风之痕!”

    原来风之痕也跳上了孤舟,风之痕开口说道“我在独孤峰等你。”风之痕不愿打搅独孤遗恨朋友重逢,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离开了孤舟,回返孤独峰。

    孤舟之上,独孤遗恨与钢翼飞猿等待川凉剑夫的到来。

    待川凉剑夫来到之后,两人一猴开心的饮酒。

    当川凉剑夫开口问道独孤遗恨以后的打算之时。

    独孤遗恨决定退隐江湖,不再管江湖之事。

    不久之后,酒量最差的钢翼飞猿已经喝醉了,沉沉睡去。

    而独孤遗恨趁次机会告诉了川凉剑夫一个秘密,并嘱咐川凉剑夫,如果自己日后身亡,就将这个秘密告诉风之痕。

    随后独孤遗恨独离开了孤舟,一步步的踏上孤独峰。

    来到孤独峰的独孤遗恨,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独孤遗恨让你失望了。”

    独孤遗恨此言乃是表示自己的歉意,因为风之痕帮他假死脱身,但是他并没有在此期间告诉风之痕真相。使得风之痕不得不采取如此手段逼他现身。

    风之痕并未出演怪罪,而是淡淡说道“能与我过上十招,今生不用遗恨了!”

    “剑下留情,似乎不是魔流剑的作风?”独孤遗恨疑惑的问道,因为风之痕的作风与传闻中的魔流剑不一样。

    “错杀无辜,更不是风之痕的原则。”风之痕解释道,就算解释口气也是如此淡然。

    “你心中的问题,原谅我无法解答。”此时独孤遗恨语气中充满歉意。

    风之痕疑惑着“嗯?”

    “对我而言,信宜胜过生命。”

    “那你为何要出面?”

    “因为兄弟深情。”

    “兄弟深情、朋友情深,你应该明白风之痕的心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