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关于老屋的回忆2(1/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可是刚问出这一句话,远突然就有些后悔了,村长大叔的心情刚刚平静了点,而自己又残忍的将他拉回回忆之痛,可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不过还好,听了他的话,村长不像刚才那么伤心了,只是仍然有些愁眉不展,说话也有些唉声叹气。

    “这都是报应啊,黑嫂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她是冤魂不散啊,后来发生的些事证明确实是这样。”村长又重新点燃了一支烟,欲要让给远,远连忙摆手,示意自己不抽了。而一旁的紫韵却说道“叔,给我一支吧。”

    村长和远都有些吃惊,但村长随即一笑“没想到,姑娘也会抽烟,不过听说,城里的女娃们都野得很,抽烟喝酒蹦迪……”说到这里,村长突然意识到什么,忙住了嘴,随即抽出一支烟递给紫韵,并且把打火机也一并递到她的手里,脸上含着笑“来,抽烟其实不是什么坏事,点上……”

    村长娴熟的为紫韵点着了烟,远却瞪她一眼,心里想,这丫头还会抽烟?没看出来啊,但是让一个长辈为她点烟,太不礼貌了。

    紫韵却扮了个鬼脸,冲他调皮的一笑,甜甜的对着村长说了声“谢谢叔。”

    噢,远无语,不过,这一段小小的插曲倒让沉闷悲伤的气氛缓和了不少,他的心里也稍稍的放松了点儿,正想再问些什么,但是村长显然是不想继续下面的话题了,他走到门口,望着飘飘洒洒的雪花,吐了一个烟圈,然后才转回身对着远和紫韵说道“天快黑了,不谈这些了,晚上会做噩梦的,明天,明天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们,还有,别再说要住进老房里的话,即使真的要住,也得等到明天,我给你们准备一套新铺盖,再准备一张床,老屋里空荡荡的,你们总不能睡地板吧,不过,明天听完我的讲述后,只怕你们是死也不会再住进去了。好了,就这么定了,你们俩先歇着,我去厨房看看老太婆都做了些什么?”说完,村长转身出了门,往厨房里去了。

    村长一走,远立刻对着紫韵说道“你行啊,这抽烟的功夫不错嘛。”接着,眼睛一瞪,语气严厉了起来“还不赶快灭了,不像话。”

    紫韵却不在意,相反还故意吐了个烟圈儿,幽幽的说道“我就不,你凭什么管我,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但是远却没有再说话,他叹了一口气,走到门外去,天已经快黑了,雪花却还在不停的飞舞着,像秋日的落,像春天的柳絮,忽上忽下,又像仙女洒下的玉、银花那般晶莹,那般漂亮,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银白色,只是这漂亮的雪景,似乎还夹杂着寒冷、孤独和阴暗。

    别再下了,远又一次默默祈祷,虽然他知道也许并不顶用,他不是不喜欢下雪,而是想到自己生活的那个城市,每到雪花飘飘时,就有无辜的孩被害,美满的家庭破碎,黑老婆一定喜极了这样的雪景,她的魔爪也会因此而伸得更长,更残忍。

    远想到了儿和女儿,心里不禁担心起来,只有两个孩在家,而且小天现在还是个布娃娃,他能照顾好爱爱吗?或许连他自己都照顾不了,还有,万一黑老婆再在自己家出现,小天和爱爱岂不是危险。他懊恼的抓了一下头发,自己怎么忍心把两个不满十岁的孩放在家里呢?唉,不过想这些有什么用呢,自己现在又回不去,远突然想到了小天的话“爸爸,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妹妹的,相信我。”

    他的心里又稍稍平静了点,小天说的那么斩钉截铁,或许他真的可以做到,要知道,小天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孩,而是一个附身在布娃娃身上的灵魂,或许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远苦笑,怎么刚刚来了一天就有些不安了,难道想打退堂鼓吗?不,绝不能,一定要拯救那些孩,再难再危险也要坚持。

    同时他也打定了要住进老屋的念头,明天,不管村长讲的事情有多么恐怖,自己一定要稳住,只有住进老屋,才能发现线索,不是吗?只打听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有什么用呢?他得深入危险里面,和黑奶奶的怨灵正面接触,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至于紫韵嘛,远下定了决心,不把她卷进来,要死,死自己一人就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