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9章 团团说得都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自从两年前戚团团失踪到现在,大家已经很久没有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过饭了。

    哪怕是后来戚团团找回来了,大家也因为她的失忆和身体状况,个个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哪怕装得再好,也终究没能放开了心情去吃饭玩闹。

    可这一趟不一样,戚团团恢复了记忆,虽然模样不一样了,可还是他们以往认识的那个聪明近妖,又凶又萌的墨门首领,无论他们心中再怎么打定主意要给戚团团遮风挡雨,但这飘忽不定的心,却一下子就落到了实处。

    如果非要形容,大概就是哪怕自己要开始反过来赡养和照顾“父母”了,只要“父母”在,不需要他们做什么,就永远不会害怕和慌张。

    “陆九你可真行啊!这菜做得是要上天了!”

    “藏拙了藏拙了!之前给我们送到墨园的这道糖醋鱼,可没有今天的好吃!”

    “哈哈!好你的陆九,不能区别对待呀!我们虽然没有圆圆这个老饕的舌头厉害,但也都长了一张刁嘴啊!”

    ……

    众人笑闹着,觥筹交错,仿若过节。

    戚团团笑眯眯地看着众人热闹欢愉的场面,眼底满是放松和惬意。

    君九离趁着众人热闹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拿指尖戳了戳戚团团的胳膊。

    戚团团忙转头:“怎么了?”

    君九离示意她往下看。

    戚团团一低头,就见君九离放在桌子下面的手上,竟然托着一个小蒸笼,正是之前放桂花糕的那种小蒸笼!

    “……”戚团团愣了愣,一把捂住。

    “没关系,我拿灵力护住了,香气不会跑出来。”君九离传音道。

    “……嗯嗯。”戚团团看着君九离面上一派严肃平静的表情,再看看他此刻的小动作,差点儿直接笑喷了。

    “这次用的桂花和蜂蜜是之前爹让人从万妖黑海带出来的,只够做了这两笼,我特意让陆九扣下了一笼。”

    君九离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抠门和心疼,小心翼翼地把小蒸笼收起来。

    “等下次去万妖黑海,我问清爹在哪儿找的,把野蜂巢和那颗桂花树都移栽到帝都去。”

    把野蜂巢和桂花树都弄回来?

    那岂不是随时都能再吃到这么好吃的桂花糕?

    这是什么样好的神仙日子啊!

    戚团团连连点头:“嗯嗯嗯!要的要的!”

    她高兴得眼睛都笑成了两弯小月牙儿,白嫩嫩的小手抓住了君九离的袖子轻轻晃:“那得什么时候啊!”

    不等君九离回答,又忙道:“也不着急,我们可以先带许多成品走呀!一会儿我就去请教陆九这个怎么做!”

    她已经吃过最顶级的桂花糕了,外出游历的那几年,可要怎么过日子?

    一时高兴一时忧愁,她都忘了她是在跟君九离悄咪咪地讨论这个问题了。

    众人听见她说话没头没尾的,全都齐刷刷看过来。

    “什么成品?”

    “找陆九学什么?”

    “什么什么时候呀?”

    ……

    众人目光灼灼,好像才刚注意到戚团团和君九离的悄悄话一样,但实际上,看他们八卦得自然而然的表情,就知道这些人刚刚就看见两人偷摸说悄悄话了。

    君九离面无表情,耳尖子隐隐发烫,但周身气派十分能端得住。

    戚团团脸红了,但她笑眯眯地歪了歪头,恶意卖萌之后,坏笑道:“就不告诉你们!”

    君九离妇唱夫随,沉稳道:“对!”

    众人顿了顿,齐齐笑抽了。

    ……

    热闹的包厢外面,走廊上站着一个红着眼眶的少年。

    他犹豫的目光几次看向了戚团团他们所在的包厢,最终缓缓后退,一步,一步,那些被门窗隔绝得隐隐约约的欢笑声,顿时消失在了他的耳朵里。

    楼梯口,青阳子看着小弟子落寞的背影,眼底不由浮出痛色:“明秋,走吧。”

    那少年转过头,正是戚明秋。

    他落寞地走到了青阳子身边,轻声问道:“师尊,他们不找我姐姐了吗?”

    青阳子修为高深,虽然离得远,却也能够听到包厢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声响。

    那些人,是真的都很高兴。

    青阳子拍了拍戚明秋的肩膀:“孩子,你得学着放下。我们修道之人的一生都很漫长,注定了身边的人来了又去,你总要学着接受和接纳生离和死别。”

    这句劝告,不止是让戚明秋学着接受戚团团可能已死了的事实,也是希望戚明秋能看透他父母的事情。

    戚明秋闭了闭眼:“师尊,我想回帝都一趟。无论如何,我父亲总还在,他可能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说到了最后,他嗓音里终于忍不住带上了几分哽咽:“我想我爹了,师尊。”

    青阳子满眼心疼,忙忙点头:“好好,师尊这就带你去帝都。”

    戚明秋眼眶通红:“谢谢师尊,师尊……日后我只有您和我爹了,我一定不会叫你们失望的!”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扭头,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那个热闹至极的包厢:“我也会找到姐姐的,他们忘记了姐姐,我却不会!这些,也是我欠姐姐的!”

    青阳子摸了摸戚明秋的头顶,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要太勉强自己。”

    戚明秋勉强笑了笑,明明是想让青阳子放心,却看起来更可怜了。

    青阳子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了两个师弟师妹:“你们依旧留在这里养伤吧,我们寒玉宗虽然跟墨门和药王谷有些误会,但总归没必要把这个误会扩大。”

    宋暮秋和赵毅拱手应是,心中都明白师兄这话的意思。

    这齐国眼看着就要步入九州大陆的超级大国行列,而墨门和药王谷作为齐国推动改革的两大主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齐国护国宗门了。

    这种时候,实在没有必要因为陈家和苍家,跟这两个宗门对上。

    更何况,赵毅和宋暮秋还是药王谷那位小姑娘之前救下的,如今又受了墨门那位小师祖的恩惠,若是再跟人对上,就太过忘恩负义,让人耻笑了。

    赵毅沉声道:“师兄放心,我们知道轻重!”

    宋暮秋也点头:“师兄安心带明秋去帝都看望他父亲吧,其他弟子我们会安排好的。”

    青阳子见两个师弟师妹依旧沉稳老练,心中被陈柳儿的事情闹出来的疲惫,这才缓缓消退。

    总归,以和为贵。

    一秒记住【舞若小說網】也可以输入网址:М.wuruo.com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