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6章(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风兰玲扑在地上,手被地面磨破,此时早已经麻木,可是身后的火焰捏炎炎的烤着,额前碎发早已被汗浸湿。

    而那个男人比起风兰玲起来,也没好上多少,同她一般跌在地上,坐着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目光当中照应着火花。

    因为那人的呼声,不一会的时间人就来了,听此动静,那男人便准备跑开,风兰玲一扑,死死地钳固住那人的腰:“你别走!”

    “你给死婆娘,赶紧放开!”使劲的去掰风兰玲的手,却不知此人怎么来这么大的力气,怎么也掰不开,只能抡起手直接用胳膊肘砸风兰玲的后背,一声声的闷响。

    二二三三的人来了,手里有拿着盆的,有听着木桶的,见此都呆愣住了,好在另外一个婆子清醒过来,对呆愣住的人呵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人拉开啊!”

    而紫鸢本还在睡梦当中,听闻走水的声音,披衣起来,开门拦住了一个匆匆而过的婢女:“什么地方走水了?”

    那婢女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带有嘲讽意味:“还能是什么地方,不就是将你家小姐关起来的柴房,还不去看看……”

    婢女话还没有说完,紫鸢便直接跑开了,身上披着的衣服也全然不顾的掉落在地上,脑海当中只有柴房走水的消息。自家小姐被锁在里面,万一没有出来怎么办?!

    去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群人围在一起,拨开人群看着就看着自家小姐被押着跪在一边。

    冲过去将押着风兰玲的人给推开,将风兰玲护在怀里:“你们都在干什么!?我家小姐是王妃!你们这样对她,就不怕责罚吗!”

    被指使的了人面面相觑,目光瞥向一边的刘妈。

    “哟哟哟吗,这王妃还没有脾气,你这一个婢女还有脾气了?”在旁边看着的刘妈阴阳怪气的说道,怪哼一声:“如果不是私会野男人,至于柴房失火吗?”

    “闭嘴!”风兰玲还没有开口,紫鸢便对着刘妈吼道:“你少在这里诬陷我家小姐!”

    “怎么回事?”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便看到俞凌君拥着人走了上来,一声暗色长袍,金丝绣线在火光的照耀下带着流光,只是还未挽起的墨发让人知晓刚从床上起来。

    众人见到俞凌君走来,皆是俯身道:“参见王爷!”

    而这时风兰玲反而却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上被磨破的伤口看起来狰狞十分,一头秀发也散落下来,黝黑的眼睛看着他,默不言语。

    俞凌君对上他的眼睛,下意识的将手从宁莜儿身上拿了下来。

    反应过来的时候,宁莜儿正诧异的看着他,为了掩饰,咳嗽一声摆了摆手,“起来吧。”

    看着旁边的男子,眉头皱起,身边的宁莜儿便已经开口了:“姐姐这是怎么了?”

    迅速的走到风兰玲的身边,眼中满是诧异,这还没有碰上风兰玲,便被风兰玲躲开了,而这个时候刘妈开口道:“王爷,柴房着火的时候,王妃正抱着这个男子,并且……衣衫不整。”

    最后的一句显得有些犹豫,但是在此时的安静环境当中确实如平地惊雷一般,而宁莜儿也十分适时的接话:“这么说起来的话,姐姐岂不是……再行苟且之事?”

    “唰”的一下,脸色比此时的夜色还要黑上几分,目光凌厉的转向一边的风兰玲,目光当中充满了质问,如同寒冬刺骨的风一般:“给本王一个解释。”

    “啪!”还没有等到宁莜儿反应过来,风兰玲便已经一巴掌掴在了她的脸上,目光毫不怯懦的对上她的眼睛:“这就是我的解释,王爷可还满意?”

    宁莜儿捂着发麻的脸,一双杏目瞪大,指着风兰玲,眼带泪花的模样,让人心疼,“姐……”

    “风兰玲!”宁莜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俞凌君便直接死死钳固住了她打人的那只手,若是清楚的烛光下定可以看清此时他额头跳跃的青筋:“你这手是不是想让本王废了它!”

    “那你废啊!”风兰玲嘶声竭力的朝着他吼,那一双眼睛当中是俞凌君此时愤怒的倒影:“还是觉得,我的手废得不够彻底?”

    最后一句,充满了嘲讽的意味。

    而这一刻,俞凌君才感觉到手上粘腻的感觉,呆愣了一刻,但仅仅是一刻的功夫,风兰玲便直接的挣脱了他的手,一步步的逼近宁莜儿。

    眼中的神色有些吓人,宁莜儿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退,声音禁不住的微微颤抖:“难道今日发生的事情,你会不知道?”

    “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风兰玲冷笑,撇了一眼往旁边躲的侍卫,迅速的抽出那个侍卫腰间的剑,双手握着指向那个被押着跪在地上的那个男人,男人被这么一指,整个身子明显的看到一颤。

    “你不知道的话,这个男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柴房里?!”换成单手提着剑,剑尖划在地上,发出与地面碰撞的声音:“柴房的门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