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1章:被关(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可是还是强硬的压制住自己的嘴角,声音不在那么僵硬的说道:“可是,你别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非常人家女子可比。”

    风兰玲冷冷的一笑,冷笑连连的说道:“确实,这确实和常人家不能比拟,那王爷,不知这一次想要治妾身什么罪呢?”

    “风兰玲!”俞凌君低吼出声,“你为何就不知道悔改,哪怕是以后,都不可能会有一个男子愿意与你一起一生一世一双人,更何况现在你是王妃,更是要以己度人。”

    “那你现在打算那我怎么办?”风兰玲冷冷的看着她,嘴角勾起的弧度充满了冷意。

    “你!”好不容易柔软下来的心,但是因为此刻风兰玲脸上充满了冷意的笑容而重新变得冰冷,看着风兰玲微微扬起的头,连连点头道:“好,很好,你还不知错是吧?”

    “妾身不知错在何处!”风兰玲的态度一点也没有缓和,哪怕是对上了此时俞凌君那带有火苗的眼睛,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难不成,王爷要休掉妾身?”

    “休掉?这未免也太便宜你了!”俞凌君对于自己现在内心的愤怒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是在看到风兰玲用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就觉得十分的生气。

    当即对着身后带过来的侍卫道:“将王妃关进柴房,什么时候醒悟,什么时候放出来,不许任何人前去探望!”

    俞凌君的话音一落下以后,原本站在门外的侍卫,便立即走了上来,将风兰玲团团围住,正准备伸手压制住好了风兰玲,但是还没有碰到她,就冷冷的感受到一股子冷意,可还没有反应过来冷意,就被风兰玲一把将手打开。

    风兰玲冷冷的看着他们,声音冰冷的说道:“别碰我!本妃会自己走。”

    说完以后,冷冷的看了一眼俞凌君,对着俞凌君缓缓的行下一礼,“妾身告退。”

    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是被罚时的模样,反倒像是得到了一种解脱一般。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的时候,俞凌君一拳狠狠地砸在旁边的柱子上,脸色阴沉得吓人。

    走进去看,看到梳妆台前放着的破碎的玉佩,被完整的摆放在一起,旁边还放着一张翻阅过不知道多少次的信封。

    这一块破碎的玉佩,俞凌君是亲眼看到风兰玲摔碎在地上的,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这碎的玉佩她居然还留着。

    看了那玉佩许久,终于动手将碎的玉佩收了起来,想着那一日紫鸢所说的话,心里想着,这玉佩跟着她这么长时间,她应该挺重视的,如果将这玉佩修好的话,估计她的情绪就不会想现在这样了吧?

    这样想着,嘴角禁不住的微微勾起,只是想到了以前的时候,似乎也在宁莜儿哪里见到过这么一块玉佩。

    “小姐,该喝药了。”

    就在俞凌君还在陷入自己的思绪当中的时候,就响起了紫鸢的声音。

    而紫鸢端着汤药进来,看到的就是俞凌君待在自家小姐房间当中,而自家小姐却不见踪影的样子,眼眸猛地放大。

    将手里的东西迅速的放在桌子上,一点也不畏惧俞凌君的身份,三两步冲上前对着俞凌君道:“我家小姐呢?你把我家小姐怎么了?”

    看着紫鸢这样,俞凌君的眉头禁不住的皱起,带有些许不悦的看着紫鸢:“你家小姐就是这般教你礼仪的?”

    紫鸢被这话弄得一噎,反应过来之后,瞪着俞凌君,带有不喜的对着俞凌君行了一礼,可是说话的语气并未改变:“请问王爷可曾知道我家小姐去处?”

    “柴房。”俞凌君冷冷的吐出两字,将手放在身后,转身出去。

    一听到那冷冷的两字,紫鸢猛地瞪大了眼,都没有管走在前面的俞凌君,直接超过了俞凌君,往柴房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着紫鸢的方向,俞凌君也没有计较,只是摸了摸怀里的玉佩。

    转身走向宁莜儿的院子,而侍卫看到他的时候正准备行礼,但是却被他让停了,并且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不许他们出声。

    就这样走向房间。

    而房间之中的宁莜儿躺在美人椅上,单手撑着下巴,而身边今日跟着的婢女这个时候也在身边跟着,微微低着头。

    宁莜儿被打的那一巴掌现在已经消肿了,只是脸色阴沉的厉害,目光淡淡的看着在旁边的婢女,“今日你们的表现不错,下去领赏吧。”

    一听到宁莜儿的这话,那几个婢女的脸上顿时间就浮现了喜色,立即对着宁莜儿说道:“多谢莜儿姑娘。”

    而另外一个婢女心中自然是喜不胜收,没有想到今日只是在王爷面前说上这么一两句话,没有受罚不说,还得到了赏赐,心里面便打定主要,只要好好地跟着宁莜儿的话,那么今后一定少不了好处。

    这样想着,便愤愤不平的说道:“今日王妃是在是太过分了,居然敢打莜儿姑娘,也是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