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且白头(大结局)(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傅瑾睿走了过来,将那支沾满鲜血的剑踢下了悬崖,而后在叶浅身边坐了下来,将她轻轻揽进了怀中。

    他以为她会哭,却没想到她这般平静,在杀了纪临寒之后,静静地坐在宋松枝的墓前。

    “浅浅,若是觉得委屈,便哭出来吧。”

    叶浅露出一抹惨然的笑意:“为什么要哭呢?报了仇,应该高兴才是。”

    “那你高兴吗?”

    “不……并不高兴……”

    傅瑾睿心疼地在她眉间落下一吻:“傻瓜,是因为就算杀了他,那些死去的人们也不会回来,其实报仇,不过是慰藉自己罢了。”

    “你说得没错,只是像纪临寒的人,死有余辜。杀他并非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让他不再继续祸害世人。”

    “嗯,所以说,我娘子仗义除害,是个大英雄!从今往后,我可就要跟着娘子你混了!”

    叶浅皱了皱眉:“不是夫人吗?怎么又成娘子了?”

    “入乡随俗而已。”

    “傅瑾睿。”叶浅忽然认真了起来,看着傅瑾睿说道:“眼下皇上和皇后双双暴毙,只留下一个遗孤,京中大乱,朝中局势岌岌可危,南塞又刚刚退兵,你不如尽快回去……”

    “怎么?你也想让我回去继位吗?我才不想困在那黄金牢笼里,好不容易找到你,我只想和你在这浮游山,共度余生,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可是除了你,还有谁能稳住眼下的局势呢?你刚刚平定南塞,朔北一战立了大功,正是民心所向之时,况且……”

    “好了浅浅,不是还有你义兄沈从浔吗?他可一点不必我差。”

    “可沈从浔他身子不便啊!”

    “那就是他的事情了。”

    叶浅咬了咬牙,一拳垂在傅瑾睿的胸口:“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思进取呢!”

    傅瑾睿笑眯眯地握住她的手,极其不要脸地回道:“是啊,不思进取,思你。”

    “。。。。。。”

    …………

    次日。

    一早,李勋就来拍叶浅的房门,傅瑾睿黑着脸开了门:“她还在睡,有什么事吗?”

    李勋没好气道:“都什么时辰了还睡!”

    “昨晚累着了,多睡一会儿,不可以吗?”

    “行!睡吧睡吧!爱睡到什么时辰就睡到什么时辰!懒得搭理你们!”说罢,李勋便要离开,却又被傅瑾睿给叫住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个南塞城主乔回,被人放跑了!”

    傅瑾睿面色一沉,乔回被人放跑了,也就是说寨子里有奸细?可奸细会是谁呢?若是塞外的人,一眼便可看出来,可若不是塞外的人,纪临寒已死,还有谁会与乔回有关系呢?

    眯了眯眼,傅瑾睿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知道了。”

    李勋顿时翻了个白眼儿,不屑的哼了一声,扬长而去了。还以为他能说出些什么,没想到什么也没说!不是很聪明吗?不是第一才子吗?倒是露出些本事瞧瞧啊!不是一样猜不出是谁放跑了乔回吗!

    李勋走后,傅瑾睿轻手轻脚地拿了外衣披上,走到门口处又折了回去,偷偷地亲了亲床上尚在熟睡的人,才关好房门离开。

    彼时,叶云沉刚刚起身,正站在院子里打哈欠,远远地瞧见傅瑾睿过来,冲他挥手道:“孙女婿,这么早就来给祖父请安,真是孝顺呐。”

    傅瑾睿略有深意地看了叶云沉一眼,淡淡道:“浅浅不是你的孙女,我也不是你的孙女婿。”

    叶云沉做出一副十分惋惜的模样:“唉,你这么说,可真是令祖父伤心啊。”

    “乔回,是你放走的吧?”傅瑾睿定定的看着叶云沉,当他在流火寨里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叶云沉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表面上看,他闲云野鹤,不问世事,可他一个人在陵安生活了那么久,怎么会查不到任何痕迹呢?当年,他离开叶家以后到底去了哪里,这些年又在做什么,恐怕除了叶暖,便无人所知了。

    叶云沉故作讶异:“何出此言?我怎么会放走乔回呢?”

    “因为你,是寨中唯一一个和乔回有关系的人。”

    “呵,怎讲?”

    “无心阁在调查乔回时呈给我的情报中,有一条很奇怪,写的是乔回最讨厌也最怕的人,当时并未在意,直到无痕也与我说起这个名字时,我才隐隐有些察觉,你千方百计的引我来见你,你的目的是什么,苏淮。”

    叶云沉的眼里,浮起一抹赞许,他没想到,原来傅瑾睿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他一直都在按兵不动,到头来,倒是自己先忍不住放了乔回。

    “你是何时知道我就是苏淮的?”

    “走进你家院子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