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两百三十五章 狗渣男又来找存在感(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分手之后,安苏良再也没有和何郁南联系过,何郁南更没有主动找过她。

    而她也早便换了手机号码,将手机里关于何郁南的一切清空。

    来电的这个号码,她手机上没有备注,但那号码她早已烂熟于心,一眼就能认出来。

    何郁南,他突然找她干什么?

    在安苏良拿起手机看的时候,小栗子跑过来,抱住安苏良的腿,“苏苏,你在看什么吖?”

    小栗子说话的同时,纪司骁也望了过来。

    安苏良虽然背对着纪司骁,却依然能够感觉到自己被一道犀利的目光攫住,全身登时寒意蔓延。

    收起手机,安苏良摸了摸小栗子的头,“没看什么,走吧,我们再去玩。”

    纪司骁目光的犀利没有因安苏良这句话减少一分,反倒在看着安苏良的时候多了几分探寻和玩味。

    只有小栗子毫无察觉的傻fufu的抱着安苏良的腿,“好吖好吖,我想到了一个新游戏,我们一起玩叭!”

    玩了一会儿,小栗子已是满头大汗。

    纪司骁从病床上下来,手里拿了块毛巾。

    纪司骁腰部受了枪伤,走起路动作不太方便,只是除了放慢了一点脚步,矜贵的姿态却没有一点改变,脊背依然挺的笔直。

    慢而悠然的动作,越加显出他的从容矜傲。

    走到小栗子跟前,将毛巾扔在小栗子汗津津的脑袋上,言简意赅道:“擦脸。”

    小栗子一颗小脑袋被纪司骁一毛巾捂的严严实实,手上没有动作,嘴里却嚷嚷着:“苏苏~纪二又欺负我辣!”

    安苏良失语笑了笑,小栗子这家伙,还真把她当做对付纪司骁的利器了。

    知道纪司骁受了伤,不方便弯腰,安苏良蹲下来,摘下小栗子头顶的毛巾,给小栗子擦起汗来。

    小孩子精力旺盛,玩了一会儿,身上这汗津津的,额角的发丝都被汗水沾湿了。

    随着安苏良的动作,“啪嗒”一声响起,安苏良兜里的手机从口袋边缘划出来,摔落在地上。

    适时的,手机屏幕在这时候亮起。

    又是何郁南的来电。

    在看到屏幕的那刻,安苏良一阵头疼。

    看到纪司骁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看,安苏良更头疼了。

    虽然没有备注,纪司骁也并不知道那就是何郁南的号码,但她总感觉,纪司骁似乎是察觉出了一些什么。

    “你有电话。”纪司骁出声提醒,声音淡淡的,也听不出情绪,可听的安苏良莫名有些慌张起来。

    这通电话,她接还是不接?

    这要死的何郁南,有事没事给她打什么电话啊?

    合格的前任,不应该是躺在彼此的黑名单里像个死人一样么?

    他们都八百年没联系了,在她都快要把他忘到九霄云外的时候,这狗渣男又跑过来找什么存在感?

    闲的么?

    搞的她明明正大光明此刻却像做了什么偷鸡摸狗见不得光的事情一样。

    不过,何郁南又是怎么知道她的新手机号的?

    安苏良在心里腹诽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还在不停的闪动。

    “不接吗?”纪司骁又问。

    安苏良看了眼纪司骁,拿起手机,接通。

    “我们见一面吧。”手机里传来何郁南的声音,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安苏良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何郁南以为他是谁啊?还敢和她提见面?

    “不见。”安苏良回答的也是果断干脆,不留余地。

    “我有事和你说。”何郁南又道。

    “我跟你无话可说。”

    “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我真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见何郁南语气确实像有事,安苏良不耐烦道:“给你一分钟,说清楚。”

    “我要当面和你说。”

    “说了不见。”

    “我必须当面和你说!”

    “挂了。”安苏良正要挂电话,她感觉从纪司骁身上传来的冷意都快把她冻僵了!

    何郁南陡然拔高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你要是不见我就去酒店门口等你!我人就在洛山!”

    何郁南这话音落地,安苏良感觉屋里温度都降了好几度。

    火气也有些冒上头,将手机对准嘴边,“你丫闲的吧?听不懂人话吗?我说了不见就是不见!滚蛋!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见着你!我怕眼瞎!”

    说完,狠狠摁掉了电话。

    一旁的小栗子被安苏良这突然喷薄而出的怒火吓的呆傻在原地。

    安苏良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揉了揉小栗子的毛脑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