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307章 有人害我父亲(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骆大都督抓着肉馒头,一口一口吃着。

    这几日笙儿送来的饭菜,肉馒头、卤味、热菜,菜色都是一样的,只有羹汤有变化。也因此,才会让他很容易就注意到这罐汤。

    倘若笙儿在暗示他这些饭菜中有被下毒的,他认为最大可能就是这罐汤里。

    闻到香味的老鼠们如往常那样围过来,在骆大都督身边四窜。

    骆大都督神情麻木咬着肉馒头。

    那罐被打开的猪肚汤似乎被遗忘,香味萦绕着阴暗潮湿的牢房。

    几只老鼠被香味勾得吱吱乱叫,终于有一只格外肥硕的老鼠忍不住扑倒了汤罐。

    乳白色的汤汁流淌出来,香味愈发浓郁。

    那只肥硕的老鼠直接跳进了流淌出来的汤汁里,很快其他老鼠就不甘示弱凑了过来。

    骆大都督猛然回神,怒吼一声:“滚开!”

    聚在一起吃得正香的老鼠不情不愿散了,可骆大都督才刚咬了一口肉馒头,这些无法无天的小玩意儿就又聚过来。

    骆大都督气得怒骂连连。

    一名狱卒听到动静走过来,不耐烦喊道:“闹什么呢?”

    骆大都督冷着脸看狱卒一眼,没有吭声。

    狱卒看到倒地的汤罐和吃得兴高采烈的耗子,不由乐了:“被耗子抢食啦?正常,这些耗子胆子比猫还大呢,要是碰到刚受了刑身体虚弱的犯人,都敢直接撕扯他的血肉——”

    仿佛被人突然扼住了咽喉,狱卒后面的话戛然而止,脸色变得极难看,颤抖着手指着地上。

    骆大都督低头,便看到最肥硕的那只老鼠倒地抽搐着。

    再然后,抢食的老鼠一个个倒下。

    他瞬间变了脸色,腾地起身:“有毒!”

    狱卒眼睛睁得老大,眼眶颤抖,还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骆大都督扑到栅栏上,从缝隙伸出手一把揪住狱卒的衣襟:“说,这是怎么回事儿?竟然有人害我!”

    狱卒如梦初醒,惊恐喊道:“不可能!”

    一股大力把狱卒推开,伴随着骆大都督的怒喝:“去叫你们管事的来!”

    “呃,呃……”狱卒完全忘了刚才对骆大都督的轻视,转身便往外跑。

    牢头,也就是这几日给骆大都督送饭的那名狱卒,此刻正撕着烧鸡与尚未离去的骆笙说话。

    “骆姑娘,今日的烧鸡太好吃了,叫什么来着?”

    看着吃得满嘴流油的狱卒,骆笙笑得很甜:“脆皮烧鸡。

    “听说是你开的酒肆的厨娘做的?”

    吃了这几日骆笙送的东西,牢头早打听过了,原来这位骆姑娘在青杏街开了一家酒肆,据说酒菜贼贵,吃一顿他一半家当就没了。

    “是呀。”骆笙依旧好脾气笑着。

    “啧啧,你那厨娘手艺真好,我还挺喜欢吃酱肘子的。”

    酱肘子吃起来肯定比这烧鸡还香。

    骆笙弯唇:“那明日我带酱肘子来。”

    牢头乐了,心道传闻不可信啊,骆大都督的女儿还是挺懂事的。

    “我父亲今日精神还好吧?”

    牢头吐出一根鸡骨,懒懒道:“好着呢,吃得多睡得香。”

    小姑娘每天都问,左不过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心情怎么样这些问题。

    他都听烦了。

    “那就好。我先回去了,明日再来给父亲送饭,还要劳烦大哥多多关照家父。”

    “放心,放心。”牢头嗦着鸡骨头,不耐烦摆了摆手。

    骆笙拎着空食盒转身,一步步往前走。

    负责领路的衙役亦步亦趋跟在身旁。

    领路衙役本是没这个耐心的,接受小姑娘给的吃的多了,也就有了耐心。

    身后,惊慌的声音传来:“头儿,出大事了!”

    骆笙脚步一顿,自然而然转过身去。

    狱卒气喘吁吁跑了出来,脸色仿佛见了鬼:“毒,骆大都督的饭有毒——”

    “你说清楚点儿!”牢头脸色顿变。

    那个才走出没两步又停下的小姑娘冲了过去,一把揪住狱卒衣襟:“什么意思?我父亲中毒了?”

    狱卒被看着弱不禁风的少女摇得说不出话来,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刚才被骆大都督这么拽着,脖子还疼着呢!

    牢头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一呆,等反应过来,就见骆笙把食盒一扔,哭着跑了。

    最可怕的是,她还边跑边哭:“赵尚书,有人给我父亲下毒——”

    牢头再次愣住。

    狱卒终于缓过来了,猛拽了牢头一把:“头儿,麻,麻烦了啊!”

    牢头推开狱卒,拔腿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