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色女战略,王爷压的就是你(大结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江射月本来是想要气气兰无心的,不过等她真的出了门,才发现自己的麻烦很大。四处的男人们看着她,就好像是看着肉的狼,而她这头小羔羊还是没穿衣服的。

    “到处都是色胚!”狠狠瞪了一眼看着她的男人,江射月气愤的说道。

    “你不是喜欢穿的吗现在知道后果了吧!”表面上看兰无心的是讽刺江射月,其实他那双眼睛比江射月还要犀利几分,恨不得扑上去杀人,将这些人的眼睛给挖出来。这么明目张胆的支起小帐篷,是谁谁都会气恼的要死。

    瞥了一眼兰无心那凶恶的样子,江射月心里乐了。

    “你干嘛那么严肃,想要吓死人吗”打趣的看着兰无心,江射月明知故问,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我就是这样的脸,啥时候变了。”有点窘的红了脸,兰无心强词夺理,完全不知所措起来。

    “我饿了。”团团瞧着他们两个妖孽,真是有点不想再继续看着他们打情骂俏了,他们难道是饿死他吗

    “饿了自己没长手吗”听到团团的话,江射月恶狠狠的对着团团说道,很是鄙夷。

    团团顿时长着嘴巴不知道要说啥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一点也不错。难道他们两人都不饿嘛为什么总是爱教训他。天下间,貌似只有他才是最可怜的了,可怜没人爱。

    团团的小脸阴沉了下来,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将他抱起来。抬头一看是自己的老爸,团团立刻笑开了花。呜呜,天下间,不一定是妈妈好,虽然他从小就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可是他为啥就是没有发现。

    “走了,去吃饭,别饿到了孩子。”兰无心拉起江射月的手,一脸的幸福。

    江射月是半推半就,有点开心,又有点在闹别扭。

    一家三口,可是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女人美若天仙,男人俊美如仙,小孩子则像是天上的仙童,任谁见了都要驻足。

    三人正要进饭庄吃饭,突然一道白光急闪而来。

    兰无心挡住了来势汹汹的攻击,将手里的孩子递给江射月,立刻备战。两人都是一袭白衣,从街头打到界尾巴,完全分不出胜负来。

    一边的江射月一个人吃着手里不知道何时拿来的梨子,喀喀喀的吃的香甜,团团手里也有个梨子。此刻团团是完全吃不下去,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妈竟然还整坐在这里用看好戏的趣味眼睛看着外面大打架的两人,就是有梨子他也吃不下去。

    “老妈,你是不是认识来人”团团抬起头突然问道。

    “认识。”没理会,继续吃着香甜的梨子,很甜很有水,回去也买点当晚饭,应该不错。

    江射月吃着自己的梨子,完全没有一点点自觉。

    团团有点恼了,用力的扯了扯江射月的衣服“老妈,你既然认识人家,为什么叫他们打起来”

    依旧是喀喀喀的啃着香甜多汁的梨子,江射月完全没有任何愧疚的道:“无聊,好玩!”

    团团差点跌倒在地面上,他的老妈竟然因为无聊和好玩就可以将自己的老爸和她的朋友从街头打到街尾,而人家还当是看戏一样的快活,依旧吃着自己手中的梨子。

    团团现在真的很怀疑眼前的老妈是不是老妈,样貌虽然变了一点,可是一想到以前,团团就只能确定一点,那阵的是她。

    打的看不见人的两人,不一会儿令大家惊奇了。兰无心和白渊竟然像是亲兄弟一样快活着回来了,甚至有一种连江射月都感觉到温馨的气氛。

    “娘子。”一看见江射月坐在椅子上看着他,白渊立刻飞身而去,甜腻腻的叫了一声娘子。

    江射月挥挥手,像是赶蚊子一样“听见了,一边呆着去,别妨碍我吃饭。”

    相对于某人的热情,某人可是一点都不领情,甚至有点吵架后超级不喜欢。

    冷冷的气团从白渊的身后袭来,令江射月和白渊都是一身冷汗,转头一看,原来是兰无心。

    “无心,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娘子。”好像是没看见兰无心的怒火,白渊直接将两人拉到一起,很是认真的告诉兰无心。

    怒火更加的旺盛,冰冷的眸子像是三月的霜寒天,叫江射月都有点招架不住了。

    团团一脸狐狸的笑容,坐在一边看好戏。看着老妈刚刚的淡定,他就很是不爽,他真的迫切想看看江射月发飙或者是无助的样子。

    慌忙的起身,有点想要逃的嫌疑。

    “娘子,你不给我介绍介绍你何时又嫁人了。这个人可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你别叫错认了,应该叫一声大哥才是。”

    “啊,难怪我说咋这么眼熟,像是某一只狐狸。”江射月口无遮拦,直接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其他的两人都是僵化中,尤其是白渊,他沉沉的眸子里有一抹遗憾。从小她就只会缠着兰无心,现在大了依旧是只缠着他

    “呵呵,这个白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才是我的相公。”见风使舵,江射月可是一点也不逊色。若是处理不好,只有她倒霉的份子。

    白渊看着江射月这么快就放弃了,顿时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们可是拜堂的,是有证据的。娘子,你可不能抵赖啊!”白渊说着就要往江射月的身上蹭,下一秒兰无心的手直接将江射月揽到自己的怀里,占有欲很是强烈,宣布主权所有。

    “你有了我这个相公,还要和我的哥哥去成亲,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月儿!”兰无心都要气炸了,这个女人,竟然背着他去和别的男人成亲。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兰无心将月儿两个字咬的很重,像是一阵寒风吹过,将江射月吹的冷战一阵。

    “这个完全是误会,误会,不是真的拜堂成亲,是被逼的无奈。”其中缘由不是别的,就是因为一个白渊的师父说他们要是不结婚就不叫她来这里。迫于无奈,江射月才会去和白渊拜堂成亲,她想要找到兰无心,这也是被逼的。虽然他们给了她的原先的容貌,可是她根本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兰无心看着哥哥,这个消失了的兄弟,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此刻他的眼中有一种男人对女人的兴趣。小时候他就知道哥哥喜欢射月,现在也是。有些时候,话说白了显得尴尬,兰无心不说,白渊就会埋在心底。就让这个秘密成为心照不宣的往事,此刻他的幸福就在他的怀中,他的妻子,他的孩子,还有他唯一仅存的哥哥。

    两个帅哥,簇拥着一个倾城的美人,吸走了所有的人的目光。这一家四口,极为的奇特,唯有一个小布点儿有点不满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两只狐狸想啥,哼,就是比较委屈了他,呜呜,美人痛爱!

    夜晚……

    “请问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兰无心瞧着自己的手被绑在床柱子上,一双细长的凤眼微微的眯着,瞧着在自己身上忙活的女人。

    “相公,你觉得我在做什么”江射月甜甜的一笑,极为的妖娆,更是极为的危险,像是一支毒罂粟。

    扯动了一下手,兰无心觉得这个女人今晚似乎有点怪异。

    将一切都准备好,江射月趴在兰无心的身上像是一只慵懒的蛇,长长的双腿牢牢的缠住那精壮的腰身,两只无骨的手也蔓延而上,掐了一下兰无心的胸前草莓。

    感觉到身下的人明显的一僵,那双凤眼里崩裂着点点浓郁的欲望,盯着她的目光也开始变的灼热起来。心里得意的大笑了几声,哼,她一直都想这么尝试一下,今天有机会她就好好的尝试一下。

    幽深的眸子关注着身上的女人一举一动,兰无心总觉得江射月今晚上有什么阴谋,否则不会没事绑着她,难道她喜欢这么玩。

    捏着那精瘦的身体,江射月伏在兰无心的身上,腿是有意无意的蹭着兰无心的敏感处,现在她就是一只笑的别有居心的狐狸。

    那坚硬的灼热禁不起逗,立刻昂扬着头抵着江射月的腿部。某个女人还是不知死活的继续蹭着,兰无心的呼吸倒是越来越重,手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发现竟然动弹不得。

    “怎么,你今天想在上面吗”欲火焚烧的眸子,通红的闪烁着令人着迷的光芒。全身紧绷的肌肉火热,尤其是那已经昂扬的敏感处,更是炽热了几分,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兰无心可以确定。

    “不是今天在上面……”吐气如兰,勾撩着暧昧的情之火,江射月吹着气,扑向兰无心的耳际,令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一阵阵细小的电流苏苏麻麻的流向全身。

    “什么意思”充满磁性的声音,粗喘着问道。

    得意的一笑,江射月吻上那点红莓“你记得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吧”

    兰无心心里顿时一阵,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他的身体灼热的要燃烧起来,血脉喷张的令他充血的痛苦,像是困兽在寻找那出口。

    “我的条件就是,我,在,上,你,给,我,压!”一字一顿,江射月说的十分的得意,她要在上面,试试主宰江湖的感觉。

    兰无心一个寒颤,若是这样玩下去,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能给她性福。

    屋内的两人依旧暧昧,继续暧昧,一个渴望,一个玩闹,完全就是女上男下的游戏。

    窗户外面,团团一双明眸盯着白渊有点微微透红的脸,很是好心的轻声说道:“叔叔,你还是死心吧!瞧着他们玩的正开心,还是别打扰他们的好!”

    白渊听着里面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媚声,自己都要把持不住了,真的没有想到江射月喜欢这么玩,而他那冷冰冰的弟弟竟然愿意叫一个女人把自己压着。

    “哼,还不知道谁压谁呢”团团打了个哈欠,决定回房间睡觉,这个事情他是见怪不怪了,他们两人天天就像这么粘着,他想不知道都不行。

    白渊叹口气,轻飘飘的身影慢慢的出了院子。

    屋内战争持续,男人的粗喘声,下一秒变成了女人的尖叫声。无边的月色,笼罩着幸福的小屋,爱就是调调情,可以压压自己的老公,这样的生活也是一种快乐。

    全书完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