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完结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看着身后由于援军的赶到而逐渐壮大的军队,皇甫敬只觉胜券在握,脸上尽是轻蔑的笑。

    “师兄,你这笑可有点深奥啊,师弟我可看不太懂,还请师兄教导下才是。”纳兰浩宇装成一副在讨教的模样,实际上,就算他不开口,论谁都看得出那皇甫敬的心思。

    “呵。”虽仅是一笑,但笑得更放肆了,“师弟你这说的是哪的话啊,师兄的笑可没那么深奥,你还是自己再去推敲推敲吧。”他就不信,他会看不出他笑里的含义。

    “噢,是吗那师弟还真得好好推敲了。”脸上挂着笑,将拿着剑的手背在身后。

    “你们师兄弟话话家常,在下倒成局外人了。”慕容羽凡说笑道,现在就先放松下吧。

    紧紧缰绳,战马在原地踱了几步,“行了,别废话了,朕已经说过了,若你们现在投降,朕还可以留你们个全尸,但,若你们执意不降,就别怪朕不顾及往日的情谊了!”皇甫敬的口气特别重,不留任何情面,是时候了结了。

    “投降呵呵。”纳兰浩宇轻笑道,“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为何师兄认为我们会输难道仅因为我方现在仅剩三人了,而师兄你还有大队人马么”他还真是太天真了,这个样子,还怎么能打胜仗呢。

    “当然,虽说你和慕容羽凡二人武力高强,但我方这十几万兵马可不是凭你们二人就杀得完的。”话语中饱含着他的自信满满,这次,他非赢不可。

    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子,“纳兰兄,你说我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自古以来,虽说以少胜多的战役有过,可照现在的形势看来,兵力少的一方,肯定是必败无疑了。”慕容羽凡故意卖了个关子,当然,兵力少的一方绝对不会是他们。

    “师弟,你看看人家,多么明白事理啊,这么快就想通了,不过,照你的意思,是要投降”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皇甫敬没有听出慕容羽凡话里的意思,还曲解了。

    “诶诶。”纳兰浩宇叫道,“你先把话听清楚了再说也不迟,谁说我们要投降了”转头往远处看,阵阵沙尘飞扬,而且看起来也明显越来越近了,应该是宜儿的援军了,“师兄,兵力谁多谁少,还不一定呢。”光看沙尘的浓度,飞起的高度,他就知道,来的人一定不会亚于景元兵。

    “什么!”皇甫敬不敢置信地叫了出来,同时也发现了由远及近的沙尘,沙尘里,一支军队隐隐浮现。

    军队很快就走近了,但令纳兰浩宇讶异的是,除了水心宜率领的部队之外,白墨轩竟也率领了一支军队赶了来。

    “纳兰兄,我来救沫儿了。”白墨轩对纳兰浩宇道,淡淡一笑。

    “嗯。”纳兰浩宇欣慰地点了点头,菲儿若跟了他,就不会吃苦了吧。

    “浩宇,还有我呢,你可别忘了啊,我也给你带来了一支大军队啊。”他怎么能只顾着和别人说话而忽视了她呢。

    “是是是,你的功劳也很大。”他拿她实在没办法了。

    慕容羽凡站在一旁,不看别的,双眼只盯着白墨轩,这个男人对他来说没有一丝的好感,不知怎么的,从他第一次见到他就开始排斥他了。

    不再有那轻视的笑,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烦躁,“你们废话说够了没有!不是要打仗么那就来呀,别以为我们人少就会怕了你们,做梦!勇士们,给朕冲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皇甫敬有些手足无措了,可以说,他现在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字——杀!

    “噼!啪!哐……”厮杀开始了。

    “呼……呼……”皇甫敬单膝跪在地上,用剑支撑起身体,头上大汗淋漓,铠甲和剑上尽是一片片触目惊心的血渍,将近三个时辰的打斗已经耗尽了他大半的体力了,而且景元王朝的士兵也已所剩无几,眼看着就要全军覆没了。

    听说皇甫敬和纳兰浩宇等人在宫门外打了起来,楚菲慌忙赶了出来,当她赶到宫门口时,除了看到了纳兰浩宇外,还看到了一个她日思夜想的男人,心头的激动是无法用言语直接表达的。

    “轩!”楚菲喊道,迈开步子就往他那里跑去,好久不见,他瘦了不少,这阵子,他过得还好吗天呐,她还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看见她出现了,慕容羽凡本该欣喜的,可为何她所呼唤的人却不是他。

    “沫儿,小心。”听到了她的声音,白墨轩高兴地朝声源望了过去,却看到了渐渐逼近楚菲的皇甫敬,他想叫楚菲躲开,可已经晚了。

    “皇甫敬,你给我吃了什么!”在他抓住她的时候,他手里还有一颗药丸,快速地塞进了她的嘴里。楚菲挣扎着想吐出来,可那药丸已经顺着她的食道滑进了她的肚子里,吐不出来了,可为何她连武力也施展不了了,莫非……

    看见了楚菲愤怒的眼神,皇甫敬不以为然,伸手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牢牢地锁住,让她没办法挣扎,“放心吧,菲儿,你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女人,我是不会害你的,那药丸只不过是将你的功力给抑制住了,我只有这样做,你才会乖乖地和我远走高飞啊,不是么”如今他战败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只有这样做,他才能继续拥有她。

    远走高飞楚菲惊得瞪大了双眼,他疯了!谁要和他远走高飞,竟然还把她的功力给抑制了,天呐,她到底该怎么做,“皇甫敬,你听好了,这里有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不能跟你走,请你把解药给我。”

    “最重要的人是他”皇甫敬指着白墨轩吗“是他”指着纳兰浩宇,“还是他”指着慕容羽凡,“菲儿,你什么时候能为我想想,解药,只要你跟我走,待我们有了孩子,我自然就会给你的,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跟我走,好么”

    “不!我要你现在就把解药给我!”楚菲厉声道,语气生硬。

    “呵,恕难从命,菲儿,原谅我。”皇甫敬说我就将楚菲扛在了自己的肩上,施展轻功跑了。

    “你放开我!”楚菲使劲地挣扎着,喊道,“哥……轩……救我!”她的声音随着皇甫敬越飞越远而渐渐淡去了。

    “沫儿!”白墨轩叫道,二话不说,用力甩了一下马鞭,他座下的马遍飞奔了起来。

    “墨轩,你等等我们!”纳兰浩宇喊道,也赶紧骑着马追了上去。

    看着他们一个个都走了,慕容羽凡也跟了上去,菲儿好奇怪,为何她从走出宫门以来就未曾看过他一眼,是还在怪他,还是……不愿再多想,慕容羽凡用力甩着马鞭,加快了速度,他定要弄清楚。

    “皇甫敬,快放了沫儿!”一路上紧追不舍,终于让他给追到了,可没想到会是在悬崖边。

    皇甫敬咬了咬下唇,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万丈深渊,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就是死也要和菲儿死在一起,即使是在阴间,我也要和她做一对鬼夫妻,我是不会让你们破坏的!”不管菲儿愿不愿意,他都要和她在一起,无论是生亦死,他都要她陪在他的身边。

    “皇甫敬,你不能这么做,再怎么说菲儿也是你的同门师妹啊,你这样做,对得起师父吗”菲儿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他绝不能让他伤害到菲儿。

    “同门师妹是啊,我怎么忘了,她还是我的同门师妹呢,那既然她是我的同门师妹,就更应该陪我了,作为师妹,师兄有事相求,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皇甫敬,你口口声声说爱菲儿,可你这样,算爱么你这样的爱,只会让菲儿受到更大的伤害啊,你有没有想过!”慕容羽凡质问道,他曾经伤害过菲儿,现在,他不能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我在伤害她哈哈哈!”皇甫敬疯狂地笑了起来,“我在伤害她慕容羽凡,那你呢,你又为她做过什么,你不也曾经伤害过她,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我……”慕容羽凡语塞,他说的没错,他确实伤害过她,如今,他又怎能在这责备他呢……

    楚菲在一旁听得晕头转向的,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什么伤害不伤害的慕容庄主有伤害过她么没有啊,“慕容庄主,你我非亲非故,又没有很深的交情,你又何必为了我做那么多呢你为我做的我都很感激,也很感动,但我不希望因为我而连累了你,我看,你还是回去吧,别再管我了,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牺牲那么多。”楚菲将自己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她不想让他搀和进来,他们非亲非故的,怎能让他付出这么多呢。

    “你我非亲非故”慕容羽凡显然有些伤感,“菲儿,你非要这样对我么是,我是伤过你,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就一次,让我来弥补你,不要否定我们的过去,我求你。”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楚菲听得一头雾水,“我们有过去么”

    “没有!”皇甫敬突然激动地喊道,“你和他没有任何过去,什么都没有!”

    “没有我和她明明……”还没等他说完就被纳兰浩宇拦住了,纳兰浩宇只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便平静了下来,目光呆滞地看着楚菲,那眼神里满是哀伤绝望,忘情水……她把他给遗忘了……

    “够了,话别够了,那我就带菲儿走了,告辞!”皇甫敬说完,转身就欲跳下悬崖,白墨轩一个闪身便从他手里抢下了楚菲。

    “抱歉了,她是我的王妃,所以我不能让你带走她。”白墨轩深情地看着楚菲,说道。

    “你的王妃不!不可以!她只能是我的,你把她还给我!”皇甫敬像发了疯似的,想冲破纳兰浩宇和慕容羽凡这两个障碍,夺回楚菲。

    “皇甫敬,你清醒点,我都决定放手了,为什么你不放手呢”慕容羽凡斥道。

    “不!绝不!”皇甫敬近乎疯狂地和慕容羽凡撕扯着,却没意识到悬崖就在脚下。

    “啊……啊!”皇甫敬一不留神,脚踩在了悬崖边沿上,因为惯性就往下掉了下去,挥舞着的手无意中抓住了慕容羽凡的衣袖,将他也一齐拖了下去。

    “小心!”白墨轩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慕容羽凡的手,皇甫敬却没抓紧,掉下了悬崖,想必凶多吉少了。

    “你抓紧点,我拉你上来。”白墨轩喊道。

    释然地朝他笑了笑,道:“不必了,如今我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就这样结束了吧,菲儿是个好姑娘,好好善待她。”语毕,松开了自己的手……

    菲儿,我走了……你……一定要……幸福啊……

    两个月后。

    “沫儿,快来啊。”白墨轩高兴地叫着自己的爱人。

    “轩,这是哪里好漂亮啊。”楚菲看着眼前的一所雅致的小木屋,旁边还有棵棵枝繁叶茂的桃花树,以及不断从树上飘落的花瓣,只觉得心里充满了幸福。

    “这儿,就是我们的新家。”白墨轩无声无息地从背后抱住了楚菲,说道。

    将手覆在他的手上,“好美的家啊,好温馨的家啊,不过,最重要的,是你也在这里,只要是有你的地方,无论是哪里,我都喜欢。”

    “呵!”白墨轩笑了,双眼直视着楚菲的,“沫儿,那我们就在这隐居好不好,我不再是王爷,你也不再是千金小姐,我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夫妻,为了你,我可以舍去一切。”

    “男耕女织,过一辈子。”楚菲温柔地看着他,说道。

    “嗯……”白墨轩的话音渐渐地消失在了两人贴在一起的唇上,白墨轩细细地体会着这一刻的幸福,那种甜,只有她才能给得了。

    男耕女织,多么传奇的故事啊,相信,他们永远都是最幸福的一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