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再断至亲(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

    压抑多年,给予我无数噩梦的心结,终于在此刻放下!

    一晖说宽容是最好的良药,不仅能医好自己,也能医好别人。

    我问一晖如何能做到宽容,一晖说,学会放下,学会自我解脱。

    而此刻的我终于解脱。

    我想向我的亲人诉说,我想给他们最诚挚的拥抱,我想亲口告诉他们:我好了,真的好!

    车子来到了方姨的院落前,兴奋的我停好车子,在抬手敲门的瞬间,看到紧闭的大门尘土漫漫,一片斑驳。

    才意识逝者已逝,生者流离!

    望着斑驳的大门,悲从中来,泪水已滑落脸庞。

    八爷,我还有八爷!我要向八爷诉说,向八爷倾谈。

    从此之后,要与八爷相依为命,孝顺八爷,静心练功,安心学习,三年之后,我要带着八爷去寻找一晖、一祯,我们仍甜蜜如从前,快乐生活。

    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我飞奔而回。

    冲过街道,冲过乡村公路,冲过桃花林,冲上高岗,我兴奋的呼喊着:“爷,爷,我回来了!爷,你在哪里!”

    院落里空空荡荡,正屋房门开着,而在往日八爷听到我的声音,便会从正屋中抽着旱烟走出来,或者咳一声表示回应。

    我飞奔进屋,发现八爷安静的躺在躺椅上,笑眯眯的望着我。

    我跑过去,半蹲在八爷身边:“爷,我好了!爷,我好了!以后不会有噩梦,不会有怨恨,那道坎我跨过去了!爷你伸手摸摸我的心,现在都打开了,没有再藏什么了!爷,以后我们好好生活,考上大学后,我们去找一晖,我们还一起生活!”

    八爷目光慈祥,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八爷想抬起手,可刚刚抬起却又无力的捶下,只好动动手指,向是示意。

    “八爷,到时候我在城市里盖一座一模一样的院子,一切照旧,我们生活照旧,起居照旧,吃饭照旧!一晖一定喜欢!”说笑间我抓住八爷的手。

    冷!刺骨的冰冷!一如逝者,没有生机。

    “爷,爷,你怎么了!…”我弹跳而起!

    “爷…你”

    兴奋的情绪被冰冷熄灭,我仔细观察八爷,面部苍黄,透着衰老,自从方姨去世之后,八爷的身体便远不如前,而我未曾像八爷竟会虚弱的如此之快。

    我一向认为八爷和爷爷的年龄相仿,身体一样健康,也会如爷爷一样再陪我多年。而面前的八爷,竟然虚弱至此,毫无生气。

    “爷,你病了!爷我带你去看病!爷,你会好起来的!我还要带你去找一晖,也我们会好的!”我想抱起八爷,可八爷尽力的摆摆手,努力的挣脱。

    “修平,不要费气力了!你能明白,爷,大限将至!你也接受!”八爷的话软弱无力。

    “不,八爷,您能长命百岁…您”我突然意识到八爷的年龄已超百岁:“爷,您是修道之人,可以延迟衰老!爷,您可以的,您还要陪我去找一晖,爷,您答应我陪着我…”

    此时的我已泣不成声。

    “修平,你应知道,命不可违。人在自然规律面前,渺小如尘埃。人生在世,是为苦修!为人处世,宽忍为大,以容人让人善人之心待人,时时刻刻要心存善念。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有缘相识,感谢上苍恩赐,互相珍惜;缘分尽时,各自上路,无须挂怀,生老病死,天道自然,谁也违抗不了!不必生死离别悲悲切切!”

    “爷…”我已泣不成声。

    “已见惯生死,死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你我缘分至深,仍有相聚之时!人生暮年,有你们相伴,实感荣幸!人生如此,已无遗憾!唯方姨之事,实在可惜,然命当如此,无人能改!

    我曾对你放心不,可现在你,我已放心!跨越心坎,自我修行,自我超越,为人生之快事!望你日后能以容为大,切不可纠结于一身之得失!八爷一生戎马,大起大落,家国天下,无愧于心,望你日后成国之栋梁,为国效力!

    至于一晖,务必追回!望你能守护一祯和一晖,以报方姨之恩。修平,还有相雯,务必善待之!”

    “爷,修平谨记!爷…不要…”

    “房间里我已布置好作业,以后不能偷懒,勤练苦修,望你能超越八爷,有所成就!八爷幸好有几分本事,不然根本等不到你回来就被领走了!哈哈哈…”八爷的手臂不自然的抬起,手臂弯曲,似乎与某种力量对抗强行做着挣扎。

    我赶紧抓住八爷抬起的手臂:“爷,我可以救你的,我可以的!”

    八爷望着我微笑的摇摇头。

    而就在此时,只听屋顶之上瓦砾声响,似有人走动。

    我心绪悲痛,怒火烧起,迅速起身,想进行对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