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646章 做了什么(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王妃,有何事吩咐?”

    琴双低身给上官夭夭请了安,上官夭夭坐在梳妆台旁,林儿为她装扮,上官夭夭盯着手中的请柬沉思着,琴双静静地等在一边,她知道王妃在做一个重要的决定。

    “琴双,你去将这请柬送去白轻尘那,就说摄政王妃有请。”

    上官夭夭眼中带着一丝坚定,琴双双手接过请柬,点了点头:“是,王妃。”

    “去吧。”上官夭夭揉揉眉头,最近不知为何身体总觉得有些怪异,包括最近的情绪及生活习惯。

    细想一下,自从利用金龙仙配回来后,路上除了遇到了白轻尘外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过,那么问题一定出现在这。

    想到这,上官夭夭的头痛愈加强烈,每每想到这里时,但凡自己开始怀疑白轻尘时,就会头痛欲裂,如果这样上官夭夭还不怀疑她白轻尘,自己就要被一个女人玩弄鼓掌中了。

    但,究竟是什么时候呢?她对自己动了什么手脚呢?量自己医术高超也无法查出自己究竟怎么了。

    客栈

    白轻尘看着眼前送请柬的琴双,脸色从容地问道:“你是说摄政王妃请我?”

    琴双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女人,心里下意识提起警戒,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很危险。

    “是的,王妃请您。”琴双毫无感情地回答。

    白轻尘抿嘴,轻轻点头,面上露出一副恰到好处受伤的表情:“好的,替我谢谢夭……王妃。”

    琴双点点头,不再理会白轻尘的表情,径直离开了。

    白轻尘在琴双离开后,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嘴里喃喃道:“看来这蛊下的还是不够烈啊……”

    三日后

    白轻尘如约来到摄政王府,跟着引路的下人一路来到王府后院,看着烛火正旺的凉亭下,上官夭夭独自一人默默饮茶,白轻尘见此情景加快脚步,来到凉亭轻声道:“忽觉佳酿醉春花,一颦一笑添红霞。夭夭怎的喝茶也这般美呢?”

    上官夭夭转头看向她,放下手中的杯子,淡淡道:“白姑娘来了,请坐吧。”

    “多谢摄政王妃。”

    白轻尘也不傻,看出上官夭夭是真的要找自己盘问了,轻叹了口气:“王妃有什么要问小女子的么?”

    盯着白轻尘,上官夭夭忽然笑了:“不知白姑娘有什么要告诉本王妃的呢?”

    白轻尘毫不示弱地回:“王妃这么问就有些怪了,是王妃邀请轻尘来府上赴宴的,怎的问轻尘有什么要说的呢?”

    上官夭夭心里冷笑,心道这白轻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装傻充愣地希望能骗过自己吗?

    拿起桌边的盒子,递给白轻尘:“白姑娘不妨自己瞧瞧呢?”

    看着盒子的花纹,白轻尘面色一白,强装微笑地结果盒子:“不知…王妃是从何处…得来这盒子的呢?”

    上官夭夭冷哼道:“自然是从它所在的地方了。”

    看了盒子里的东西,白轻尘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是我大意了,王妃如果想拿下轻尘,轻尘就在这。”

    上官夭夭厉声道:“拿下你?你是仗着我中了蛊毒必须通过你才能解毒,不敢下令杀你吧!”

    白轻尘睁开眼,刚刚的害怕早已不复存在,自信地点头道:“确实如此,此蛊毒为我蛊神门掌门独家秘诀,只有本派弟子能解,王妃想必是调查过的。”

    “不错,不过你们蛊神门隐藏太深,本王妃的人只查到了一些皮毛。”上官夭夭感到头痛的感觉袭来。

    “此蛊为同心蛊。”

    白轻尘看着上官夭夭痛苦的样子解释道:“中蛊者会无条件相信体内中下相应母蛊的人所言的全部内容。”

    “难怪,本王妃与你不过认识几日便如此相信你说的话,不过你太自信了,连拙劣的掩饰都没有,让我不得不怀疑你。”

    上官夭夭十分愤怒,原本纤细的手指被她捏的有些发白。

    “并不是我不加掩饰,而是你中蛊的事我本就没打算隐瞒多久。”

    白轻尘右手轻轻支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盯着上官夭夭:“我自是需要王妃帮我做一些事情,事成之后定会将蛊为你解开。”

    “哼,你说的话我如何会相信。”上官夭夭丝毫没有动摇,这让白轻尘有些奇怪。

    只见上官夭夭拍拍手,不一会府里的仆人带上来一个头戴毡帽,身着土黄色皮袄的小男孩。

    “阿立!”

    白轻尘猛地站起身来,盯着小男孩,眼里浓浓得担忧。

    阿立听到熟悉的声音惊喜的抬起头,小跑到白轻尘身边,笑意满满地说道:“小娘你来了!王妃姐姐说帮我找到你,果然第二天你就来了!王妃姐姐真是太厉害了!”

    上官夭夭点头表示接受了阿立的感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