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86章 新鲜玩意儿(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苏子画坏坏笑道:“我只是觉得……三皇子应该把长钦公主照顾得很好。”

    “那你的意思……是本王没有照好你?”

    崇政夜华脑子突然闪过一道灵光,乌黑的头颅压得更低,几乎覆在女人的耳根,接着道:“都说女人是花,需要男人灌溉,爱妃刚才那番话……是在暗示本王的灌溉不够么?”

    “你……还真是没正经,人家只是和你说句玩笑话,瞧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苏子画又羞又窘,她原本的意思确实是想调侃舒兰宁和崇政凌峰夫妻之间关系和谐,不想却让崇政夜华将这个话题扯到了他们身上。

    “本王以为……你是在暗示本王什么!”

    崇政夜华见她窘态百出,心情更显愉悦,继续在她耳畔坏坏出声:“不过……今儿是皇奶奶的寿辰,爱妃就算再性急,咱们也得把正事儿办完了,回去再亲热也不迟。”

    “色胚!懒得理你……”

    苏子画没好气的赏了他一眼白眼,却听见男人爽朗的笑声越来越大,在空气里飘荡弥漫开来。

    就连走在后面不远的崇政凌峰和舒兰宁,也不禁频频朝他们的背影望去,只是他们的声音很小,除了亲昵的肢体语言,和空气里弥漫的暧昧气息,压根儿也猜不出崇政夜华到底在笑什么。

    崇政夜华牵着苏子画进了内殿,高大的祥凤万寿纹琉璃屏门,天花为沥粉贴金正面龙,壁描金龙和玺彩画,上方为浮雕云龙纹玉阶,一派奢华景象。

    大殿之上歌舞笙萧,酒香四溢,声声燕尔,看上去一派其乐融融之象。

    太后娘娘的寿宴果然热闹非凡,皇上崇政慕龙也提前到了,前来给太后娘娘贺寿的六宫妃嫔更是不计其数,其中献艺的也不在少数。

    苏子画和崇政夜华不过是来贺寿,并没有要巴结讨好的企图,也没有想出风头的意思,于是二人到席位上坐了下来,淡淡看着眼前的热闹场景。

    苏子画侧眸,不经意看见崇政夜华的眸光正凝向不远处,视线顺着他眸光的方向望去,正好看见茹贵妃唇角噙着意味深长的诡笑,也正凝望着他们的方向。

    虽然没有语言的交流,可苏子画却能感觉到今天的茹贵妃有些不一样,而坐在她身侧的男人,很快收回了视线,面色平静如水,也未有只言片语。

    苏子画也什么话都没有问,殿内依然歌舞升平,只见高高在上的太后娘娘突然微一抬手,所有的声音便倏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太后娘娘的身上。

    “每年到哀家的寿辰,除了歌便是舞,要么就是奇珍异宝,这些都太俗了,哀家只想知道,今年有没有人能玩出点新名堂,也给哀家来个新鲜的。”

    太后娘娘说着话儿,眉心微微蹙紧,锐利的眸光从殿下一扫而过。

    而坐在太后娘娘身侧的孝子崇政慕龙,神色自然也变得肃然起来,太后说寿宴办得太俗,无疑也是他这个当儿子的做得不够,不过若说到礼物,他也避免不了俗套,除了奇珍异宝,他还真拿不出什么讨太后欢心的高雅之物。

    可是又不想让太后失望,崇政慕龙苍劲凌厉的鹰眸,亦从殿下一扫而过,审视着前来祝寿的满堂宾客,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如太后娘娘的心意。

    “太后寿辰,你们准备了礼物的……都挨着个儿呈上来吧!”

    崇政慕龙的话出,殿下却是一片寂静,因为太后娘娘要的并非俗物,所以让六宫嫔妃们原本准备的礼物都不敢拿出来了,就怕自己一拿出来,反倒扫了太后娘娘的兴致。

    “臣妾倒是给母后准备了一件礼物,虽然不怎么值钱,不过在这世上,应该也算是独一无二的。”

    苏小小动人的好听嗓音传来,只见她抬手重重拍了两下,眸光朝殿外瞥去。

    大家都顺着她的目光朝着殿门的方向望去,只见几名宫人抬着一块梨花木板缓慢移动,木板上耸立的庞然大物不知为何物?长方体,重重叠叠有十余层高,边沿的花朵栩栩如生,就像是精雕细琢上去似的。

    “那……那是什么东西。”

    “好香,我好像闻到香味了,不会是吃的吧?”

    “从来没有见过……”

    人群里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窃窃私语,都议论开了。

    苏子画水眸放光,她也已经好久没有品尝过蛋糕的味道了,不知苏小小是用的什么法子做出的奶油,不过她好像已经闻到香草的味道了,可以确定这个蛋糕是香草口味的。

    “小小,这……这是做的什么?不会是……吃的吧!”

    太后娘娘抵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已经在丫鬟玉嫣的搀扶下,从高高在上的位置走了下来。

    “这个叫寿辰蛋糕,是臣妾为了庆祝母后寿辰连夜赶制出来的,一会儿插上红烛,母后闭上眼睛许了愿后,再吹灭蜡烛,大家就可以一齐分享这个寿辰蛋糕,共庆母后寿与天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