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杀人灭口(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景昭,你说这件事情会被泄露出去吗?”于嫣然害怕的抓住项景昭的双手,颤栗这说道。

    项景昭剑眉微调:“不会。”冷如冰窟。

    “你真的不嫌弃我吗?”于嫣然喜极而泣,全然不顾身旁的王大福。

    王大福见到于嫣然那么幸福的看着项景昭也自然流露出欣慰的笑容:“嫣然。”

    “闭嘴,我们的事情等会再说。”于嫣然斜睨着狂吼。

    项景昭嗤之以鼻,且依旧压制住内心的鄙夷。温和的笑道:“放心好了,既然我们要结婚,我们便是一体。”

    纪惜缘只觉得浑身发软,那么轻飘飘的一句话,简直就像是一团棉花一样堵住了心口的位置,整个人也呼吸不上来。

    “景昭?谢谢你。”于嫣然脸上的喜悦之色完全隐藏不住。

    靠在门栏的纪惜缘,不知何时眼角早已湿润。

    “这是做什么?”安琪四处打量,上上下下,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唯独却不知道发生何事。

    “你还不知道吧,咱们总裁要订婚了。”

    “我怎么不知道。”安琪一头雾水,摸不着边。

    心中隐隐猜测,希望能够避开这个话题,但全然不知整个人,却像是进入滨湖一边的冰冷。

    “纪家的大小姐,你怎么不知道?”@&@!

    安琪险些没有站稳,她做了这么多,全然是给别人当了嫁衣,心里好不快活,整个人火冒三丈,快要支撑不住。

    纤纤玉手不知何时早就捏紧,像是怒发冲冠的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项景琰这几天也是熠熠生辉,脸上有看出来的喜悦之色,坐在办公室里也比平时活跃许多。

    “你来了我正要给你说些重要的事呢。”项景琰随意的笑着温文尔雅的模样,却掩盖了它背后那龌龊不堪的灵魂。

    安琪怒发冲冠,这大步向前,质问道:“为什么我不知道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她满心欢喜,还以为总算是如愿以偿了,却不料这一切全部给别人做了嫁衣。

    “你瞧瞧,可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呀,本来想告诉你的,但是时间仓促吗?现在也可以呀,反正你都知道了。”项景琰整理衣装。

    嘴角上的笑容也时不时的送了些目光警惕的看着面前,如胶似漆的女人:“桌子上有一张支票,你拿走了就不要再出现,我希望你识相点。”

    安琪瞥了一眼放在桌子上的那些支票,整个人如晴天霹雳完后倒退几步。

    “呵呵,没想到这五千万就将我打发了吗?你是在打发叫花子吗?”她这些个日子,为公司谋取的利益远不止这些。

    项景琰也全然不理会,正准备发动引擎离开。

    “你去哪里?还没有给我回复,我不准你离开。”安琪现在仿佛就好像是被人利用的棋子却浑然不知。

    速度之快,贯力之强,一个急刹车,整个人往前扬了扬,一双浑浊不堪的眸子,像毒蛇一般向安琪睡了过来:“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可千万不要再挑战我的极限了。”

    安琪还来不及哭泣,下意识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不要忘记了你所有的犯罪证据还在我手中,你休想就这样把我给赶下去,我一定会让你身败名裂。”安琪怒不可遏。

    项景琰一贯温文尔雅的外表忽然变了的像一只毒蝎子一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惜缘可不希望我在外面沾花惹草,你最好给我识相点。”

    “又是那个女人,她要是知道你给她下药,她还会嫁给你吗?简直是痴人说梦。”安琪话还没有说完,整个喉咙一紧死死的,逼迫者与他对视。

    外面早就乌云密布,夜幕如黑布一般笼罩了大地,四周漆黑一片,惊雷响起,雷雨阵阵。

    “我说过,不要再挑战我的极限了。”项景琰狰狞的面目,在一阵阵惊雷当中显得尤为瘆人。

    安琪完全喘不过气来使劲的拍打着他强有力的双臂,却无济于事。

    雨水就像编藤随着玻璃窗缓缓流下,目睹了这一切。

    “你好自为之吧,你根本奈何不了我,不要忘记了,你对我而言只如蝼蚁。”项景琰不知何时早就松开手。

    安琪不断的喘息着,看着这男人的面目,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只听到车门被打开。

    还没来得及下车,她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就已经被扔出窗外,伴随着惊雷,项景琰嘶哑着嗓子:“滚下去。”

    安琪始终没有动作,呆呆的坐在原地。

    项景琰最后的耐心也被磨灭一脚,踹在她身上,毫不留情,直到安琪跌倒在地,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你会得到报应的。”安琪手臂上流出来的鲜血与雨水冲刷为一体,将地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