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五百章我是怎样的女人?(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刚一伸出手,手臂就直接这被扳弯。

    “最好把你的脏手给我拿远一点。”项景昭指着陈总的胸口一字一顿的说道,那双眼睛几乎快要冒出火花来。

    “项景昭,你是疯了吗?赶紧给我放手啊。”纪惜缘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想到这个冷静的家伙竟然会这么的鲁莽。

    陈总倒在地上哇哇大叫,整个人都快要呼吸不上来,场面也极度紧张。

    “快点拦住他,给我拦住他,别让他给我跑了。”陈总,气愤的说道,指着门外的方向。

    项景昭一路都是铁青着脸,毫无效益根本没有人敢上去阻拦,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你放开我。”纪惜缘只觉得昏昏沉沉的被人牵引着走,还以为是那个陈总呢,正准备甩开他的手臂。

    项景昭直接将她抱在怀中:“乖乖的别闹。”轻柔的语气就像二月春风。

    “你当这是什么地方?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嘛?”陈总在后面尖着嗓门说道。

    项景昭转过头看着陈总,两只眼睛,几乎是要冒出火花,冷冽的气息将她包围起来,陈总面容失色,刚才那气势凌人的模样顿时尖锐不少。

    “呵呵,你走你走就是了。”陈总指着门外的方向。

    他虽说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却觉得不是好惹的家伙,也只能悻悻然的躲在身后:“纪惜缘,你要是走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就别想继续再谈了。”

    搞不定这个家伙难不成搞不定那想要合同的纪惜缘?

    “合同?”纪惜缘脑袋一片嗡嗡作响,根本分不清楚方向。@&@!

    项景昭重重地将她扔在地上:“合同?合同,难道你的眼中就只剩了合同嘛,就连你的自尊都不要了吗?”咆哮的话语响彻天际。

    “你凭什么教训我?”纪惜缘从地上直接站起来,指着项景昭。

    “你给我回来,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还要回去找那个畜生吗?”项景昭拉着纪惜缘的胳膊呵斥着。

    纪惜缘甩开手,继续说道:“那这也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给我滚开。”

    “你到底还要不要脸?难道你真的像外界传说中的那样吗?”项景昭生气得抛下,不管不顾直接说出口。*$&)

    纪惜缘呆呆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项景昭:“呵呵,原来我在你眼中也不过如此嘛。”

    “对不起,我不应该那样说。”项景昭闭着眼睛,不停的来回白头,悲伤的模样看着纪惜缘,她并不想那样说,却无意的冲撞了她。

    纪惜缘保持一米的距离,警惕的看着他:“对不起嘛,你觉得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这世界还要警察做什么?”

    “我真的不是有意那样说的。”项景昭后悔。

    “有意无意都没有关系了,毕竟我在你眼中,就是那样不堪,既然如此,我这么高潘不上,那不如离开好了不在这里,碍了你的眼。”纪惜缘冷笑着。

    今夜的风还是微微凉,但吹出来,在身上却感觉,冰彻寒骨,就像从冰窟里爬出来一般,浑身到下,都透着冰凉。

    “我不准你去。”项景昭还是死死地拽着她:“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那是我的事,也用不着你来管吧?”纪惜缘脸上泛着潮红,还因为余醉而眼眶都有些变红。

    纪惜缘将长发散下来,迅速的跑回原来的酒吧。

    “呵呵,我当是谁呢?没想到又是我们的纪小姐。”陈总的目光毒辣。

    “真的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我朋友就是这样的,希望你多担待。”纪惜缘毕恭毕敬的展示者礼貌。并不想惹太多的麻烦。

    陈总斜睨着上下打量纪惜缘:“什么我还以为是听错了呢,如果告诉你,你要不让他过来亲自给我道歉,我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不过倒是有一件可以放宽条件,那就是让你来交换啊。”陈总说话越发的露骨,越发,这让人听得不堪入目。

    纪惜缘沉默寡言,反手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教你如何做人,嘴巴积点德,毕竟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

    “你敢打我?纪惜缘?难不成你是疯了吗?我告诉你,你要想和我合作,你可千万不要后悔。”陈总捂着脸,哭丧着说道。

    今天晚上已经挨了两巴掌了,没想到一左一右还打得比较对称。

    “真的吗?”纪惜缘很是无奈的从口袋里掏出录音机:“你瞧这是什么,你应该认得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吧?”

    “你这个小贱人竟然给我耍手段,还真的是小看你了。”陈总吓得面容失色,只可惜刚才那一巴掌打的泛红。

    “你瞧你说话又不记得了。”纪惜缘露着的笑容依旧十分让人感觉到害怕。

    她在商场中摸爬滚打多年怎么会没有这一点点的防备呢?尤其是对这样的污秽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