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进度停滞(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项景昭是被窗外的鸟叫声给吵醒的。

    他一睁开眼睛,就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

    项景昭侧了侧脑袋,往边上看了一眼,就看到纪惜缘握着自己的手,整个人坐在地上,趴在床沿睡的香甜。

    只是这个姿势总是不太舒服,即使是在睡梦中,纪惜缘也皱着眉头。

    宿醉的后遗症,就是头疼欲裂。

    项景昭晃了晃脑袋,昨天晚上的记忆都回来了,看样子,纪惜缘是照顾了自己一整夜,估计是快天亮的时候,才困的受不了,眯了眯眼睛。

    小心翼翼的从纪惜缘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项景昭从床上下了来,以公主抱的姿势,将纪惜缘从地上抱起,放在了床上。

    他睡过的位置,还留着余温,更是充满了他身上的味道,纪惜缘一沾到柔软的床垫,就自发的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

    项景昭看着她笑了笑,又伸手替她拂开了脸颊的碎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这才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卧室。

    虽然昨天晚上纪惜缘替他擦拭过了全身,但是睡了一晚上,也出了不少汗,项景昭只觉得浑身难受的厉害,于是去了客房的卫生间,好好的洗了一个澡。

    纪惜缘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中午。她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不太舒爽。项景昭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到她抱着薄被,坐在床上发呆。

    “醒了?”项景昭的手里拿着一杯温牛奶,他估摸着这会儿纪惜缘差不多该醒了,就温了一杯牛奶。

    看到他进来,纪惜缘整个人还是呆呆的,听到他的问话,也只是下意识的转过了脑袋来。

    项景昭失笑,走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将牛奶放在了床头柜上,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还困?”

    一边说着,一边将纪惜缘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纪惜缘在他的怀里调整了一下位置,索性又眯了一会儿眼睛。

    项景昭就这么抱着她,一下一下的顺着她的头发,任由她靠着。

    就这么醒了一会儿神,纪惜缘整个人才清醒了过来。

    “你还难受不难受?”她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项景昭的身体。

    “不难受了。”项景昭柔声答道,“来,把牛奶喝了,洗漱一下吃饭了。”

    昨晚到现在,肚子里一直空空的,纪惜缘都有些饿过头了,居然没感觉到饿。从项景昭的手里接过牛奶,她就慢慢的喝了起来。

    项景昭不会做饭,又不想出去吃饭,太折腾了,索性叫了阿姨过来做饭,这个时候,阿姨的饭也做的差不多了。

    纪惜缘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阿姨已经离开了,项景昭正在摆放碗筷。

    “过来吃饭。”一桌子菜,都是以清淡为主的。

    “城北地皮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一边吃着饭,纪惜缘一边担心的问道。

    本以为昨天晚上他们拿出了这么大的诚意,就算不能一次性就成事,但起码也能有点成效,只是没想到强子那帮人,摆明了就不想好好解决这件事情,如今局面彻底就僵住了。

    只要一想到这个,纪惜缘就觉得眼前可口的饭菜都没什么味道了。

    手里拿着的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白米饭,项景昭看着她这幅烦恼的样子,也没说什么,直接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的碗里:“这是我要操心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快吃饭,一会儿都凉了。”

    “可是……”纪惜缘还想说什么。

    “不要可是了,先吃饭,车到山前必有路,总归会有办法的。”项景昭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之后也摆出了一副不想再谈这件事的样子,纪惜缘欲言又止张了张嘴,索性不再说了。

    是啊,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现在烦恼也没用,倒不如吃饱了饭,再好好想想办法。

    虽然因为昨晚的事情,项景昭是不会再让她跟着去谈事情了,纪惜缘自己也不敢再跟着去了,可这并不代表她就完全不管这件事了,该操心的还是得操心。

    去漫寻上班的时候,纪惜缘也是满脑子都在想这个事情。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强子那帮人既能乖乖的退出城北那块地皮,又不付出不必要的代价呢?

    一想事,纪惜缘就很容易入神,向薇进来叫她,她都没有听见。

    “纪总,纪总?”向薇是进来送文件的,敲了半天门也没听见里面有动静,可是明明记得纪惜缘自从进了办公室之后就没出过门,于是她试着拧了拧门把手,门直接就开了。

    她一探头,就看到纪惜缘坐在椅子上,用手托着腮,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向薇抱着文件走了进去,直到把文件都放桌上了,纪惜缘都没有反应。她觉得奇怪,又叫了她好几声,最后干脆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