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宫宴(4)(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坐。”

    不等云凌羽思索清楚,那个低沉的男声再次响起。

    众人,包括付雄都如蒙大赦般立刻松了口气,各自找位置坐下,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一点声响。仿佛那高座上的玄衣人影才是这里的主人。

    付雄暗暗看了看高座上的鬼王,却被金面具阻了视线,根本无法判断他的情绪,只得硬着头皮道:“鬼王陛下亲临我出阳国,实乃我付雄的荣幸,若鬼王陛下不嫌弃,今日特设宴会为陛下接风洗尘,不知鬼王陛下意下如何?”

    本来一场为云家军设下的庆功宴,转眼就变成了给鬼王陛下的接风宴。

    云凌羽倒是无所谓,毕竟这就是一场鸿门宴,有了鬼王压场,说不定他们还能安生点。

    知道出阳皇的意思,鬼王微微颔首。

    得到同意,出阳皇立刻欢喜的挥手,示意宴会开始。

    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不仅是对他们自己,还是背后的家族,甚至出阳国,都是一个拉拢鬼域的绝佳机会。

    少年少女立刻摩拳擦掌,只等稍后上台好好表现一番,让鬼王陛下刮目相看。

    各个家族中的长辈,也都拉住自家的小辈耳提面命一番,只盼自家有人能入了那位的法眼。

    连霍晓鹏也不例外,被提着耳朵叮嘱了一番。

    鬼王脾气古怪,谁知道他会看上什么样的小辈,便是看不上,能在鬼王年前露个脸,表现一番也是好的。

    云澈也有些激动,大手将膝上的衣物揉的皱巴巴的,很是纠结的样子。

    云凌羽见他这样,心叫不好,忙低声道:“爷爷,别想了,云家就算再落魄,您也不希望我做趋炎附势的人吧。而且,咱们说好的。”

    云澈知道她是再说书房的计划,到底还是不放心,眉头微蹙,道:“羽儿,你真的非要去益州吗?在山谷练兵不行吗?”

    又来了,云凌羽对云家主疼孙女的程度表示无奈,“爷爷,您又不是不知道那黄衣服对云家的忌惮,况且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哪里敢再在山谷训练?”

    能瞒着云家主调遣三千精兵,出阳皇定是在军中附近有了眼线,明知道一定是附近的普通村民,为了几块银元躲在山上窥视,他们也不能因此将人家驱逐。

    这个哑巴亏,云家不吃也得硬塞上。

    云澈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放心不下孙女,埋怨了两句,只得答应。

    既然云孙女这样拒绝了,纵然心有不甘,云澈也不愿强求,只是叹气道:“罢了,你这丫头鬼灵精得很。我云家虽不愿入俗,如今却也不得不夹在这混杂中纠葛,进不得,退不得。你只消心中有数,爷爷已是一大把年纪,便是护得了你一时,也难以护你一世。”

    知道云澈还是担心自己,云凌羽心中微暖,带了三分撒娇的意味道:“爷爷不用担心,孙女的炼丹技术好得很,绝对让你长命百岁,怎么着也得看着墨昱的孙子长大。”

    云澈好笑,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传音道:“墨昱的孙子还远着呢,我看我还是先看着你出嫁,让我这把老骨头安安心吧!”

    云凌羽干笑着,不着痕迹的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了挪。出嫁?她根本没想过!前世十九岁都没人催,怎么换了具身体还被催婚?她才十二好吧?

    看出她发自内心的抗拒,云澈内心仰角四十五度哀伤,孙女好像也有点恨嫁了肿么办?

    各家在筹备中,宴会正式开始。

    宫女端上美酒佳肴,歌姬舞女载歌载舞。

    酒过三巡,终于步入正题。

    出阳皇偷偷看了上方一眼,见那玄衣人金兽面遮掩,单手支着脸侧,情绪不明,心中暗慌。

    侧头看向皇太后,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这才壮着胆子道:“我出阳的才俊们,今日难得鬼王陛下亲临,拿出你们的本事来,给鬼王陛下助助兴!”

    见他没有反驳,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分一个下来,出阳皇反而松了口气。

    起码鬼王陛下不反感不是?现在,只能祈祷在座有符合这位的眼缘的少年少女出现,保佑他出阳国时运昌盛。

    出阳皇向自己平日的几个宠臣使了使眼色。

    按照他的想法,先让几个水平一般的大臣子弟上去冲个场面,在鬼王陛下百无聊赖之际,再让皇家子弟上场,一鸣惊人。

    到时候只有这鬼王不瞎,就一定会收他皇家的人进入鬼域。有了鬼域撑腰,他还用怕一个小小的云家?

    越想前景越美好,出阳皇不紧勾起嘴角,露出愉悦的表情。

    “不才小子,出阳国左相之子何岁斗胆献丑。”一大臣之子上台,拱手恭敬道。

    虽然看得出来很紧张,但因为很熟练。伴着鼓声,合着节奏,他一套拳法打的虎虎生威。博得大多数人叫好。

    有人开头,后面的人都陆续拿出了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