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真是妖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张铮眉头微皱,动用力量再次尝试。

    依旧有一种类似于阻力般的力量阻隔在他的手指前,无论怎样,都不能前进哪怕半分。

    “难道说不能恢复?”张铮心道。

    他在飞升仙界前,并未接触过这种接近本源之类的力量,自然也没有什么了解,回想老祭祀对他的教导。

    一时间竟然也找不到任何的头绪,可以让被撕裂的空间复原。

    一时间索性不想了,反正战斗中也用不上。

    张铮接下来一次一次的撕裂空间,尝试各种各样的方法,根据老祭祀的教导,思考一些再虚空中寻找坐标的技巧,熟练度总算大幅度提升。

    可尽管这样,张铮还是没有真正进入到虚空当中去,哪怕一次。

    不知道为什么,黝黑的虚无当中,宗给他一种畏惧的心理。

    自己现在实力不足,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灵蝶笑意盈盈的站在张铮身后,轻声道:“看来你也是刚刚掌控空间之力不久,可以和我说说你是怎样领悟的吗?”

    张铮头也不回,收了神通,直立起身,淡淡道;“你觉得呢?机缘巧合罢了,这种力量要是人人都能够接触到,恐怕你的丈夫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死了吧,你不是说他死于混沌天罚吗?难道你也想试试?”

    灵蝶的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似乎混沌天罚对她来说是一种不可仰望的存在。

    话说天地初开,分清浊二气,夹杂在中间的,就是玄黄之气,玄黄之气孕育万物,最终消失在天地间,少数还有残存的变成了混沌天罚。

    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住的,其实仙界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承受的住。

    就算她的哥哥灵阳,百圣门最强之人,也不能。

    那是从根源上对修炼者的惩罚,无可抵挡,普通劫雷是天地之力,修炼者逆天而行,天地总要用一些手段来抑制,普通劫雷是劈在修炼者身上,而混沌劫雷是先剥夺掉修炼者的境界,威力虽然不是很大,但相当于浦东劫雷劈在普通人身上。

    “其实,他不是我的丈夫,我之前说的都是骗你的,我的丈夫,如果我死了,那个人就只能是你,也只会是你。”似乎是想到一些事情,比如说近些天来日日夜夜与张铮坦诚相见后的疯狂,她的脸上显现出丝丝红晕,眼神中有迷离闪烁,看向张铮时,也有了一丝奇妙的情感。

    “骗我的?那我怎么知道你其他事情是不是骗我的?”张铮淡然问道,但讲道理,张铮其实早就确定这个女人对他说的,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

    关于司云竹,可能与她有些关系,但两人根本不是夫妻那回事。

    灵蝶张了张嘴巴,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把一些事告诉张铮,可片刻后她还是开口道;“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我怕你会莽撞,等你实力到了一定境界,我会告诉你的。”

    其实她还是怕这个男人会想要替他报仇,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从而断送大好前途。

    可她低估了张铮的心性,实际的心理年龄,张铮可要比她大的多,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对她动情。

    “说不说都没关系。”张铮笑笑。

    “你有没有合适我现在用的灵器。”他问道。

    “啊”灵蝶楞了一下,微风将发丝吹的贴在脸上,煞是好看,“啊,有的吧,我找找看。”

    说罢,她便将神识探入储物戒指,开始翻找起来。

    “找到了,你看看这把剑怎么样?”灵蝶面上带着微笑,举起一把银色长剑,剑身似乎不像是金属,更像是某种宝石一般,在杨广下璀璨闪烁。

    看起来就十分的尊贵,但却更像是佩饰多些,品级虽然不错,足足有上品灵器,就算是分神期修士,恐怕也少有能够拥有一把上品灵器飞剑的。

    可张铮嘴角却是抽了抽,“还有其他的吗?”

    “不喜欢吗,我觉得这把剑挺好的啊,要不你试试,我以前用过这把剑,灵气的传导性和威力都不错,甚至还有着微弱的灵识,能够明白主人心意,战斗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灵蝶一脸天真,疑惑问道。

    “换一把就是了。”其实张铮很想说这是女人用的啊,我一个大男人用这剑战斗不得被人笑话死。

    “哦”应了一声,灵蝶又埋头在戒指中继续翻找起来。

    “这个呢?”她拿起一把扇子,冲张铮问道。

    扇骨似乎是用什么竹子做的,苍翠碧绿,煞是动人,扇面上还有一副山水画,旁边题诗一首。

    张铮定睛一看,发现只有两句。

    苍苍翠翠雪玉竹,白白昭昭明月心。

    张铮眼皮动了动,这还是女人用的吧。

    “换一个。”

    之后灵蝶再拿出来的,无一例外,全是上品灵器,可要么是女性风多一些,要么就是一些旁门左道,根本用不上的法宝。

    张铮再一次摇摇头,表示不喜欢。

    灵蝶有些无语,索性一股脑的将戒指内的东西全都搬了出来。

    “看看把,你看中什么自己挑。”她脸颊上鼓起两块气包,嘴巴轻轻嘟起,显得很是不悦。

    张铮苦笑不得,这女人还生气了,明明她给自己的都明显用不上啊。

    灵蝶也不理会张铮了,气鼓鼓的坐在一旁十块上,她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坏,实力不咋地,眼光却是高的不行。

    自己拿出来的上品灵器,哪怕给一群分神期修士,他们恐怕都要争个头破血流的。

    哪里还有向你这样挑三拣四,这个不满意,那个不喜欢的。

    再加上一想到那家伙在自己身上翻云覆雨那个劲,灵蝶就忍不住想要生气,明明就是一个破丹境,哪怕掌控了空间之力,自己一掌下去该死还得死,要不是这种关系,就算有求于你,也绝对容不得你这样肆意妄为。

    想到这,灵蝶脸上就泛起一阵殷红,眼神轻飘飘的偷偷看了一眼几乎要将脑袋埋在小山堆里的张铮,露出一丝羞怯的笑意。

    可下一秒,她脸上的笑意就变得凝固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自己只不过是想牵制他,将他与自己绑在一块罢了,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和他在一起心情不错?

    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