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3章你是我老婆吗?(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带着一股子要重塑徐子荞正确的三观,不能让她误入歧途,始乱终弃的伟大使命感,原本只需要一小包的必需品和换洗衣物,岑橙硬生生拖了个塞得满满的行李箱回到医院,大有让徐子荞常住的架势。

    徐子荞无语地看着硕大的行李箱,沉默地拖到沈澜跟医院临时协调出的病房,翻出干净的衣物,准备去洗个澡,她已经习惯岑橙间歇性智商不在线了。

    容所长叫醒徐子荞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徐子荞喝了点粥,正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长椅上,靠着行李箱昏昏欲睡。

    “医生!”迷迷糊糊里见到白大褂,徐子荞给吓醒了,下意识害怕陈凡又出现什么问题,“他怎么了?”

    “他醒了。”

    “轰”地一声,徐子荞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哭还是笑,或者尖叫一声……她就那么呆在那里,怀疑地伸手掐了自己一把。

    好疼……不是做梦!

    徐子荞恍然醒悟,立刻飞扑到重症监护室门口,透过那方不大的玻璃窗,向里望。

    躺在床上的人张着眼睛,没有动作,他周围好几个医生和护士不时交谈几句,又或者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忽然,病床上的人如有所感一般,微微侧过头,漆黑如墨的双眸,正对上殷切向里面窥探的桃花眼。

    大脑里一下子涌进无数画面和声音,容寂忍不住皱紧眉头,转开了脸。

    这个简单的动作,让徐子荞的心,一下空了一角。

    重症监护室的门开了,身着无菌服的医生护士陆续走了出来,气氛却并不热烈。徐子荞的目光紧紧跟随着他们,手指不由用力攒起。

    “别怕,他苏醒过来就不会再有太大的危险。”容所长低头看了一眼徐子荞放在腿上,紧握得关节泛白的手,满意地勾了勾唇角,看来容子真心没有错付。

    “真的吗?”徐子荞紧张地问。

    “跟我来。”容所长按了按徐子荞的肩膀,率先走向医生的队伍,开门见山地问道,“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后遗症?”

    主治医师闻言回头,见来人是容海波,连忙摘下口罩,说:“容先生你预测得没错,病人因为脑部的撞击,最近记忆会有混乱的现象。”

    “记忆混乱?”容所长显然早有准备,“各位评估的结果如何?”

    “情况尚可,虽然出现了后遗症,但我们检查过后,认为问题并不大。记忆混乱的现象估计会对病人康复期间的生活产生影响。”

    “什么样的影响?”徐子荞忍不住问道。

    主治医师想了一下,委婉地说:“刚刚我们跟病人沟通,发现他的心智,在成年人与孩童之间,不稳定。并且因为个人经历的原因,他对自己的身份,并不是很清楚。也就是说,他可能会在上一秒以为自己是医生,下一秒觉得自己是警察。”

    总算……不是太糟糕。

    “不过,这位先生年纪轻轻,但经历还真是丰富,”主治医师调侃道,“刚刚我们就经历了以上两种身份,另外还有司机,建筑工人……我们估计,可能还有更多。”

    容所长忍不住头疼地抬头望向天花板,为什么身份这么多,怪只能怪那小子是个特种兵,乔装的角色太多……

    “你叫什么名字?”容寂靠坐在病床上,视线随着徐子荞而移动。

    “徐子荞。”徐子荞一边拉开病床上的移动餐桌,一般打开保温饭盒,食物的香味片刻间就充盈了整间病房。

    “这是什么?”容寂淡淡地问,或许是行动不便,他并没有好奇地凑过来。

    “皮蛋瘦肉粥,是不是很香?”徐子荞盛出一碗,递到容寂面前,让他闻了闻。男人虽然依然顶着面无表情的冰山脸,但却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

    徐子荞很满意病人的乖巧,一边搅动着黏稠的粥,一边不时吹一吹。陈凡双臂骨折,没有办法自己吃饭,这半个月来,徐子荞就变成了他的双手。

    “你是我老婆吗?”咽下一口稍微有点烫的热粥,容寂含糊地问。

    “……不是。”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种对话,在过去半个月里,几乎天天上演一遍。从最初的惊讶,脸红,到现在徐子荞已经对这种问题免疫到连眉毛都不抬一下。

    对于脑袋有病的人,总要多体谅不是?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容寂没有得到答案,不会善罢甘休,这是某个年龄段的特征。

    “那你先告诉我,你今年几岁了?”徐子荞笑得跟一只奸诈的狐狸似的。

    “九岁。”容寂就着徐子荞的手又含进去一口粥,然后坚持不懈地追问,“我告诉你了,你也快点告诉我!”

    “好吧,其实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姐姐。我对你好,是因为你是我最疼爱的弟弟呀!”徐子荞一脸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