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八十章 朵未紫荆离番外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朵未回到灿国行李都没收拾,就直奔知柯新的十九楼,当然她也是看准时机才去的,正好饭点,她可不想再次经历死敲门却没活人开门的惨状。

    ‘咚咚咚’

    朵未发誓这是她敲这扇门开的最快的一次,眼前仰着唇角在光的照射下如谪仙般的男子让她有一瞬间眼眶一热险些落下泪。

    谁也没曾想,昔日故人,经历万千,此时还能相遇。

    强行压下激动的心情,她皱着眉故意问道,“你是谁?”

    莫风看到她笑了笑,“朵未,看来你没看最近的新闻,我与新儿结婚了。”

    朵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能不知道?她要是不知道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她推开莫风,抬脚走进去,连鞋都不换,就踩在干净的地板上。

    “知柯新!滚出来!”

    知柯新听见她的声音,脑子一闪就知道照她的脾气要是知道她结婚了还不告诉她,肯定已经气炸了,吓得她也顾不得端菜,放下手里的盘子就跑,然而房间就这么大,她能跑去哪里?

    她刚出了厨房,还没跑进卫生间就在客厅里被朵未逮个正着,只见她咬着牙对着她冷笑,“呵,胆子挺肥的啊?结婚了啊?还两个啊?”三个啊字阵地有声,打在知柯新的胸口,压的她只想逃。

    “哈哈,这不是太突然了,你又不在这儿,所以就没告诉你吗?”知柯新的脚跟都没落地,时刻准备着逃跑。

    “哼,是吗?”朵未环胸,冷冷的看着她,“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个连视讯都不会用的人?”

    “这个,你知道的,其实我真的不太会用。”知柯新缩了缩脖子,这理由说的她自己都不信了。

    朵未冷笑,“呵,是吗?上学时期,有一个女生挑战十个专业视讯游戏人员,无一次落败,这个女生我似乎认识吧?”

    “这个游戏是游戏,其他的我还真不会”知柯新说不下去了,偷瞄着她,动了动腿。

    “结婚没通知我我先不介意,在我生日宴之前,你们似乎还不认识吧?”

    “大概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吧”朵未没有恢复记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呀!

    朵未反问,“我会信你?”

    “这个,然后我去给你买礼物的时候,他们也去了然后就”

    “然后就慢慢的产生了爱情?”朵未冷笑着再次反问,快走了几步,一把抓住逃跑的知柯新,揪住她的耳朵,“怎么?还想跑?”

    “没有没有,你先松手”为了减轻疼痛,知柯新抬起脚顺着她揪的方向转着头,“疼疼疼疼疼”

    “疼?”朵未瞥着她,回头看莫风,“莫风,很厉害啊,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把我好朋友给勾引走了!”

    “勾引?嗯,这个词我喜欢。”莫风笑着一本正经的想了想,问知柯新,“新儿,还满意我的勾引吗?”

    “你快救我啊,疼死了!莫风!你还笑!”他们竟然还聊了起来,知柯新气的大叫。

    “新儿,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有多凶,哪能听我的啊?我要是上前去救你,她可能会更加气愤,然后更加用力,我怎舍得让你受这么大的伤?”莫风似乎真的为她着想的样子,一步都没靠近。

    “呜呜,朵未,好疼。”莫风这是行不通的,她只能装委屈,含着泪,期望朵未能放她一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下次一定告诉你。”

    朵未冷笑,“呵呵,这句话我都听够了,从小到大只要你犯错,说的话从没变过,你觉得我还能信你?”

    “这次是真的!”知柯新疼急了,猛地站直身体,吼道,“是真的!是真的!”

    莫风这才笑道,“朵未,狗被逼急了也会咬人的,何况是新儿?”

    “你说我是狗?”知柯新转身怒视他,又重复了一遍,“你说我是狗?”

    朵未放开她,点了点头,“嗯,他说你是狗。”

    “你说我是狗?”放开了束缚,知柯新愤怒的冲到莫风眼前,拉着他的棕色花边领带质问他。

    “我这是在救你,新儿。”莫风松了松领结,纯然的笑着,“你看你现在这不是脱离了朵未的欺负?”

    “好像是啊。”知柯新信服,放开他,挠了挠头,还道了声谢,“那谢谢,莫莫。”

    莫风揉了揉她的头顶,笑意浓重,像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头顶,“我哪舍得让新儿受伤?”

    “愚蠢。”朵未翻了个白眼,真是一只蠢驴和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外面的打闹丝毫没影响厨房的风臻,他慢悠悠的等着汤炖好走出门喊了声,“吃饭了。”声音带着柔意。

    朵未打了个寒战,她可不想在这里吃狗粮,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我刚从辰国回来还没回家,走了。”

    “朵未,你不吃完饭再走吗?”知柯新没敢靠近她,怕她在动手。

    朵未靠近了她一步,见她立刻向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她,再次翻了个白眼,你该防备的是你后面的这只老狐狸。

    “这两位大神做的饭,我可不敢吃,你还留着自己吃吧。行了,走了,看到你乱七八糟的生活终于走出来了,我也就放心了。”朵未转身就向门口走去,挥了挥手,“几千万年了,你们终于可以幸福了。”

    “什么?”知柯新惊呆了,想去追问,门却在眼前关上,她回过头指着大门惊讶的问莫风,“朵未她怎么知道?”

    莫风笑了笑,“笙儿,最北极出现史上最大的极光流,听说极光流带着时光旋转,朵未当时便在那里。”

    “你是说朵未也恢复了记忆?”知柯新睁大了眼睛。

    莫风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颊,点了点头,“笙儿真聪明。”

    “那你还在她面前叫我新儿?你故意的对不对?你早就知道?”知柯新愤怒的瞪着他。

    “我也是刚刚确定的。”莫风神色自若,带着她到了厨房,将饭菜端出来,放在餐桌上。

    坐好后,知柯新咬着筷子越想越奇怪,她突然转头问默默无语的风臻,“风儿,朵未也恢复记忆了,你说信哥和黄卷会不会也恢复记忆?”

    风臻抬头,“他们不会。”

    “为什么?我们恢复了记忆,朵未也恢复了记忆。”知柯新重重的放下筷子,一副审问的样子问他。

    “感觉。”风臻自然的放下两个字,实际上这个字的背后,有着许多思考。

    知柯新撇撇嘴,拿起筷子夹了块红烧肉放嘴里嘟嘟囔囔的开口,“感觉,感觉,我还知觉,记忆思维想象呢!”

    朵未回到家,洗去一身尘埃,疲惫才向她袭来,已经全然忘记了紫荆离这个刚相认的人。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她的耳边就响起巨大的却满是深情的声音。

    “我爱你,朵未!”

    “我也爱你,朵未!”

    这两个声音朵未做鬼都能认出来,一个是她爸爸朋友的儿子,是个有名的富二代,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整日觉得生活无趣,变着法的找各种事情玩,不学无术,偏偏在见到她之后就像搁浅的鱼找到水一样,开始为了她奋发图强,摒弃了一切坏习惯,一心只想和她在一起。

    另一个是她各处游之时认识的人,当时她在船上,因为嫌弃划船划的慢,自己跑出来站在船头划船,被他看见,偏觉得她气质上佳,唯她不可,从此之后便整日跟着她旁边转悠。

    两人一遇上自然是打得不可开交,几年如一日的互相牵制,互相争抢,《新婚姻法》让他们看透自己所作所为的错误,与其他们内部斗争,不如齐手携力攻下朵未这快硬石头。于是便有了这一幕。

    朵未回的是她没自己住之前的家,她唠叨的父亲出去了,要多日才会回,这里空气清新,安静非常,适合休息,却毁在这一道一道的声音上,她踢了踢腿,大长的腿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她一点都不在意邋遢的样子,拉了拉雪白的睡衣猛地踢开门,冲门口的两人大吼,“滚!赶紧滚!”

    门外的两人却沉浸在她清晨的样子中。

    “朵未,你真美,如果能让我一辈子每天都能看到你这幅样子,我真是死而无憾了!”

    “朵未,我爱你,我爱你,你清晨起床的样子都是如此清新脱俗,太好看了!”

    “滚!”朵未暴躁的顺手将手边的一盆花扔过去。

    花盆没砸到任何一人,因为其中一人轻轻松松的接过了花盆,还放在唇边吻了吻,“朵未,你扔过来的花盆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花盆。”

    另一个人不甘示弱的抢了过来,“朵未,这花盆里的花可能是因为是你才更加香的吧?”

    “闭嘴!”朵未忍无可忍,“你们想干什么?说完赶紧滚!”

    两人对视一眼,颇有默契的开口,“朵未,我们想好了,我们不争了,三人一起结婚吧。”

    朵未,“”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